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无罪之深爱未晚 > 第三十三章冥君天的消沉
    回头

    这是冥君天他们刚传送到冰雪世界的时候。

    ————

    冥君天怒撕结界后,又用了无限空间,使得传送出现差池,还丢了徐楚离。

    当然冥君天伤的不轻。一转眼到了冰天雪地里

    舜抱着肩膀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仔细看了一下周围,看见了倒在身旁的冥休。

    “喂,喂,醒醒啊,老头你还活着吧?喂!”

    舜一阵推搡,终于把他推了起来了。

    “。。。这个地方是哪里?”

    “好冷啊,啊,啊欠!”

    “君大人呢?”

    “啊,说起来,那小子。。”

    舜着急地看向四处,突然在白色里发现一点黑色。

    “君大人!”

    他连忙扶着地面爬过去,然后伸手去扒开寒冷的雪

    “君大人,你怎么样?”

    他拼命地掏了半天,好容易把雪都挖开,可是用力一拽,却发现那只是他的衣服。舜心里一惊,朝着四周大声喊道

    “君大人,您在哪里?!君大人——!”

    突然,没等舜再喊,他身旁有人撑着地面从雪里爬起,舜一回头,发现正是自己要找的人。

    他低低咳嗽几声,一头一脸全是白色的雪。

    “君大人!”

    舜连忙伸手扶住他,然后不自觉就伸手替他挥掉身上的雪。

    “您怎么样,没有事情吧?”

    冥君天抬起头正对上舜担心的眼神,一下也没有反应过来,而舜却怔怔地看着他几秒,然后道

    “君大人,知道这是哪里嘛?您没事吧?”

    冥君天一怔,自己擦去雪花

    他的手已经被冻得几乎没有了温度,在微微发抖着,而且他用不了灵力了。

    “君大人,您怎么样?”

    先前还在思忖怎样能快点避开这风雪,身后传来了什么叫声,下意识地迅速回头

    原来是冥休昏倒在雪地里。

    舜扶着冥君天抬起头看着倒地的老人,喘着气努力开口

    “君大人,有没有可以暖身的东西,这样下去老头会很危险。。。”

    冰冷的雪落满他的头发,只是一件披风显然不足以替他抵挡严寒。他的脸已经冻得发白了。

    “不用管我,我还可以的,你去带上他。”

    冥君天从腰间取出一个瓶子,里面好象有一点液体晃动的声音。舜立刻接过,才打开盖子就是一股很浓烈的酒精味道

    “啊,酒么?只有这么点了。。。。”

    “别说了,,快给冥休喝吧。”

    把药送下老头嘴边的时候,舜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喂,别都喂给他了,你也喝点吧,冻成那样了。”

    舜反而没有那么冷的感觉,他悠闲地抖着衣服,然后回头说

    “君大人,您用灵力保护住身体,这样就不会那么冷了。”

    舜看向一动不动的冥君天,好奇地问

    “怎么了?发动灵力啊。”

    “啊,我。。。”居然用不出灵力了。看这样,他刚才用的招式还是霸道了。

    随后,他们不知道跑了有多久还是荒无人烟,白茫茫的一片。

    再回头看见冥休奄奄一息,终于没有了悠闲的心情。

    “随便找个背风的地方,修整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

    “喂,你们是谁,怎么穿这么少在这么大的雪里自己走?”

    正在万分危机的时刻,远远有人声传来

    舜大大松了一口气,连忙挥动自己的手,

    “喂!我们迷路了,能不能帮帮我们啊~?”

    听见喊声,那边的人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跑了过来

    “老公,是在雪地里迷路的人。”

    “那快过去看看。”

    看见两个人跑过来,冥君天喘息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僵住的心松了下来。

    但是,小离离……

    [又不开灯。。。这么黑。。。]

    老人眉头紧锁想着,同时端好手里的东西小心地走进屋子。过道上的灯投射进漆黑的空

    间里,总算让这里的窒息有了些许缓解,可是却依旧落不到那靠坐在墙角那里的人身上。而看见

    他还是那样,冥休觉得有点无奈,嘴里也有点发干,自知劝解完全是白费,终于也实在不知道说

    什么,思忖几秒,还是选择安静走上去。

    而屋子里头一直说话那人停几秒又开口

    [君大人,我是在关心您,君大人您为了那小子,这每天饭不吃觉不睡,心情很不好,所以我

    来给您开导开导,解解闷嘛。老头你还不知道君大人啊,以前可厉害了,随便的两句话就能把我气得半

    死呢,我每次要反驳都不敢,可是他现在就变成了哑巴,我一下习惯不来啊。。。你看看,我说

    了这么多君大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然君大人,我错了还不成?我现在才知道比起你以前的那

    个样子,我更害怕你这样子,没想到喜欢个人这么伤人,我坚决不动?]

    冥休看着坐在黑暗里的人却置若罔闻。从他在这个满是雪的小城镇上醒来,冥君天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徐楚离了,他消失的时候看到徐楚离异常痛苦。可是冥君天这几天一直没感觉到他身上灵力,所以冥休就给冥君天看伤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也是这样冥君天他会这样不吃不喝样。哎……

    努力借着走廊的光看清楚靠坐在黑暗里的男人的位置,冥休又叹口气,随后把身边的药端起,水

    平地递过去,开口

    “这个好了,趁热喝了吧,本来都恢复健康了,不过就是经脉还不适用,需要你自己再休想调息。你可真厉害空手撕结界不算,还不要命的用无限空间,本来好了的经脉又开始脆弱了,你又不休息调养,固执的却是只想去给那小子送药,现在好了,你短时间内不能用灵力的术了,最多用个瞬移。”

    话才落下,与之前的安静不同的,一只手很快就接住了碗,随即把药送到嘴边。

    药并不是很满很多,可是棕色的药汁却从碗边不停地流出来。看着药汁顺着对面的人的手上滴落

    下来,冥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低啧一声犹豫地开口

    “君天啊,不要每次都喝得那么急,再着急喝,病也好不了那么快。你天天蹲屋子里,黑灯瞎火

    的,对身体没有益处,明天出去走走要不?别窝在房间里了。”

    没有回答,只有几声被呛到的咳嗽,以及后来那被送回来的空碗。接过碗,放在一旁,冥休在稀薄的光下隐约看见他又靠墙坐回去并不打算的模样,于是又开口

    “君天,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先修养,不然这冰雪世界你都走不出去。所以啊,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了?”

    黑暗里的人并不回答,冥休又劝道。

    “够了,你小子。”

    “一开始我说算了,让你好好地冷静几天。但是你现在这个模样到底算什么?!!你既然还知道

    要留在这里喝药接受治疗,能不能再开窍一点像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就算以前你病得那么严重

    每天都吐血的时候也不像现在这样半步也不能移动。光喝药你以为就万事大吉了?你还需要调息休养。你好了我不拦着你去找那小子?!”

    发觉对方似乎一点都没有反应,冥休重重啧一声,一闭眼开口

    “我告诉你,别说我没告诉你,徐楚离那小子的毒不是那么好解的,他现在还需要和我开的药,你知道世间没有几个人有我的医术!!就算现在那小子在金色头发的男人身边,我也敢肯定徐楚离身体的抗药性,不是他们能治的,你这么半死不活迟

    早要把自己和他弄死的,他需要你给他送药,不然他会出现上次的状况,而且更严重,你晚一天恢复就晚一天给他送药,他就早一天有危险。”

    依旧是安静,冥休,低啧一声

    “君天,你说句话!”

    突然空气里充斥着愤怒和不安的声响。

    “小离离……我……一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