龙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初阳传 > 第三十八章 布局
    深秋夜凉,残月将两个身影拉长。

    “我母后性子要强,和父王不睦,成婚三年没有子嗣,后来父王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就是梅娘,她进宫没多长时间就生下了大哥……

    父王可能觉得对不起母后,想要好好补偿,母后终于在梅娘生下二哥的后半年生下我。按理说我是正妃所生,是嫡公主,但我却未在母后眼中看到欣喜疼爱……或许我的存在,像是提醒着他们那段时日尴尬的关系。

    母后终日沉溺武学来打发时间,甚少过问我的事,而父王……在那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对我多看重……”季初阳斜倚在柱子上,望着残月缓缓道来。

    贺一娘静静听着,小乐的王室之事,坊间多少有些流传,但她还是第一次听季初阳亲口说起。

    “说起来可笑,我长这么大,仅有的孺慕之情确是来自母后的对头梅娘。

    很小我就察觉到父母之间微妙的关系,我想得到父王的注意,想和兄长、成献他们一样,可以在他面前肆意撒娇,于是我便经常往梅娘跟前凑,不仅刻意地表现自己,甚至还与他们三个争梅娘的宠……”说到这里,季初阳自己都觉得可笑。

    “梅娘待我如亲生,母后与她也慢慢化开了心结。后来我们长大,大哥可能发现了我的心思,慢慢和我疏远了,二哥呢,或许也发现了吧——他那么聪明的人,但他依然带着我,顺着我……”

    “父王,大哥,二哥,不管怎么样,他们在时,我总在遇到事的时候,可以理所当然的地向后躲……”她平静地诉说,眼泪静静地淌下。

    贺一娘安静地听,她觉得自己是羡慕多一些,酸甜苦辣的亲情,至少季初阳已拥有了二十余年,而她自己,就连想都想象不到亲情是什么滋味。

    贺一娘突然道:“真是该死。”

    季初阳转头迷蒙着双眼询问。

    贺一娘:“这种时候怎么能不喝酒呢,听说过宜兴的下山虎吗?远近闻名,名号虽虎,但却是适合女儿家喝的,我们应该尝尝,你等着,我去县衙找找。”

    不等季初阳搭话起身走了。

    两人待得地方是县衙后院,没什么特别的布置,只引了一条溪水,建了个廊亭就算装饰了,倒显得清雅别致。

    片刻后,季初阳听到脚步声,以为贺一娘回来了,也不回头,懒懒靠在柱子上,丢了一句:“这么快?想是败兴而归了吧?”

    脚步声顿了顿,却传来一声轻笑,季初阳蓦地回头。

    果然见李应站在那里,依然一身青衣,和夜色融在一起……

    “刚才碰到贺姑娘了匆匆跑过去了,说是找什么下山虎,莫非公主砍了人又想杀虎?”李应打趣道。

    季初阳脸上一阵发热,想到白日里的事,像做梦一般。

    季初阳示意李应坐:“我做的对吗?”

    “是哪一件?”李应故意问道。

    “……所有。”

    “公主做事时果断,完事了却犹疑?”

    “包括……留下渝宋和?”季初阳再追问。

    ——其实她当时完全是出于打压渝宋和的态度,说完她就后悔了,尤其是看到李应之后……

    李应道:“留下渝宋和等于牵制了义宣城,对日后百利无弊,公主这一步做得最为正确,何错之有?”

    季初阳看他公事公办的态度,叹了口气,又想到李应的身份,喃喃道:“李应……济王……”

    李应不知她何意,静等下文。

    季初阳笑道:“你说我为什么这么信任你呢?居然还问你的意见,眼下我们和大昌已撕破脸,你又是大昌的济王,我此时不应该抓了你胁迫你那侄子吗?”

    李应不在意道:“我的衷心早已向公主表过了,公主不信大可绑了我……”

    季初阳眼光动了动,想到了什么:“太元珠……里面有什么?”

    毫无根据地,她就突然这么问了出来……

    李应的沉默,她觉得自己问对了。

    良久,李应笑道:一来天机我尚未参透,二来,就算知道了又怎可泄露,再者……我人已站在公主身边了,还需要再多言语吗?”

    季初阳的心狂跳了几下。

    “眼下我该怎么办?”

    “大昌想利用郦恒杀死季国主,瓦解小乐军心!季国主一死,小乐再无人堪当大任,别说继续北上,就连刚刚结盟的鬼苏部,轻则撤兵南下,重则乘机倒戈……以后的事对他们来说,就好办多了。”

    李应继续道:“所以,大昌暂时还没打算派大军来,而是静待变化。”

    季初阳顺着他的思路往下想,双目一凝道:“所以,我们也不必着急应对大昌,而是乘他们观望做很多事!”

    李应赞叹:“公主果然聪明异常!”

    季初阳微微一笑:“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应当北上?还是西进?”

    李应目光看向黑夜道:“北上可在他们措手不及之间夺取数县,要是顺利,甚至可以叫南域东部县郡尽数臣服……可一则,据我观察,现我军中确实缺少能担大任之人,二则,即便我们拿下南域东部全境,大昌若是在南域西部和北部夹击,我们会毫舞胜算,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长驱直入小乐国境,甚至直取尹都,就如探囊取物!”

    季初阳皱眉道:“这么说,北上只可将战线拉长,但反应不及,弊大于利,那么……只能向西?”

    李应拿了一颗石子在石桌上画道:“公主请看,如今我们在宜兴,再往西便是泰和县,泰和狭长,北部是南域沃野,南连静安,重要的是,它的西边,是小乐的云溪郡!”

    季初阳看着李应画的如同斧钺一样的和泰、静安、宜兴,听李应继续道:“现今这三县对于我们,取则是囊中之物,弃则如夺命斧钺!”

    的确,拿下这三县就等于将南域九县和小乐全境连在了一起,也让小乐和丰京之间,有了一道屏障!

    季初阳豁然开朗。

    突然看向李应:“你这是想当我小乐军师啊!”

    李应闻言坦然道:“贫道有言在先,愿效犬马之劳……”

    月色下,李应郑重看着季初阳,目光坦荡真诚。

    季初阳回望着,继而轻笑了一声,问道:“李道长,你这些年除了修习行军治国之道外是不是还修了别的?”

    李应愣神,颇有些纯真之态。

    季初阳心里感叹:这面容哪里像是个过了而立之年的人。

    便笑着打趣道:“莫不是顺便修了什么长生之术?”

    李应失笑:“之前听闻小乐国初阳公主容色秀丽却不苟言笑,今日一见,原来传言也有虚。”

    两人相视笑了起来,季初阳觉得,今夜,自己就明朗了很多,心中的阴霾消散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