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至暗时期 > 第二卷 生存 第0620章 见面了
    “臭小子!”

    宝殿半空中,神秘存在暴躁得不得了,一股股浓郁的酒香扑鼻,不能喝,闻一闻也是很舒服的,真受不了。看来即便不是真实人类存在,同样有凡人之欲。

    “北川,你看看这里有一个大鼎!”

    远远的,冉惜怜的声音已经很弱了,渝北川那是听在耳里,喜在心上。数十万年过来,宝殿里的宝鼎不败不腐,绝对的好东西。

    “惜怜,收,全收了……”

    渝北川运足中气,对着宝殿里大吼一声,此时若非牵制着宝殿的神秘存在,渝北川恨不得自己冲进去,大肆搜刮。连空气和粉尘都想收入囊中,不想错漏任何可能有用的东西。

    “惜怜,看到不坏的,通通收了!”

    渝北川是贪心大起。

    在他心里面这座宝殿必然是个大宝贝,倘若可以全部拆下来收起来,渝北川想着想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卧槽,这小子够狠!”

    宝殿中的神秘存在摇了摇头,看看渝北川这傻样,估计他是想连宝殿都拆下来,这一点宝殿的神秘存在他倒是猜对了。

    “这混沌小子和当年的自己的确有点相像。”

    宝殿的神秘存在眼神里露出一丝喜悦,随即又消失殆尽。

    修真者,本是逆天行事,有时候该争的,还是要争上一争。

    说起宝殿里的宝鼎,那是大有来历的。现在的宝鼎主要是指佛教的一种焚器,在以前的寺庙和帝王及古代大家族都有多见,而这个宝殿,实则用作炼丹。

    宝殿中的这个是传说中的鼎,来历谁都参不透,在远古的时候,是修真者使用的炼丹器物。这一个大宝鼎就是原来星球上炼丹世家之物,为了此鼎,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血雨腥风。此鼎在修真世界里一直有着独特的地位。

    “又便宜这小子了。”

    宝殿里神秘的存在叹了一口气,有时候运气和机遇的确是缺一不可。

    此鼎呈墨黑色,身高一点五丈米,宽近一丈鼎重万斤,底座浑圆三足双耳,鼎口衍生双耳,腹略鼓,四周有祥云纹饰,浮雕兽面,云纹填底。

    墨绿色的鼎壁之上,刻画着各种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和生物,数头长相奇怪的三足金鸟

    。强壮的麒麟瑞兽,粗壮盘绕的古藤,盛开的神秘花朵,图案繁复而生。一个小小的鼎身里包罗万象,无所不有,大有生生不息之意。

    更重要的是,宝鼎内部印封着数以万计炼制成功的各类丹药,历经数十万年的沉淀,现在每一枚必然价值连城。

    “或许,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物!”

    想到这里,宝殿的神秘存在激动起来。若非有着天大的运势和机缘,只凭他一个小小的筑基境修士,怎么会来到这里,畅通无阻。

    这么说来,星球的传承,大有希望!

    “嘿嘿……”

    听着冉惜怜收获的喜悦,渝北川真的是心花怒放。

    “北川,这宝鼎无法收取。”

    冉惜怜看着眼前的宝殿,使劲浑身数解,只是在做无用之功。

    “等等,我马上过去!”

    渝北川站了起来,冥冥中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宝鼎来历不明,但是对于他有着极大的用处。

    你要说理由,其实渝北川自己也说不出,感觉,只能说是出自一种纯粹的感觉。

    “呵呵……”

    一阵低低的笑声传进渝北川的耳朵,转过头一看,一名中年人正稳稳当当地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

    他相貌普通,头上戴着一顶草编成的破烂帽子,露在帽沿外几缕头发已经斑白。脸上稀稀疏疏的翘着几根胡茬,黝黑的脸色坑坑洼洼的像是经过岁月的洗磨。

    他的背梁挺得很直,一件几乎分辨不出原色的旧清布棉袄简单的挂着,腰间束着一条蓝布围裙,指尖微微的发黑,像是被烟熏过一样,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那双眼睛闪闪有光,有着不寻常神韵。

    “怎么,不欢迎?”

    中年男人微微地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

    “香,真香!”

    他手一扬,渝北川方桌上的那坛竹叶青落到他的手上。

    “高人!”

    渝北川心里一惊,这年头不看外表看实力,别看中年男人一副村头老农的样子。在这个地方能够莫名其妙地出现,自己的神识一点都没有感受得到,不是高人是什么。

    “神识体……”

    这是

    渝北川第二个想法,才抬起头,看到中年男人那双灿如星辰的双目,渝北川心神一晃,差点恍惚起来。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宝殿神秘的存在,高……”

    渝北川定了定神,看到中年男人正玩味地看着自己,老脸一红,尴尬起来。

    “欢迎前辈,小子怎么会不欢迎?”

    渝北川回过神来,第一个动作便是弯下腰,恭恭敬敬地给中年男人鞠了个躬。俗话说礼多人不怪,刚刚自己指使冉惜怜收刮宝物,实在是罪过罪过。

    “前辈的地盘,小子唐突了。”

    渝北川这一句倒是很真心。

    “小子不错!”

    中年男人莫名其妙来了一句,不知道是说渝北川有礼貌不错,还是本身的资质不错,反正中年男人不直说,渝北川也不敢问。

    说句真心话,不要看对方是神识体,真的要干掉渝北川自己,怕也是不费吹灰之力。

    “前辈缪赞了。”

    中年男人对渝北川指使惜怜收刮宝物之事,仿佛不放在心上,这一点让渝北川放心不少。

    “小子放心,宝物你随便,只是你可否答应我三个条件?”

    男人和男人之间,中年男人没有什么顾忌,他很直爽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能!”

    渝北川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你!”

    中年男人怒喝一声,在渝北川恐怖的眼神中,他眼前的方桌一寸一寸地化为飞灰,瞬间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样。

    “臭小子,你连听都不听,胆敢直接拒绝……”

    中年男人暴怒了。

    “听与不听,小子心里明白,前辈的要求晚辈可能力不从心。”

    渝北川倒是不卑不亢,不用想,中年男人的要求,自己能不能做到,只凭现在的实力,真的是想都不要想。

    “呵呵,你连报酬都不听,是在担心……”

    中年男人呵呵地笑,他看出了渝北川的顾虑。事实上,倘若渝北川想都不想,一口答应下来,那中年男人才是真的不放心。

    “嘿嘿……”

    渝北川彻底放下心来,依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中年男人脾气不古怪看上去仿佛有求于己,至少性命无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