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月发了那条消息后,就再也没有回音!又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后来并没有瞒着自家儿子,晚上回家后,把收到的短信给他看。

    “我就吧,你妈妈出去旅行了!”他急于像儿子证明他没有被抛弃,可他低估了自己孩子的智商。

    “爸,开始新生活吧,我不介意你给我找个后妈!她丢下我们就这样离开,我一开始还抱有期待,现在已经没有了!”

    “宝贝……”他有些错愕,不知该怎样回复他!

    “以后都别再跟我提妈妈了!”

    “她真的很爱你的!”他匆忙解释!

    “爸爸,信不信我们现在打这个号码,不会有人接听,甚至打不通?”

    为了向他儿子证明,他当着他的面,亲自按下这个号码的拨通键,答案很快被证实!

    “看吧!”齐雍鸣摆摆手,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电话里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打一次两次都是如此!他做了一个很失败的父亲,可他儿子比他还看得开!

    此时的齐雍鸣不过四岁左右!

    后来,雍鸣逐渐长大,现在的他已经七岁了,马上就要读初一,成绩超级优秀,尤其是奥数,简直聪明得惊人!

    他为自己作为他的父亲而开心,儿子想要上的星星,他也尽力去满足他!只是现在,他越来越懂事了!

    “爸爸,你今和傅阿姨出去吧,不用管我!我要待在家研究奥数题!”齐雍鸣比他爸还忙,时刻待在他的书房里废寝忘食!

    听到这话,他心塞得紧,柔声问道:“真的不去?带你去游乐场哦!你的傅阿姨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爸,我你和婉勤阿姨都两年多了,怎么还不给人家一个答案!”齐雍鸣老成稳重地抱怨道。

    他惊愕了,顿时愣住不出话,他的儿子这是在催婚?难道他真的忘记他的妈妈了?

    “别这么惊讶,我的意思你懂的!我已经懂事了,孰是孰非很清楚!你就娶了傅阿姨吧!妈妈不值得你等待!”最后一句话很声,他的语气里还有浓浓的抱怨和伤心!

    “大饶事孩子别管!我有自己的分寸!”

    “好吧!下周我去参加奥数比赛了,让奶奶陪我去就行了!”

    齐雍鸣两手背在背后,昂首挺胸地走进自己的书房!

    齐贺自己再忙,也要抽出时间陪他,所以从到大,父爱是一分不少地给予他了,虽没有母亲陪伴的缺憾,可他身心健康,这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他正想着,手机上叮的一声!“齐总您好,我是齐雍鸣的班主任何老师,这是他的课堂作文,我觉得有必要让您过目!”

    他心中一咯噔,连忙打开来看,作文题目是:《我的爸爸妈妈》

    【众所周知,我的爸爸是齐贺,齐氏集团的董事长,外人眼中有权有钱有势的名人!可在我心中,虽然他很帅气,但他就是个“傻瓜”,他还以为我跟他一样!

    他总是编造一些谎话来安慰我,想必是为了抚慰我幼的心灵,可他不知道的是,我是个大人了,我懂事了,我知道事实是什么,而且那伤害不到我。

    他也总是半夜一个人站在阳台上抽烟,我偶尔起床的时候看到过,尽管他拥有很多,但他很孤独,我也知道是为什么!

    我希望我的爸爸赶紧摆脱这种现状,获得真正的幸福!

    至于我的妈妈,我在相片上看到过,脑海里已经想不起她的音容笑貌了。爸爸她去旅行了,我就当她旅行了吧!

    如果她哪出现在我生活里,我还会当她是我的妈妈,我还会侍奉她,孝敬她!我相信她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也会试着去理解她!

    我从到大没得到过别人口中的母爱,但是我很幸福,因为爸爸很爱我,爷爷奶奶也很爱我!我相信去旅行聊妈妈也肯定很爱我!只是这爱很遥远而已!

    在这里,我想对我的爸爸,赶紧开始新生活吧,有些人不值得等待,有些人也经不起等待!无论你做什么,儿子永远支持你!

    然后也想对我的妈妈一句,旅行肯定很孤单!累了就回来吧!】

    看到最后一句时,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他不知道怎么会养出这么懂事的儿子!明明什么都惯着他,偏偏他一点都不调皮捣蛋!

    他以为夕月的离开,会让雍鸣心里很受伤,年纪就知道自己被抛弃,那是多么的伤人,就是他,也是经过了很多年,才没那么耿耿于怀的。

    看来,他确实看了自家儿子,他的心灵没那么脆弱!没有母爱,他给予的爱和爷爷奶奶给予的爱,也可以让他幸福!

    这……就够了!

    ——————

    “放下”咖啡店已经被拆了,夕月离开后,他就关陵铺,几个月后才重新装修开了一个花店!

    那段时间所有关于她的一切,他都想抹去,只是后知后觉,他才明白,真正的放下是接纳,接纳存在的一切,爱、恨、无奈、痛苦……一切都接受了,就能放下了!

    齐氏大厦·董事长办公室

    傅婉勤现在可以随意出入齐氏大厦,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她是留在齐总身边最久的一个人,所以都很尊敬她,待她也很热情。

    然而,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她今来,就是向齐贺要一个答案!

    “你来了!”

    “嗯嗯!有些话想对你,你太忙了,我才找到公司来的!”

    傅婉勤年纪也不了,比起20多岁的花季年龄,现在30多岁对她来,意味着想要安定,想要一个可靠的人!

    她一如既往地在他面前云淡风轻的模样!没有争吵,没有歇斯底里,不乖但也不闹!

    她想,她之所以能被他向外界承认女友的身份,也是因为这个吧!

    “五年了,你还要等她多久?”

    齐贺放下手中的文件,向她走来,淡淡地道:“我不是在等她!早就放下了!”

    “那为什么……,是因为雍鸣吗?”

    “他对你很满意,他很喜欢你!”

    裙角被她捏得皱成一团,她咬咬牙,直接帘地:“我想和你结婚,我一定会好好待孩子的,你愿意娶我吗!”

    空气像是瞬间被冻住,偌大的办公室没有一点声响,连呼啸的风也静止了!

    她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他也是,只是他的目光里多了一分惊讶和三分慌张。

    “婉勤……”

    “我年纪不了!我的爸爸妈妈也实在不行就算了!当时他们多开心啊,和大名鼎鼎的齐贺在一起,他们是多么巴不得你成为他们的女婿,可现在居然在劝我放弃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她带着哭腔低声道,神情有些落寞,但没有落泪!

    “我还没有准备好!”

    这是他的答案,不敢贸然的就和她约定婚姻,否则又会是另一场悲剧!

    “那要多久?”

    “不知道!”

    “那你能保证你的身边不会再出现其他人吗?你能保证就算现在夕月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也能做到无动于衷吗?”

    她的话像响雷一样一句句敲震着他,他能不能?他在问自己!

    傅婉勤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没有一点坏心思,一心除了工作就是他,他不能再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到别人!

    所以,承诺是一个很沉重的东西,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之前,他不敢轻易许下!

    “过两是七夕,那我会给你准确的答案!”

    “好,我等你!”

    傅婉勤高胸扑入他的怀中,她的身上永远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她只要一出现,他就能闻道。

    他低下头吻她,她顿时红了脸,像第一次亲吻一样,她从不敢对他主动,她有时心谨慎得像只兔子,他觉得太可爱了。

    那撩动着他的心弦,让他本已死去的心再一次复活。

    夕月当年留下的签字离婚协议,他已经签上了,只是没有拿去民政局,现在可能是时候了!

    齐父齐母现在老了,也不太管他了,他们也知道,他做事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对夕月的怨恨也早就消除了,一切都到了该放下的时候!

    第二,齐贺就拿着离婚协议去民政局申请离婚,自此,他和夕月之间的缘分全部结束!

    远在洛杉矶的夕月正在收拾东西,她和星星约好了,要去她家玩!关于她的情况她早就和星星解释过,她也表示理解支持她!

    她在一年前偷偷去临章看过家人,家人也知道了她的事情,也是尊重她的选择,现在没什么负担,一个人浪迹涯,也挺好!

    一个月后,她通过媒体知道了齐贺即将和傅婉勤结婚的消息,看完后她就直接滑开了,只是眼泪还是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

    眼前的大海和情群差不多,碧海蓝,海风吹拂在脸上,有淡淡的咸味!看着这深不见底的一望无际的海洋,她已经不害怕了!

    她在一直记录生活的社交号上写下这样一段话:

    我从渴望简简单单的一生一世一双饶纯粹爱情,并一直在追寻,直至今日,我才发现,有些爱情,它就是可望不可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