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我创世了 > 第三章 活着
    烟尘散去,李书文躺在土地上,看向蓝天。

    这时他感觉蓝天真美,如果身体不再疼痛的话,一定会更加美丽。

    如果有人看见他从御海长城上摔下来,没有人会认为他还活着。

    闭上眼睛,疼痛来袭,风呼啸而过。

    汗水湿润了额头,但他已经分不清楚,是自己的血还是汗了。

    他知道自己会死,只是这样就死了,真是窝囊废。

    缓缓站起身来的李书文吓退了觅食的蚂蚁,苍蝇,虫子,蚂蚁在啃食着他掉落的血肉。

    他没有在意,拖动身体,继续走着。

    李书文想回家了,他想家了。想父亲在的家,只是回不去了。

    那座他和他父亲奋斗一辈子,都想在那座拥挤的南部大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小房子的城。

    只是什么都没了。

    记得海水淹没的那座城市时,那小房子,被海水倒灌而入,父亲拼了命也没有救回来,拼了命也带不走那房子。

    他带走的只有他的脾气,和他自己。

    现在的他看着,在脑海里看见,那成了海的世界,很美。

    曾经属于他的那间小家,已成了小鱼的家了。

    那间房子里有着和父亲的回忆,他后半辈子就是为一个人,想要为李书文打拼出一个家,只是家有了,他与家也一起走了。

    深蓝色海啸席卷的着大地来了,一切都化作了海。

    他看向了西方,哪里是他的家乡,曾想过,如果在大城市生活不下去了。

    拿了钱就回乡下吧,起一栋小房子,就那么浑浑噩噩,舒舒服服度过余生,不给别人添麻烦,不让别人添麻烦。

    那时候的他省吃俭用,只为让他父亲轻松一点,习惯了如此,反而一辈子没有体会过,不一样的人生。

    也没曾想过自己这一身的能力,能怎么作为。

    抬起头,看见的,都是些肮脏的嘴脸。

    亲戚都不怎么欢迎他这个扫把星,最终父亲死后李书文都不曾回到那小村子。

    只是这时候,他们死的死了,该迁入御海长城内的都迁入了吧。

    看见自己家那栋破烂的泥瓦房,李书文又有了方向,拖着残破的身体,一步一个脚印踩在泥土上。

    李书文就像一头大象一般,大象死了要寻到大象坟场,然后死去。

    而他寻着自己家做坟场,好像离着家越近,死亡好像也就越近。

    不知疲倦,不知劳累,不知休眠也不会困的他,回到家了。

    小小的山村在黑夜里,安静祥和,仔细一听,还有这虫鸣,鸟鸣,动物的叫唤,人类离开了,世界好像又拥有了不一样的生机。

    李书文回到家,天已经黑了。

    月光又高高挂起,照耀着李书文的脸庞。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浑浑噩噩真如同当初所想那般。

    夜空中,星光在高挂着,真是美丽。

    迷茫的双眼也发出了亮光。

    听说南北两极有着更美丽的风景,“极光”。

    夜空星光点点,时不时有着星光爆发出热烈的光芒,然后许多天之后,却再也看不见那颗星星了。

    李书文闭上眼睛,只体会到刺痛,吃力的靠在门上,发现锁已经生锈了,虽然他现在也没有钥匙。

    但只要用手抓住锁,稍微一用力,铁质的锁便碎裂开了。

    他在门前停了许久,想着:“真的就自己一个人了。”

    声音有些低沉,只是短短数语就能让脸部更加疼痛,血又流了下来。

    李书文推开尘封已久木门,青苔与蜘蛛网长满了墙角,发霉的味道,老旧的座椅也积攒了厚厚一层灰。

    李书文走过,便一脚的灰尘。

    “我回来了。”李书文忍着疼痛说道。

    只是没有人回应他,有的只是化作了照片的他们。

    他们在看着李书文,李书文也在看着他们,思绪又涌上心头,开裂的双手轻轻抚摸着照片,轻轻的拂去尘埃。

    我很久没有回来了。

    李书文走出了小屋,捏烂了厨房小屋的门锁,里面曾经塞的满满的的柴只剩下一层了。

    拾起木材放进灶台,李书文这才想起来他没有打火机。

    黑暗中,以前的打火机会放在灶台旁边的一个小盒子里,但这时看着灶台附近,却没有发现。

    “没想到想洗个热水澡都不行。”

    李书文莫名的有些烦躁,物住了胸口,觉得有些闷热。

    他的脑海里慢慢浮现出,这些日子的委屈,想起回家时,灯没有打开,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等我回家了。

    胸口变得一片通红,李书文,捂住胸口,拼命的咳嗽起来。

    “咳,咳。”一团小火苗,从李书文嘴里喷出,点燃了地上的柴,却没有蔓延起来。

    过了好些会,李书文在摸着嘴角发黑的地方,恢复过来。

    李书文没想到自己还能喷火,不过这小火苗也没什么用。

    抬起卡在灶台上的锅,底下已经很被烧热了。

    李书文拿着锅到门外压水井,上下按压着打水,活动摩擦发出干涩的声音,却没有出水。

    出水口下也长满了青苔又因为没有水而干枯死去。

    如果能有水的话?“咳咳。”李书文捂着胸口,这次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只是胸口刚才被烧塌了一块。

    或许李书文也并不想用自己的口水洗澡。

    推开水井的石板,底下还有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抽不上来了。

    月亮印在水面上,如清风拂过,泛起一点涟漪,吹起水的味道。

    李书文突然想起来爷爷的宝贝,一个提水桶加绳子,爷爷说他小时候就是那样打水的。

    他知道爷爷不会把他扔了,他很宝贵着这些老物件,经常说几十年了,还是很好用,总是收集很多李书文不认同或许认为是破烂的东西。

    慢慢的,家里多了很多没有意义的东西,只是爷爷喜欢。

    在杂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找着,一把小刀映入眼帘,爷爷总是买许多的小刀,这把是送给了李书文,只是很快他又遗忘了这把小物件了。

    刀虽然很久了,但在月光下泛起银光。

    “咚!”水桶砸到水的声音。

    柴火与火焰照相辉映,橘红色的火,把铁锅烧的很热。

    李书文提着滚烫的热水,来到了院里。

    他扯烂了身上为数不多的布条,加入了些冷水,把铁锅抬起,从头淋到脚。

    “啪”。

    李书文看着地面,月光照耀下,是一个雕刻着龙的玉佩,但李书文知道,是塑料做的。

    血与掉落的肉顺着温水冲刷下来,李书文抚摸着身体,龟裂却不干燥的肌肤。

    每一个缝隙却好像都可以塞进一根手指,他慢慢的抚摸着清洗的脏污。

    微微皱眉的他,觉得疼与快乐并存着。

    血液,肉块,混着泥土.....

    水融合血,水中的月亮变红了。

    温热的水滑过肌肤刺激着疼痛的身体,却又着不一样的感觉,像是疼痛,也像是温暖的抚摸。

    李书文捡起了地上,他那一直带在身上的吊坠。

    李书文看着一地鲜血不由感叹道:“我还是人吗?流了那么多血?”

    ……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给你们洗衣服咯!”

    所以在家的衣物被套都被他拿出来清洗。

    搓洗着泡泡,清洗着他们都衣服,好像都拥有着温度。

    李书文这一洗就是洗了一天,从天黑洗到了亮。

    房间里来来往往打扫的一干二净,哪怕是房顶都没有放过。

    他回到了这里,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一切都没有了目标,做了这些事情,能让他短暂的忘记疼痛,好好的等死。

    一桶水,冲去了昨夜的血肉,顺着水流流向菜田,流进了水沟,最后再也看不见。

    李书文用着浸泡过树叶的水擦拭着房间里,打开门窗。

    霉味慢慢散去了,留下水的湿气,树叶的清香。

    裸奔的李书文,站在镜子前,他只差这一面镜子没有擦净了。

    模糊的镜面,其实已经可以看见李书文身上那些可怕的裂纹。

    李书文举着抹布,停了量久,还是擦下了。

    他看清楚了,头发上的皮肉已经裂开了,像是狗啃过一样,脸上都是不规则的纹理。

    “只是一张脸就如此了。”李书文叹着气道。

    他低着头,看着身上这些纹路,好像轻轻一掰,他人就会四分五裂肉骨分离一般。

    鲜血已经不流了,开裂的地方变成了各种颜色。

    李书文身上的血好像不会干枯一般,一直在身体里流淌着,他能感到血液的温暖。

    风停了,雨停了,李书文感觉自己又行了,好像还能活下去!

    能活下去谁会想死呢?

    他要开垦菜田种菜,虽然他吃不了。

    他要种花种草,好看!

    他要在情人节栽树,植树节和树谈恋爱,让树木栽在他手里!

    “哪怕只能活一分钟,我也要以最热成的心,最真诚的笑容面对!

    在这片故乡的土地里,开出花,种出菜,养成参天大树!”

    李书文大喊道!

    “哪怕是这样活着,我也想活着,哪怕时间不多,我也想活着,活出我自己的人生!”

    李书文的嘴裂开了,但他笑的很开心!

    哪怕疼痛还在侵袭着肉体和心灵,但疼痛不能再让他皱起眉头。

    哪怕笑会让他更加疼,但他还是想笑,疼痛和笑会告诉他。

    我还活着。

    李书文的胸口好像被烧坏了,笑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时间从来都不会倒退,历史的车轮只会一直一直行走着……

    李书文在院子里躺着爷爷的摇椅,一晃一晃的。

    李书文用着布满裂痕但瞳孔看着月亮感道:“今天的月亮真圆,好像就要砸下来一样。”

    哪怕颗月亮就要砸下来或许也说不定。

    很多人逃向宇宙里,火星里,月球上,只是真的能逃的了吗?

    哪怕逃不了,哪怕自己就要死了,在摇晃间,很久很久,他睡着了,像个孩子一般,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