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恰逢夜暖知温顾 > 第两百八十三章 演戏嘛,谁不会?
    不过,顾夜西没跟温想提起这事。

    怕她忧思。

    开庭这天,天朗气清。

    风风雨雨多日的南杭难得见晴。

    顾夜西和谈明两个人在法院门口碰到,简单寒暄了几句,顾夜西问,“王晴天呢?”这案子和福利院有关,没道理她不来。

    “在后面。”

    谈明看他后面,“温想呢?”

    这时,温想走过来,站在顾夜西身边,很有礼貌,“谈老师。”

    谈明对她点了个头。

    这起官司是公开审理。

    旁听席上,来了很多记者。

    李山作为被告,被狱警带上来,昨天刚出院,他眼底的淤青还没有好全,脸色微微泛白,像从棺材底爬出来的尸。

    囚首垢面,相由心生。

    书记员查明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到庭情况,宣布法庭纪律。

    审判长宣布开庭,并核对当事人,宣布案由,宣布审判人员、书记员名单,告知当事人有关的诉讼权利义务,询问当事人是否提出回避申请。

    叶子并未出席。

    然后,李山开始认罪悔过。

    他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事发那天喝了酒。

    语言组织的很混乱,看上去精神有问题。

    李央央出庭作证。

    她先复述了一遍自己在大火当日的所见所闻,很客观,随后解释逃避的原因——独善其身,悔不当初。

    “法官大人,我遭受过李山的侵害,被他控制、凌辱长达六年。”李央央看着李山,灰暗的瞳孔一点点变红,“如果没有我的养父母,我没办法站在这里。”

    或许现在,她只是一具无人问津的尸首。

    李央央往旁听席看了眼。

    李守德穿着一身便服,和妻子一边听一边抹眼泪。

    顾夜西和温想坐在后面。

    他转头。

    就知道的,她眼睛会红。

    顾夜西伸手,握住她的,牢牢握紧。

    警方已将录音、视频等证物移交法院。

    刘源对李守德点了个头,站起来说,“法官大人,我是南杭市公安局巡警第六支队队长刘源。”

    自我介绍完,他把手伸到兜里,拿出一个密封袋,“这些受害者的照片,皆是在蓝天福利院,李山的宿舍墙壁上搜集下来的。”

    一共二十三张。

    算上谈明手里的,有五张画了红点,按照证词:这五位,应该是侥幸逃过一劫的姑娘。

    包括叶子,剩下的十七位都没有出席。

    除了李央央。

    “李山与我是旧相识。”

    被告席上的李山回头,刘慧敏也来了。

    她指认李山有前科。

    为什么?

    顾夜西给了钱。

    法官鉴定完证物后,法庭调查结束。

    何俊濠作为原告的辩护律师,先开口,“二十年前,蓝天福利院的老院长卫某于金水桥桥洞下遇到被告李山,出于同情,不知情的她将当时刚刑满释放的被告带回到福利院。”

    “在此其间,老院长不仅给了他安居之所,还给了他一份稳定的工作。”

    “奈何被告全无感恩之心,背地里干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整整十九年,受害者多达十八位。”

    做律师的,口才一定不能掉链子。

    何俊濠缓了缓,情绪把握的很好,“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一年以前,被告作案时被老院长当场撞破,双方起了争执。”

    “我们听录音就知道,被告毫无悔改之意,为了掩饰罪行他还放火烧了资料库!”

    “老院长的死,根本不是意外!”

    李山的情绪很激动,“你血口喷人!”

    法槌咣的一声。

    法官开口,“肃静!”

    被告律师为李山做减刑辩护,从一份医学鉴定报告出发。

    顾夜西凝了凝目光。

    原来,李山准备的“后手”是这个。

    被告的辩护律师上前,将医学鉴定报告呈给法官。

    他说,“这是经由司法程序提交授权的精神科专家鉴定的,如假包换。”

    他又说,“我当事人患有偏执性精神病,是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精神病人,刑法第18条第3款规定:尚未完全丧失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记者朋友都看不下去了:

    “妈的,这都能扯!”

    “律师的嘴,骗人的鬼。”

    “早晚被这些律师给气死,缺钱还是缺德?没事给畜生做辩护!”

    ……

    法官敲了敲法槌,“肃静!”

    法庭安静了。

    缺了大德的律师姓曹,曹雪峰。

    他是南杭第一把手。

    之所以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原因只有一个——对手是何俊濠。

    曹雪峰接着说,“二十年前,我当事人就犯过类似的事。按理说,他这样一个有案底,还兼有精神病的人,是不可能到福利院任职的。”

    “那么已故的老院长,是不是负有失察的责任。”

    公正,往往是建立在不公正的基础之上。

    谈明冷笑。

    好一个倒打一耙、颠倒黑白的本事。

    这就是他们AK不信法的缘故:

    ——憋屈

    曹雪峰继续,“纵火杀人更是无稽之谈。”他看了眼李央央,说道,“证人本身就与我当事人有恩怨纠葛,做假证不足为奇。”

    他回头,对着法官,“如果仅凭着一段录音和一段无声视频就给我当事人定罪,不是有失偏颇吗?”

    谈明的拳头硬了。

    “那您空口无凭就想给李山脱罪,不是更有失偏颇吗?”

    王晴天带着叶子,出现在庭审现场。

    记者闻声而动,将所有的镜头对准他们,闪光灯像要吃人的怪兽,叶子手抓着王晴天的衣摆,往后躲。

    谈明下意识站起来,上前,挡在他们前面。

    “晴天,你怎么把叶子带来了?”

    “是我自己要来的。”

    王晴天往后看了眼叶子,对谈明点头。

    谈明皱眉。

    何俊濠对法官说,“法官先生,这个小女孩就是本案的受害者,也是我的当事人,请允许她出庭作证。”

    法官允许。

    这时,叶子从王晴天身后走出来。

    “请你先自我介绍。”

    这么小的孩子,早就没了同龄人的天真烂漫,面对庭审,只有少年老成,“我叫叶子,福利院的叶子。”

    说完,她抬头看王晴天。

    王晴天摸摸她的头,用嘴型说:没事的。

    叶子抬头,看着李山,“我们要是不听话,他就会打我们。”

    演戏嘛,谁不会?

    叶子泪眼汪汪的,“杀了老院长的是他,就是李山!”

    “你胡说!”

    李山急得大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