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病娇太子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242章 小祖宗的凡
    小祖宗从前闹别扭的时候,也喜欢这么看着她。

    她只会觉得好笑。

    但现在,有点不一样。

    他的眼睛和从前不太一样。

    从前还小,眼型偏圆,现在长开了,比从前狭长了一些,眼尾微微上挑,晕开一抹旖旎的淡淡桃红。

    而且,眼尾下方,多了一点细细小小的泪痣。

    只这么一点,既清冷,又妩媚。

    当他和从前一样充满暗示地看着她时,却比从前多了一些不自觉的蛊惑。

    唐小白被他看得忍不住踮起脚,想去摸一摸他眼尾的泪痣。

    手刚抬起,对上他的目光,蓦然红了脸,讪讪一笑,把手收到了背后。

    李穆眸光闪了闪,问:“没什么想说的?”语气已经比刚才软了许多。

    唐小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讷讷道:“我怎么会不信你,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在河东也很难。”

    当时的情况,常山郡王刚死,李行远还没完全掌控镇州,小祖宗在河东也还受制于晋王和庆王。

    比起丢下河东的局面来陪她冒险,倒不如留在河东保存实力。

    如果真的到了最糟糕的地步,他和李行远就是最后的退路。

    谁想到这俩都跑来了?

    “不难,”李穆道,“我没你想的那么难。”

    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过得难,包括从前被幽禁、被下毒。

    可能当时年纪还小,没什么感觉。

    后来长大了,也麻木了。

    冷眼看着周围人算计他,利用他,又或者似真似假地帮助他。

    大约是父母故去的时候年纪太小,他也没什么复仇的执念,没有夺权上位的野心,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任凭自己随波逐流。

    直到遇见她。

    没尝过甜的,便不知自己吃的是苦。

    尝过了,眼里心里的世界就都不一样了。

    他开始有心去做一些事。

    “读书,习武,科考,兵权,这些都不难。”

    包括抽身来西北找她,也不难,不过是设下一个局,舍弃一些权,再赌一把人心权衡罢了。

    “找你才难。”李穆凝视着她,说得不能更认真诚恳了。

    但听在唐小白耳中,只觉得不能更凡尔赛了。

    读书、习武、科考、兵权,都不难?

    她没忍住,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只拧到厚厚的衣服。

    唐小白不甘心,又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脚。

    他轻笑出声。

    唐小白脸又红了红,觉得自己有点幼稚,轻咳两声,若无其事地问:“你现在不回河东真的不要紧吗?秦小姐能撑得住吗?”

    “李行远不也没回镇州?”

    唐小白噎了一下。

    虽然李行远现在去京城是她拜托的,但是之前来京城也是属于恋爱脑。

    呃……

    她为什么要说“也”?

    “凡事有轻重缓急,我和李行远,都知道孰轻孰重,”李穆看着她嫣红的脸儿,唇角弯起,“况且,我不回河东,真的不要紧,秦容一定会设法将李枢留在雁门关外,等我回去——”

    ……

    “秦小姐,晋王殿下有请!”

    秦容动作一滞,默默将刚脱下的披风又披了回去。

    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

    秦容被领到李枢面前时,他正背对着她,在看悬挂屏风上的雁门关外舆图。

    他们出关追击时,兵部的舆图还没来得及送来。

    原本州府会有一份本地舆图,但是在突厥人入侵时,都被搜刮走了。

    现在他们用的,是随军的文吏临时绘制的。

    不得不说,跟之前秦宵得到的几份舆图相比,粗糙了不是一星半点。

    但也只能将就着用了,因为现在,她和李枢被困在云州府,与雁门关内暂时断了联系。

    “还没联络上秦宵?”李枢问。

    容低声答道,镇定坚毅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丝沉重和担忧。

    两个月前,“秦宵”于雁门关一役中重伤,她作为“秦宵”的姐姐,一怒之下,率军出击,为弟弟报仇。

    雁门关一仗告捷后,她又趁胜追击数百里,势如破竹。

    直到打到云州,中了埋伏。

    在这期间,李枢一直和她在一起。

    于是也一起被困云州。

    “秦宵”因重伤留在关内,而眼下把控雁门关的,是庆王和宇文博。

    所以,迟迟没有援兵,也没什么人觉得奇怪。

    只是李枢隔三差五地会问她有没有“秦宵”的消息。

    那是真没有。

    她也很想问问那位太子殿下,准备把她晾到何时?

    李枢不是庸人,再给他点时间,找出破局之法也说不定。

    “你觉得……秦宵会不会被庆王扣下了?”李枢突然问。

    秦容收敛思绪,语气坚定地回答:“阿宵一定在设法解云州之围,他不会丢下我!”

    说了等于没说。

    她这阵子就这么敷衍着李枢。

    但也渐渐从李枢眼里看到了怀疑。

    比如现在,李枢转身看她,眼里就有些莫测。

    “你不担心他的安危?”李枢问。

    秦容继续作出坚毅状:“我们秦氏儿郎,不会那么废物!”

    “本王派精兵护送你突围如何?”李枢又突然来了一句。

    秦容蹙眉:“要突围,也是护送殿下突围!”

    护送李枢突围,她还能设法给弄回来,要是护送她突围,她就跟被押送差不多了,挺尴尬的。

    李枢目光深沉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朝着她走了两步。

    停步时,抬起手,竟是要摸她的脸。

    秦容一惊,退了一步。

    就在她退时,李枢的手猛地朝她捉来。

    秦容不是躲不开,但为了隐藏实力,还是任由他捉住,拉到眼前。

    “殿下!”秦容面色苍白,目光不屈地与他僵持,内心则暴躁不已。

    为了小太子的交代,她可牺牲太大了!

    “待来日回京,本王便请旨封你为晋王妃!”他低声说着,眸光暗沉一片。

    “殿下错爱,”秦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秦容已与常山郡王世子私定终身!”

    他眸光瞬间冰封:“李行远?”

    “是!”秦容丝毫不惧地迎上他的目光。

    反正倒霉的是李行远。

    “那他……怎么不来救你?”李枢这句话问得极轻,眸光转动,露出探究之色。

    秦容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对啊,她都跟李行远私定终身了,李行远为什么没来救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