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情逍遥剑 > 第113章 宝藏散尽人零落,更向何处觅知音
    真宗皇帝起驾回到了汴京,丁谓又将天书送入大内供奉起来,然后百官放假三天,各种奖赏不断。直到年底,这次封禅活动才宣告结束。自从降下天书以来,全国上下为了封禅之事,整整忙碌了一年。

    时隔不久,河中府进士薛南与僧道士绅一千二百九十多人,又联名上奏,请求真宗皇帝到汾阴去祭祀后土。节度使宁王元渥也上书恳请,真宗皇帝并没有马上答应。随后,士绅、文武官吏、僧道、将校等三万多人又联合起来三上奏章,请祭后土。于是,真宗皇帝这才昭告天下百姓,将在来年的春天,到汾阴祭祀。

    看起来,好似真宗皇帝是被迫祭祀汾阴,其实不然。就象王旦他们吃素斋一样,大家都在装模作样,真宗皇帝把自己的戏份演足了,方才答应。祭祀泰山之后,真宗皇帝以为祭天而不祀地,未免有失偏颇,总觉美中不足。既然已经祭祀了泰山,汾阴祭地亦势在必行。于是,真宗皇帝命陈彭年搜集有关历朝历代祭祀后土及停祭后土的事宜,并把上述认识转告了宰相。宰相既然已经知道了皇帝的意图,马上就开始鼓动各方百姓上书。与天书事件一样,这些完全是朝廷中一些人自导自演的好戏罢了。随后他们便开始了各项准备活动。

    前番封禅,花费甚大,劳民伤财,从上往下,尽皆弄虚作假之事。真宗皇帝却志得意满,乐此不疲,当然会有人为他装神弄鬼,假造祥瑞,这些劳民伤财之事,对百姓的危害极大,让人痛心,让人扼腕。不少官吏抢收百姓小麦,强占民财,强征役夫,疯狂虐待百姓,视人命如草芥,真是天怒人怨。又逢天下大旱,谷价暴涨,赤地千里,民怨沸腾。地方官、众大臣却只报祥瑞,全然不顾百姓死活。龙图阁制侍孙奭忍无可忍,向真宗皇帝上书切谏。

    孙奭的奏章,从一个封建文士的角度分析、论述了祭祀汾阴不合常理的十种表现:其一,依照祖宗往例,应按照传统行封祀大事,要“卜征”五年。五年之内,风调雨顺,天下无事,祥瑞屡现,才能举行。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就必须要修身养性,推行仁政,再卜五年。如今刚封祀了泰山,又祀汾阴,实属过分之举。其二,祭祀汾阴之事自古少有,仅汉武帝当年想封祀泰山,怕众大臣有意见,才先封中岳,又祀汾阴,然后才到泰山之下。这只不过是循序渐进的意思,是把祭祀汾阴当作了过渡而已。现在陛下既然已经封祀了泰山,何苦再祀汾阴。其三,《周礼》以圆丘祭天,方泽祭地,就是今日的南郊、北郊。汉初以前只有五畴祭天,汉武帝时才在汾阴祭地。元、成二帝时,接受大臣的建议,把汾阴的祭祀移至北郊。从那之后,已经很少有帝王祭祀汾阴的情况了。如今既有北郊的祭地活动,又要祭祀汾阴,实为画蛇添足。其四,西汉定都长安之后,由于距离汾阴很近,便直接在那里祭祀。如今汴梁距汾阴不下千里之遥,陛下远离京城重地,前往那里去祭祀,一旦有了突发之事,很难处理,实在是不甚妥当。其五,唐朝兴起于河东,建都长安之后,仍时时到河东巡视,沿途必经汾阴。所以唐明皇也祭祀过汾阴,不过是顺路而为之罢了。陛下前去祭祀汾阴却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其六,天若降下灾祸,朝廷行事更须格外小心,这亦是周宣王能够中兴周朝的原因,历朝历代都把它当作经验之谈。如今,旱涝灾害不断,陛下正宜潜心修道,以回应上天的谴责。不应听信小人之言,远劳百姓,萧鼓盘游。其七,二至八月之间打雷实属正常现象,它是天子贤否的象征。如今冬季惊雷响彻,明明是上天对皇上的敬告,提醒陛下悔改,陛下却全不理会,执意要去祭祀汾阴。其八,民为神之至尊,所以先王成民事在先,致神事在后。如今国家连年大兴土木工程,水旱灾害增多,还要惊扰百姓,祭祀神祇,这是把主要和次要颠倒了次序啊。其九,陛下如若一定封祀,亦不过是学汉武唐皇,为自己歌功颂德而已,不应该为了求此虚名,而妨碍国家的治理。其十,朝中大臣要陛下效仿唐明皇,以开元故事为榜样。然则是唐明皇宠幸后宫,信任奸邪,终于搞得天下大乱,自己亦四处流亡,实不足以之为陛下榜样。

    不久,孙奭又上疏说:“为了祭祀汾阴,已将京城人心弄得人心惶惶,而江淮的百姓亦疲于应付。土木工程尚在进行,而天下各地四方盗贼已经公然横行。先帝曾要封祀,却因天灾未能成行。如今臣僚们便要陛下继承先帝遗志,进行封禅。实不知,先帝真正的遗志是:西取继迁,北克幽蓟。于此,众人却没有献出任何计策,反而言辞卑切,奉以岁币向契丹求和;以用加官晋爵,姑息李继迁。如今更弄鬼装神,假造祥瑞,鼓动陛下,重行封禅之礼,劳民伤财,危害百姓,真是让人痛心不已、扼腕不已啊!”

    孙奭亦有胆更有识,言辞不能说不恳切,不能说不忠心,满腔热血,深怀激愤,可惜真宗皇帝始终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孙奭仍然不肯轻言放弃,他又上书言道,“臣身为人臣,因鼓动陛下制造祥瑞、假托鬼神而痛哭长叹!”

    其实,大多数人都和孙奭是一样的,即使是身为宰相的王旦,良心亦是难安。每有大型的祭祀活动,王旦都作为天书使,捧着天书在前面带路。王旦明明知道这是在故弄玄虚,却又无法表达心中的悲哀;有心揭开这场骗局吧,却又畏首畏尾,顾虑重重,怕惹祸上身;有心请求退职吧,又觉得真宗皇帝对他委实不薄,无缘无故离去,不免觉得有点儿对不住真宗皇帝的一番情意,其实是难舍富贵荣华罢了。

    王旦心中愧惭,因此整天闷闷不乐,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回忆起当初李沆的忠告,心中对他越发佩服,常常称赞他说,“李沆有如此远见,真的是位圣人啊!”后来,王旦对此事颇为介怀,临死前对儿子说道,“吾一生为官,自认为万事皆无愧于心,无愧于人,只有天书一事,耿耿于怀,死亦不能赎罪。吾死以后,愧对列祖列宗,尔等当剃我须发,着僧衣入殓,吾羞于得列士流!”可见,王旦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利用政权,作假骗人,不知始于何时,而王旦尚能有些许愧疚之心,等到所有的参与者都心安理得的时候,这个政权也就离灭亡不远了。

    封祀对宋代社会影响极大,不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加上赐功、推恩,大赦之类与封祀之事相伴始终,严重破坏了朝政。机构臃肿,行政效率极其低下。真宗皇帝变得好大喜功,沽名钓誉,极尽奢靡之事,上层机构腐化严重,政治亦趋向形式化。自此之后,宋朝亦从真宗皇帝封祀开始,逐渐走向衰落。

    张笑川眼见这一切发生,对真宗皇帝愈来愈感陌生,心中万念俱失,心灰意冷,见闹剧再次上演,正想挂冠而去,即刻退隐。这时,雷震天匆匆来了。

    “笑川兄弟!”雷震天面色忧急,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来,叫了一声,却不知如何开口。张笑川见了,忙向他问道,“雷大哥因何事忧急?”“笑川兄弟,你是否有一份藏宝图?”雷震天见问,干脆开门见山地问道。雷震天话一出口,张笑川不禁愕然。前时,真宗皇帝就因此事诘问过自己,两个人更因此心里初有嫌隙,不知雷震天又从哪里听闻了传言。张笑川心存疑问向雷震天说道,“实是无有,不知雷大哥从何处听闻的传言!”“哪里是传言啊,我的笑川兄弟,外面已经沸沸扬扬传开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请雷大哥详细说与我听!”张笑川如在云里雾里,急欲知道事情的真相,神情忧急远甚雷震天。雷震天见了他的神情,知道他所说不假,便向他说道,“前时在少林,你可否失去了一支发簪?”张笑川顿时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那一天,李雪瑶收拾物品,见了那支发簪,她见那发簪打造的异常精美,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轻轻地走近窗前,张笑川正在那里凝望着她。李雪瑶到了跟前,示意他坐在矮凳之上,张笑川乖巧地坐下。李雪瑶站在他的身后,温柔地给他整理头发,仔细地给他挽好了发髻。然后,李雪瑶把那发簪轻轻地插入他的发髻之中。李雪瑶前后左右地打量了他一番,眼神中满满地皆是柔情蜜意。她看了一会儿,感觉十分满意,便找了一面铜镜,塞在了张笑川的手中,示意他自己欣赏。张笑川向镜中看去,发髻上插了那支发簪,自己面容更显俊朗,想到她的柔情蜜意,开心地笑了。再向李雪瑶看去,她的笑更加甜美,二人相视一笑,她转过身复又收拾去了。张笑川沉浸在甜蜜之中,坐在那里不住地遐想,静享幸福而绝美的时光,唯愿时光永驻!

    思绪到了那一天,少林寺前,与人争雄,自己武功盖世,李雪瑶却香消玉殒,张笑川的心如堕冰窖,冷到了极点,痛到了极点。张笑川急、怒、愤、怨、悔,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却无回天之力。从此,他与李雪瑶,阴阳两隔,难睹欢颜。

    “笑川兄弟,笑川兄弟!”雷震天见他半天没有言语,脸上一会儿喜,一会会忧;眼神中,一会儿柔情无限,一会儿又愤懑异常。眼下的事情却是十万火急,雷震天忍不住叫嚷起来。张笑川对往事的回忆被他打断,心中一阵凄楚,向雷震天说道,“雷大哥,我是失去了一支发簪,不知这发簪与藏宝图又有什么牵连?”“笑川兄弟,这藏宝图就藏在这发簪之中啊!难道你竟一无所知!”“小弟实是不知,不知这发簪现在到了何处?”张笑川一边说着,想起了叔叔对自己的叮嘱:务要保护好这支发簪。想到此处,张笑川恍然大悟,原来藏宝图竟在此中。“这发簪已被你的子女得去,据说他们已经探知宝图的秘密,江湖人众尽皆知悉!”雷震天说着,张笑川默默地听着。“圣上前番,曾向笑川兄弟问起过此事,如今看来,笑川兄弟对此确是毫不知情,不过圣上已经非常震怒,深怪笑川兄弟欺瞒了他太久!前时,封禅之事开销甚巨,马上又要前往汾阴祭祀,所需更甚。听闻宝图有了下落,陛下很是欣慰,想以宝藏盈实国库。如今宝图已为他人得去,恐宝藏有失,圣上着令你我二人速速夺回宝图,不得令宝藏有失,笑川兄弟也好将功补过,你我二人应马上启程为是,切莫误了大事!

    雷震天说得很是惶急,张笑川却不为所动,默默地想着心事。“哎呀!大事不好!”张笑川如梦方醒,大叫一声,突然跳了起来。雷震天以为他也知道皇命难违,开始着急了。“宝藏在什么地方?”张笑川急切地问道。“据说是在川东的一处地方,名字好象叫作清水溪,传言说是在一处山洞里!”“清水溪,一处山洞里!”张笑川听他说完,跟着念叨了一遍,突然纵身向门外扑去。雷震天见状,紧跟着追了出去。张笑川径向马厩奔去,寻了一匹骏马,解开缰绳,牵出马来,飞身上马,毫不停留,向大门驰去。

    雷震天见了,惊得愣了一下神,等回过味来,忙向张笑川喊道,“笑川兄弟,待我召集人手与你同去!”张笑川心急如焚,怎肯稍停,回头向雷震天喊道,“雷大哥,我先行一步!”那马驰出门外,“嘚嘚嘚”去了,雷震天又惊又急,赶紧奔向门口,等他奔出大门,张笑川一人一马已经没了踪影,雷震天不敢耽搁,忙回去召集人手去了。

    再说张笑川,见了真宗皇帝所为,心灰意冷,听了他对自己的态度,更是冷漠至极。张笑川不关心宝图,宝图与他有什么关系,更不关心宝藏为谁所得,宝藏再多,岂能让人复活。张笑川突然想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心里瞬间忧惧起来,任无悔等人终是自己的子女,她们因自己受伤害在前,若因宝藏再出意外,叫自己一辈子如何心安,想到这一层,张笑川岂能安坐如故。张笑川知道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吉凶祸福,实在难料,是以,他才不顾一切地打马飞驰而去。张笑川心中不住地祈祷,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张笑川打马前行,不敢稍作停留,白天行得急,夜晚亦要赶路。好在他有大将军的腰牌在身,每到驿站都可以换乘一匹良马。张笑川带了水和食物,昼夜兼程,不敢稍憩,吃喝都在马上,除非实在困得不行了,才下马驻足稍寐。一路行来,张笑川换了十几匹健马,数日之后便到了清溪镇。

    清溪镇的繁华更胜往昔,张笑川却无心欣赏,他私下里暗暗留意过往的江湖人众。清溪镇上持刀佩剑的江湖人士甚多,有的光明正大的打听清水溪的处所,有的偷偷跟随。他们之中,有男亦有女,有的人衣饰华丽,有的人衣着寒酸;有的人高贵轩昂,有的人卑贱猥琐。其中有僧亦有道,更有乞丐在后跟随。显然这些人物都是冲着清水溪的宝藏来的,张笑川见识了很多面孔,却一直没有看见任无悔等人,他便急急地打马向清水溪奔去。

    张笑川心急情迫,越是靠近清水溪,张笑川愈是心痛,愈是后悔。张笑川带着李雪瑶一同离开,却只身一人回来,他有何颜面,再回清水溪。张笑川悔恨交加,不由得行得慢了。待到了村口,只见许多江湖人士纷纷奔向了他与叔叔曾住过的山洞方向。张笑川心里大惊,再也顾不得他想,赶紧把马打得飞快,急急驰向山洞的方向。张笑川的坐骑直掠而前,一连超越了好几拨人,每超过一拨,后面便传来了嘻笑怒骂之声,张笑川却充耳不闻。突然前面有两人回过头来,向张笑川一边呼喝一边拦住了他的去路。张笑川更不答话,向左首那人随意挥出一掌,那人便如断了线的风筝直飞出去。他再一侧身离鞍,就势一把抓住了右首那人,随手掷出,那人“嗖”的一下子,飞起了很高,那人又惊又惧,顾不得惊呼,双手乱抓,最后抱住了一株大树的树稍,过了好久才惊魂甫定,好不容易才骂出声来,张笑川已去的远了。

    到了洞口,张笑川飞身下马,向洞里急掠而去。洞中却空无一人,张笑川不禁微感诧异。他环顾四周,见里面散乱不堪,显是有多人来过,突然,张笑川看见前面崖壁上垂下了一根长索。这长索正从崖壁上的山洞垂下,山洞距离地面有十几丈高。这山洞大洞套小洞,小时候,崖壁上的山洞对张笑川来说,是那样的高不可攀。张笑川不止一次地幻想,有朝一日能飞身上崖,去顶上的山洞一探究竟,看看洞深几许,里面是否还有他物。张笑川毫不犹豫地抓住长索,三几个起落,便到了顶部。

    身旁几个人歪斜着躺着,一动不动,身边散落着几块金银,张笑川探了探他们的鼻息,都已经死了,张笑川用手触摸他们的脸,只感觉冰冷一片,显然他们皆已死去多时。张笑川往里行去,目力所及,见三三两两的尸身四处散落。再向里,不断地有喝骂、厮打、**之声传来。只听有人骂道,“他娘的,你到底放不放手?”“你为什么不先放手?”“好!我喊一二三,咱们一起放手!”“好,一言为定!”“一二三。”“他娘的,你骗老子,你为什么不放手!”喝骂声、厮打声复又响起。三三两两的人扭作一团,喝骂不止,**不止,争斗不止,有的声音渐渐低微,直到声息全无。张笑川走过他们身旁,有的人象见了救星一样,纷纷向张笑川喊道,“大英雄,你帮我杀了他,我分一点儿财宝给你!”“大英雄,莫听他的,你助我一臂之力,我分一半财宝给你!”张笑川充耳不闻,只顾向前掠去。这洞颇深,洞中有洞,曲折回还,再往里,两眼不能视物,张笑川只好点亮了火折,继续搜寻。张笑川转了几圈,走遍了每一个角落,却没有发现。他只好再回去,把地上的尸体一个个翻转,他一边翻,心中一边默念,幸好一直没有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眼见火折子即将燃尽,张笑川只好向洞口行去。到了洞口,下面的大洞之中,已经闹闹嚷嚷地乱成了一片。

    崖壁之下,官军围定了一帮江湖人士,只见乱箭齐发,有不少人纷纷中箭,倒地身亡,剩下的情急拼命,向官军冲去,奈何官军人多势众,并备有强弓劲弩,不一会儿,崖壁下的江湖人士伤亡殆尽。

    张笑川正不知作何驱处,突然洞口的官军乱作了一团,纷纷向洞内退去。众官兵惊惧地大喊大叫,相互踩踏,死伤狼藉。不一会儿,洞口透进了亮光,众官兵远远的躲开了洞口。有个女子的声音在外面高声叫道,“速速抛下武器,尚能活命!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众官兵,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互相打量着,谁也不肯率先抛下兵器,双方互相僵持着。这声音怎么这样熟悉,难道是美惠子,她怎么会到了此地。

    张笑川这样想着,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是什么味道,张笑川揣摩着,“不好,**的味道!哪里有**?”张笑川环顾四周,只见一处火花正烧向崖壁。刚才人们相互争斗,一时难以注意,再加上有人挡住了张笑川的视线,是以没有发现。那火花如毒蛇一样,不一会儿便烧到了崖壁跟前。张笑川见了,心里大惊,抽出佩剑,向崖下急坠而下。

    此时,众官军当中,冲出一人,他一边惊呼,一边向张笑川冲去,那人正是雷震天。

    全书完

    特别说明:本书第81章、82章、109章、110章、111章、112章、113章参考、借鉴、引用了《细说大宋》的部分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