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我的王妃是杀神 > 93 不去
    迟嬷嬷急问:“那结果怎么样了?”

    彩婆笑说:“还能怎么样?自然是提着脚被卖了,听说是给卖进京城的烟花之地了。

    呵呵,我听我们姑娘跟前那几个雁说,当初我们姑娘就是从边城那种地方,将她给救出来的。

    绕了这么一圈儿,倒是又回去了,也不知道现在后悔没有。”

    两人听着程绣锦的丰功伟绩,暗暗心惊,才起来的那点儿心思,就又熄了下去。

    可有陈皇后的命令,她们却也不能不行动!

    迟嬷嬷想了想,问道:“我知侯府上还两宫里出来的嬷嬷,妈妈知不知道她俩个,对你们姑娘如何啊?

    她俩个可是陛下派下来的,可不能跟你们一样吧?”

    彩婆一听,便就大笑着说道:

    “你问她们俩个啊,这我知道,我说话你们二位可别不爱听,说实在的,我还真看不出来,你们竟是打一个地方出来的。

    她们俩个对我们姑娘,那才叫一个好呢。不知二位听说过没有,就上回子我们姑娘游芙蓉园。

    夫人怕我们姑娘再惹祸,就是她俩个陪着的,那可真是舍身为主呢,听说碰上危险了,一起拦我们姑娘身前呢。

    说起这个来,牛家小郎君,想来两嬷嬷应该听说过吧?

    惹了我们姑娘,结果怎么样了?”

    两嬷嬷越听越心惊,等重回房内,那叫一个乖觉,竟是争着过来奉承程绣锦。

    程绣锦倒也不使唤她们两个,只没事让她们陪她说说话,每日去演武厅习武时,便就让她们跟着。

    这日,兴平伯派了总管来府上,说是兴平伯欲带了杨安业过来陪礼,问靖边侯哪日有空。

    先前虽有庆祥帝的口喻,兴平伯夫人和杨安业娘两个,到底是不死心。

    这回作也作过了,脸也丢了个臭够,前途尽毁,又听说程绣锦眼看着就成福王妃了,这才不得不过来陪礼。

    靖边侯也懒得理这爷两个,自也不会让他们来侯府,挑了休沐的日子,让直接去祠堂那边了。

    不管心里都怎么想的,一面认错态度端正,一面心怀宽广。

    然后程族长就又发表了一番,两家继续来往,不能记仇的感言,看着似是皆大欢喜。

    其实杨家父子的额角上,还有靖边侯的额角之上,均都跳着青筋,相互都恨不得将对方按地上,暴打一顿解恨。

    这陪礼完,回头兴平伯家就送来张请柬,杨安业与朱清盈定于八月初六成亲。

    两嬷嬷虽然老实了这么些日子,可陈皇后的命令,却是从没忘过。

    此时颇觉是个机会,就一力撺掇程绣锦去赴宴。

    程绣锦此时才练完武,一身的臭汗,边解着衣衫准备着洗澡,边笑说:

    “不去,他家如今什么光景?我家什么光景?我要是去了,我娘就也得跟着去,反倒是给他们家添光了,可不是美得他们?”

    两嬷嬷让三个雁都出去,她俩个亲自进来侍候,又是帮着解衣服,又是帮洗头发,手法竟比三个雁还好。

    她们也都是打小宫女时过来的,准备着去侍候贵人,那训练自然非一般家奴可比的。

    程绣锦心知这两人的打算,却也不点破,闭眼靠在沐桶上,让这两忙活着。

    任嬷嬷手不见停,嘴也不见停地说:

    “哎,姑娘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俗话说得好,富贵不归,如锦衣夜行。奴婢便就是在宫里,也听说那姓杨的龌龊事。

    真真便是奴婢听了,也十分气不过。好在是苍天有眼,他嫌弃姑娘,姑娘却成了王妃。

    看他娶的谁?听说他十分钟意的表妹,不过是一破落户罢了。

    说起来,跟那姓杨的倒也算般配。

    姑娘正是要去了,将侯府嫡女、未来王妃的气势摆起来,到时老奴也跟去,给姑娘撑起场面来。

    也好叫杨公子知道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

    程绣锦闭着眼睛,也不吱声,任着她俩个在她耳边,不停鼓动她去。

    就觉得这两人挺有意思的,自被她敲打完后,不敢嚣张了,又改成温水煮青蛙了。

    小心翼翼地侍候着,事事也都为着她着想,然后得着机会了,便就劝她出去。

    前些天石绯来,回就跟她说什么,来而不往非礼也的,不过是一个出门子,大道理都能说出一车来。

    也真难为她俩个能想得出来。

    程绣锦却是任你有千番妙计,我却有一定之规。

    她就铁了心的不出门!

    倒不是程绣锦怕算计,又或是多看重这桩婚事,而是程绣锦想得明白。

    这皇家婚事若是她失节,可就不是解除婚约这么简单了。

    轻则她出家,重一点点就有可能一杯鸩酒。

    这可不像没被赐婚,谁将主意打她头上,还有给人做妾的机会。

    福王就再不得宠,庆祥帝也不能任着儿子头上有点绿。

    再说了,皇帝都好想得多,她爹又是权臣,一个弄不好的,全家性命就堪忧了。

    等这两人侍候着程绣锦穿上衣服,从沐室出来了,方才笑说:

    “两位嬷嬷就饶了兴平伯家吧,就是想薅羊毛,也不能可一头羊薅啊。前几回都是姓杨的来算计我。

    这回人老实了,便就是心理恨我吧,估计只要我不出事,他也只能搁心里恨了,只要不做出行动来,就让他安生结婚吧。

    杨安业连功名都没了,这我要是在他婚礼上再出事,你们该知道的,福王那可是杀神。

    便就不喜欢我吧,但也没有乐意自个儿的头上,有点儿绿的吧?这要是福王一生气,你们想想,会如何啊?”

    两嬷嬷一想到福王,果然就变了脸色,竟都没注意到,程绣锦点破二人鬼计。

    程绣锦便就勾唇一笑问:

    “你们说,到时候要是福王知道,是两位嬷嬷忽悠我出去的,依着福王那脾气,会给皇后娘娘面子,放过两位吗?”

    不会!

    果然还是福王提神醒脑,两人这一下子,就又消沉了好几天。

    既是程绣锦不肯出去,她俩个借口久居宫里,倒是开始频频外出,也不知道都跟什么人见面。

    程绣锦自也不会管她俩个,就觉得耳边终于清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