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季神今天遭天谴了吗 > 第326章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Gankyourheart:矛盾倒算不上,不过是成年人的利益取舍罢了。】

    【Gankyourheart: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很快就要拥有自己的战队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自己的战队’这几个字,田洛心里莫名有些发酸。

    但手上还在违心地打着字。

    【小螺号瞎jb吹,海鸥听了瞎jb飞:是吗?那恭喜你们。】

    没等季少一答话,他就已经按下了屏锁。

    他本来要趁睡觉前的时间再回顾一遍今天所学的知识点的,但他看着满桌的学习资料,却莫名地提不起兴趣。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只要放弃那些不可一世想法,顺着父母安排的方向走,安安心心地做个普通人,就不会那么心累了。

    可现在他发现,就连安心做个普通人都是需要勇气的。

    因为很少有人会甘于平凡。

    比起可以预见的未来,他还是想要未知的人生。

    如果他当时没有选择退出,现在的新战队会不会也有他的一席之地?

    如果他当初没有回避狼殿的问题,他们现在是不是又会有所不同?

    太多太多的如果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时不时地,就会有想要拼一把的冲动。

    只可惜,他已经畏缩了太久了,以至于每当这种冲动浮现时,他都会找各种借口来劝自己放弃。

    实际上,即使他不听父母的话又怎样呢?

    无非就是被指着鼻子痛骂一顿,然后再断掉他的生活费。

    这样的后果,他完全承担得起。

    想到这里,田洛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自家妈妈的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传出了田妈妈温柔的声音:“喂?洛洛啊?你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也许是他终于按照她的规划备考四级的原因,田妈妈这段时间格外和气。

    可田洛知道,这种温柔只是假象,只要他敢说一句违逆的话,田妈妈就会瞬间变脸,轻则骂他是废物不争气,重则哭天喊地的道德绑架。

    这种伎俩,他从小到大见过太多次了。

    田洛深吸了口气,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才终于开口道:“妈,我不想考四六级了,我还是想去打……”

    ‘职业’两个字还没出口,田妈妈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什么叫你不想考四六级了?你以为你学习是在给我学的吗?爸爸妈妈辛辛苦苦地把你养这么大,送你上学,不就是想让你以后有个好工作吗?你……”

    果然,又是一通数落。

    田洛苦涩地勾了勾唇角,心想你们也好意思说辛辛苦苦养大。

    他们除了哭穷、打压和给他一口饭吃外,还做过什么?

    因为他们哭穷,田洛从小就不敢表达自己的喜好。

    因为他们的打压,田洛到现在还会自卑、胆怯、自我怀疑,哪怕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也会觉得自己不配得,配不上。

    他的乖巧懂事并不能换来父母的另眼相待,反而会让他们的期待值更高,更严苛。

    就像他的妥协也并不能换来父母的放养,反而会让他们的控制欲更加膨胀。

    现在他们能左右他的发展方向,未来他们就会逼迫他相亲。

    一想到‘相亲’这样的字眼,他脑海里就莫名浮现出狼殿那张冷艳的脸。逸云中文

    这一次,他不想再畏缩了。

    他把手机放到桌上,一直等电话对面的人骂累了,才重新拿起手机道:“您说得对,我就是一只白眼狼,就是个干啥啥不成的废物,就是不孝,就是一心只想着玩,心里没有半点责任感……”

    一口气把她扣下的罪名全都认下之后,田洛才低声道:“所以,现在能放过我了吗?”

    田妈妈气极了,说话也更加口无遮拦:“田洛,你混蛋!早知道这样我就该生下来时就把你掐死!”

    田洛以为自己早该被骂麻木了,可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他的心还是被刺了一下,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他胡乱摸了把眼泪,嘴上却还反击道:“那我真是谢谢你了,毕竟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被你生出来。”

    他们只想着养个孩子为他们养老送终,却从来没问过他的意见。

    挂断电话之后,田洛平复了许久,才终于点进QQ,给季少一发了条消息。

    【小螺号瞎jb吹,海鸥听了瞎jb飞:老大,你们组新战队的话……能算我一个吗?】

    【小螺号瞎jb吹,海鸥听了瞎jb飞:我可以不要工资,也可以当替补,只要包吃包住就行。】

    而另一边,郎砚刚下了直播,正打算找个由头把他的专属小陪玩叫来玩玩,就猝不及防地收到了郎乔的消息。

    而且消息内容格外简单粗暴。

    【郎の诱惑:哥,打钱。】

    郎砚:“……”说打钱就打钱,你当我是ATM机吗?

    也就只有在要钱的时候,她才肯乖乖地喊一声哥了。

    【是个狼焱:干什么用?】

    【郎の诱惑:一时兴起,组个战队玩玩。】

    郎砚:“……”神他妈的一时兴起。

    她这一时兴起,他要砸进去好几百万,这是人干的事?

    【是个狼焱:你怎么不管爸妈要?】

    【郎の诱惑:不想啃老。】

    理不直气也壮.jpg

    郎砚:“……”所以你啃哥就很光荣吗?

    郎砚越想越觉得心塞,没来由地就想为难一下她,让她体会到赚钱的艰难!

    【是个狼焱:给我个心甘情愿打钱的理由,我就当花钱买了个心里舒服。】

    这下,郎·钢铁直男·乔可彻底被难住了,她连男朋友都还哄不利索呢,更别提哄哥了。

    季少一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郎乔在猫爪沙发里缩成一团,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唉声叹气的。

    一脸发愁.jpg

    “干什么呢?”季少一揉了揉她的脑袋。

    郎乔直接把手机屏幕怼到了他面前,一脸心塞道:“自己看。”

    季少一粗略地扫了一眼聊天记录,瞬间就笑了,满脑子都是: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你笑什么?”

    “心甘情愿打钱的理由啊……”季少一摸出手机往她眼前一怼,眉眼弯弯的样子活像是一只狡黠的狐狸:“这不是现成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