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 第138章 宫斗:陛下,请认真争宠(5)
    一时间,朝堂上文武百官静默。

    看众人低着头不作声,君九无聊地打了个哈皮,似有不耐地对众人挥了挥手。

    “如果诸位爱卿没有什么事情,就退朝吧!”

    众人一愣,没动。

    “怎么,还有事?”君九挑了挑眉问道。

    左相沈浩看了看默不作声的众人,站了出来,语气忧虑。

    “陛下,近日来国家南部山洪频发,大批难民流离失所,正在向皇城涌入,虽然皇城的护卫队已经开始安置难民,可是时疫却突然蔓延,而且根据地方上报来的消息,还有很大一部分难民正在源源不断的进入皇城之中,如果不加以控制,等难民蜂拥而至时,只怕皇城的护卫队也无法控制,再加上时疫,恐怕后患无穷啊………”

    “哦?那爱卿有何建议?”

    君九摸了摸下巴,也想到了前世男主虽然解决了时疫的问题,但是难民大量进入皇城的安置问题,并没有解决,导致很多人饿死郊外。

    男主以牺牲小部分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保全了皇城,虽有成效,但也不过是治标治本罢了!

    不解决源头的水患问题,难民只会越来越多!

    “摄政王从第一批难民进入的时候就已经在着手处理,想必对此事已心有对策,不如还是将这件事交给摄政王。”沈浩说道。

    哦?萧尘?

    “朕记得马上就是科举之日了,以往科举事宜都是由摄政王负责,现在又将时疫和难民的事情交给摄政王,怕是顾头难顾尾·····”

    说到这里,君九忽然看向萧尘,“摄政王你觉得呢?”

    话音刚落,朝堂一静!

    文武百官这时还看不出皇上是不想将此事交给摄政王的话,她们就可以挂冠而去了!

    今日的皇上似乎与往日不理政事的昏庸形象,格外不同。

    难不成以前皇上的荒唐昏庸都是装的,实际上在暗中发展势力?

    如今时机成熟,要与摄政王一较高下?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暗暗心惊!

    见众人沉默,君九便转头看向左钰,语气带着漫不经心。

    “爱妃,我曾读过一本杂记,里面有句话一直困扰着朕,不知道爱妃能不能为朕解惑?”

    君九单手抵额,佯装回忆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声音却暗藏锋利,似乎给在场每一个人心里都装了一个鼓,心跳如雷。

    左钰看着这样的楚君九,忍不住眯了眯星眸,不由得想看看对方到底要玩什么?

    所以他笑了笑,很是配合地问道:“哦?是什么?”

    “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君九勾了勾唇,语气轻浅,却在这安静朝堂之中格外清晰,众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哦~”

    听到这话,左钰眼中闪现精光,随后半垂眼睑,笑容淡淡,“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啊~”

    君九笑了,视线扫过下面一直装聋作哑的大臣们,笑的那叫一个意味深长,“爱妃可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朕这脑子当真是愚钝,也难怪市井流传,说朕不堪大用,昏庸无能呢~”

    “陛下切不可妄自菲薄,不管如何,陛下都是君,是这苍元国的天,凌驾于众人之上,天下是陛下的天下,百姓是陛下的百姓,任何事情在君王权威面前不过都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左钰眼睑半垂,嘴角微勾,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的话却让君九眼角一抽。

    反派还真是会自己夸自己啊~

    而底下的所有人都被君九今日的怪异牵动视线,就连萧尘都在这一刻诧异地抬头,看向龙位上的人。

    “怎么?摄政王这是有话要说?”

    君九不躲不避地对上萧尘的视线,笑眯眯地问道。

    萧尘一顿,随即走至殿中,对君九微微躬身后,笑容淡淡地说道:“陛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虽为摄政王,但同时也是臣,为臣者,当为君忧,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事情,所以时疫之事臣自然责无旁贷!”

    “哦?照摄政王的意思,是觉得自己可以解决皇城时疫了。”

    君九挑了挑眉,笑容温和。

    “自然!”

    萧尘直直地看着君九,语气虽然平淡却带着自信狂傲。

    “可朕实在不忍心摄政王如此操劳啊~”

    君九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似乎真是一个忧心臣子的好皇上。

    而其他人听着皇上和摄政王的一来一往的交锋,纷纷连大气都不敢出。

    萧尘目光平淡地看着高位上的君九,“为陛下分忧,这是臣等分内之事,谈何操劳?”

    听到这话,君九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思索考虑的模样。

    忽然,她抬眸,话锋一转。

    “摄政王方才既然说了朕为君,尔等为臣,那岂不是朕的话,摄政王一定会遵从呢?”

    “自然!”

    “那如果朕要你归还玉玺呢?摄政王也这般听话?”

    君九随意的往后一靠,目光懒洋洋地看向萧尘,她一手撑在扶手上,一手放在腿上,瓷白指尖一下一下在桌子上点着,带有节奏!

    这话一出,整个朝堂在这一刻陷入诡异的寂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暗暗的投向了萧尘,都在好奇对方会怎么回答。

    而萧尘也很诧异君九突然会这么说,自从先帝驾崩后,政务一直是由他这个摄政王代为处理,所以象征权力的玉玺自然也在他这里,如今对方当众向他讨要玉玺,岂不是是在逼他放权!

    想到这里,萧尘眼睑微垂,暗藏了眸底的暗潮涌动。

    他知道,君九这句话的意思便是让他用玉玺,换取时疫这个差事!

    不得不说,对方确实很好得拿捏住了自己的心理!

    如今他万事皆备,最缺的便是民心,时疫这个收拢民心的差事,自己确实非要不可……

    “臣遵旨!”

    终于,萧尘抬眸,缓缓俯身行礼,算是变相的妥协。

    就算他归还了玉玺又如何,以当今皇上的才干去处理政务,不过是凭添笑料罢了,相反还能更好地衬托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如此,这一次皇城难民和时疫的事情,就交给摄政王处理吧,众卿觉得如何?”

    说着,君九看向众人,看似是在征询意见,实际上却一槌定音!

    而众人对此,有些茫然,一时摸不清君九的真实意图。

    皇上难道不知道摄政王本就在民间声望极高,摄政王接下这个任务可以说利大于弊!

    摄政王如果这次处理得当,功绩可以说难以估计,借这次的东风,收获的民望以及好处会给他带来的利益无法估计!

    皇上,难道不知道功高震主的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