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无耻之徒 > 正文 第十五章 我心曾纯洁
    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

    李牧野兵行险道,从洪文学的手中拿到了那笔巨款。这笔钱若是放在银行里,在煤城这么个中小城市里,足够他吃喝不愁一辈子了。但这却不是李牧野玩了命做这件事的目的。跟张娜的那位准未婚夫比起来,这点钱实在是非常不够看。

    正在为下一步怎么去赚钱的事情苦恼时,电话忽然响了,不必看就猜到是孟凡冰打过来的。她拜托的那件事李牧野根本不想帮她办,只打算拖些日子就把钱还给她,告诉她没办成就算了。

    电话响个没完,这娘们儿还是那么丝毫不顾及别人感受。李牧野懒洋洋接通电话。

    “你忙什么呢?那件事办的怎样了?”她的语气急迫,迅速问道:“人到底能不能捞出来,是需要钱还是别的你倒是给个信儿啊,这都三天了,你不声不响算怎么回事?”

    李牧野随口应付道:“你催什么催,办这种事着急管用吗?魏礼节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把他打了可不是小事儿。”

    孟凡冰带着哭腔道:“你拿钱不办事儿,人都被关了这么长时间,就怕救出来也没用啦。”

    这娘们儿恋奸情热,看来是对陈炳辉动了真心,只怕魏礼节存心报复,对陈炳辉下毒手。

    李牧野不客气的:“怕我黑你钱,你就过来把钱拿走,就你这破事儿我还真不愿意沾呢。”

    孟凡冰被魏礼节蹬了以后再想搭救陈炳辉,便只剩下李牧野这一个指望,前面话说重了,赶忙往回拉:“别,你别生气,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心直口快,我也是这么长时间没什么消息,所以太着急了,有口无心的,你别介意,人还得救啊,我知道不好办,钱不够你就说话,一两百万我还是拿得出的。”

    “我尽力而为吧。”李牧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坐在家里琢磨了一会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在钱的份儿上就去问问。

    洗漱出门直奔网吧,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王红军。满网吧的人都在打半条命,数他叫的最凶。

    因为李牧野低价转让网吧这件事,王红军的老爹难得的夸了他几次,说他会交朋友。这货现在对李牧野除了敬佩外更充满感激。见李牧野不声不响站在身后,立即起身道:“小野哥这么有空?”

    “过来一下,有事儿找你。”李牧野转身走到外面。

    “啥事儿你就说呗,神神秘秘的非要到外头说。”王红军跟了出来,递过来一支软包大中华。

    李牧野接在手放进嘴里,王红军的火机跟了过来。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问道:“你想不想赚一笔大钱?”

    “赚大钱谁不想啊,不过我可答应老头子了,好好经营网吧,不能干出格的事儿。”王红军提前打了个预防针。

    李牧野笑道:“这可有点不像你了,不过你这变化我很喜欢,知道抓钱就是好事儿。”又道:“放心,要命的买卖也不会找你做,我就是受人所托,打算找你叔叔帮忙捞个人。”

    “捞人?”王红军眉头一紧,道:“什么人?你都亲自出面了还用提钱吗?”

    李牧野道:“不是说了吗?我是受人之托,要捞的就是前几天把魏礼节揍了的那个外地哥们儿。”

    “他啊。”王红军顿时迟疑起来,道:“这事儿可不好办。”

    李牧野道:“好办不好办我心里头比你有数,不用你干别的,就去给你叔叔过个话儿,请他做做工作,看看对方留没留缝儿,要是有意和解,钱就不是问题,要是实在非得把那小子弄进去,就说明咱们跟这一百万没有缘分。”

    “多少?”王红军吓的一缩脖子,道:“你刚才是不是说一百万?”

    李牧野点点头,道:“啊,这事儿也挺有意思的,打人的知道踢到铁板上了,所以预算给的很宽。”

    王红军被刺激的直搓手,踌躇满志的:“我回家缠我奶说情去,这事儿说什么也让我老叔给他拿下!”

    李牧野道:“那就拜托了,这事儿办妥了,一百万我直接给你,至于你给你小叔多少就是你的事情了。”

    王红军问道:“这一百万包括和解费用吗?”

    李牧野摇头道:“只要魏礼节肯同意和解,那份儿费用另外算。”

    王红军一拍大腿:“妥了,这事儿交给我吧。”

    李牧野道:“那我就回去等你信儿了,有准信儿就给我打电话,我就直接把钱给你。”

    回去以后立即联络孟凡冰,让她先准备三百万。直言,这钱是办事儿用的。如果魏礼节同意和解,费用还得另外算。并且解释道,之所以要价这么高,主要是因为案子虽然不大,但打的人太特殊,想让人家同意和解,代价小了肯定没戏。

    另外由于伤情也比较严重,已经构成了重伤害罪,上上下下好多双眼睛都盯着呢。想要办事儿需要打点的环节太多了。都得闹点好处大家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番话也算入情入理,关键就看孟凡冰是不是真心想把陈炳辉捞出来。

    孟凡冰是真想救陈炳辉,尽管有些犹豫,但考虑再三后还是答应下来。她在步行街上有三家门市店,账户里还有两百多万流动资金,个人存款也有一百多万,卖掉一家店足够支应这场官司了。

    ••••••

    人是复杂的,每个人都有狼心狗肺的一面,也都有为某情怀在所不惜的另一面。只看能否触发到那个点上。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平平淡淡,几乎看不出好和坏来。可一旦有了大变故发生,平日里的绵羊也许会变成恶狼,看似人尽可夫狼心狗肺的骚娘们儿也许就是新时代的杜十娘。

    孟凡冰这个骚娘们儿喜欢帅哥,陈炳辉很帅,这骚娘们儿在那方面需求很强烈,陈炳辉大约是真正讨了她的欢心。所以她一门心思不顾一切的想要把陈炳辉捞出来。不是因为她有多善良多讲义气,只是因为陈炳辉这个人搔到了她的痒处。

    上午,十点半,新阳国际智慧城,煤城当下最好的房地产楼盘。

    李牧野应约来跟王红军见面,到了地方才发现王红军不是一个人来的。一起来的还有他小婶儿和堂妹王红叶。

    王红军二十八,生的相貌堂堂。这个堂妹比他小六岁,身材比较健美略显丰盈,五官比较端正,瓜子脸,肤色微黑,以前是省柔道队的,受伤后改成陪练,又读了体育专业的大学,最近刚分配回煤城体校担任教练。因为王红军小叔小婶在他们家里地位崇高,这个王红叶便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王家的掌上明珠。

    李牧野对这位王家小公主早有耳闻,今天算是见到活的了。

    售楼处里有VIP房间,一般不接待外人,王红军小婶找了关系,直接请李牧野过去详谈。之前就听王红军这厮说过他小叔之所以能有今日江湖地位全凭的裙带关系。今日一见,这女人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只是不大理解这样的家庭怎么舍得闺女去从事那么辛苦的体育项目?

    “小李是吧。”王红军的小婶示意李牧野喝水,自我介绍道:“我是季雪梅,是红军的老婶儿,你跟着他一起也这么叫吧。”这女人身材微胖,保养的挺好,一身名牌依然难掩中年女人的气质。李牧野叫了一声老婶。季雪梅点点头,道:“客套话就不多说了,之前网吧的事情小军他爸爸是承你情的,小军跟你是铁哥们儿,所以,我也不把你当外人,有什么就说什么。”

    李牧野道:“我跟红军认识这些年,他也没少了帮我忙,他老婶儿就是我老婶儿。”王红军在一旁连声称是,又说:“我堂妹就是你堂妹。”王红叶不高兴道:“胡说八道什么呢,他应该没有我大吧。”李牧野赔笑说,那你就是我姐。

    季雪梅道:“小军已经把你托他要办的事儿跟我说了,我在这里给你透个底,能办。”

    李牧野先精神一震,随即意识到她还有下文,搭了一句:“是不是特别难办?”

    “那是肯定的。”季雪梅说道:“事情涉及到一些重要人物,我就不跟你详细说了,总之一句话,那个价钱不够数,另外,现钱我是不要的。”

    看样子王红军这个掮客的水平当的不怎么样,估计早把实底给了季雪梅。

    “那您要什么?”李牧野试探着问道。

    季雪梅环顾四周,道:“这儿的房子不错,均价三千五左右,我一个朋友开发的,我要买还能拿到一个内部价,就是最近钱有些不凑手。”

    李牧野悟性不差,立即打蛇随棍上,问道:“老婶儿看中了什么样的房子?”

    季雪梅早有准备的取出一个印制精美的本子,上面印的是一座独栋别墅,两百八十平米,赠送一百三十平的院子,单平价格四千八。开发商送打折的豪华装修,全下来要一百五十万。季雪梅目不转睛看着李牧野,道:“这不是孩子一天天大了嘛,我和她爸爸就寻思给她张罗个对象,最好是本地的孩子,能进到我们家的……”

    李牧野听到这里有点犯懵,这季雪梅是什么意思?老子是什么人,别人不晓得,你老公是分局局长还不晓得吗?很快小野哥就意识到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季雪梅继续说道:“她爸爸单位有一个孩子挺合适的……”

    “哎呀妈,你瞎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儿,那人我看都没看呢,你们瞎张罗什么啊。”王红叶不满的说道。

    季雪梅道:“你看不看是次要的,我们的要求就摆在那里,不管你找谁,他都得进咱们家来,我和你爸爸就你这一个女儿,绝不接受你出嫁到别人家里去,买这房子就是为你将来结婚,咱们一家人不分开准备的。”

    李牧野道:“得,老婶儿,您这意思够明白的了,这样,我张罗这事儿也是一手托两家,托我办事儿的人红军其实也认识,只是她没脸直接找红军办事儿而已,我瞧着她那意思是有很大决心办这件事的,她买卖做的不小,您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我当着您的面儿立即联系她,估计问题不大。”

    电话接通了,李牧野果然没有避讳季雪梅,直接在电话里说道:“事儿能办,不过之前说的价钱还得再加五十万。”

    季雪梅小声提醒了一句:“这是老魏家同意和解的价钱,至于和解的代价是多少我可不管。”

    孟凡冰在电话另一边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李牧野故意说,那你现在方便的话,最好就把钱给我送过来。季雪梅立即悄悄摆手说,这女的不是什么善茬儿,我就不跟她见面了,你去把钱取来,我们在这里等你。

    李牧野欣然同意,挂断电话,借了王红军的摩托车直奔步行街孟凡冰的时装精品店。

    给钱的时候孟凡冰犹豫了,问李牧野,他们要是骗我怎么办?她强调说收钱不办事,一直拖着可不成。

    李牧野说,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唯我是问。

    孟凡冰说,问题是你能赔我一个好男人吗?

    这话一下子击中要害,她的目光看过来,水汪汪直勾勾的。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比海深。李牧野跟她何止一日的缘分。

    李牧野想了很久,最后说,如果是这样,这钱我可以赔给你。

    孟凡冰居然没有计较李牧野是否赔的起的问题。爽快的把钱给了李牧野。这个时候的她,年轻又狂野,豪情万丈,对自己的商业才华深信不疑,自负的认为千金散尽还复来,为了那个令她身心无不愉悦的男人付出一点代价是值得的。

    李牧野拿到了钱,整整三百五十万,孟凡冰连张收条都没要。就凭这份大气,她发财也不是没道理。

    先去了一趟银行,把这笔钱一分为二,一部分转入自己账户里,另一部分存入一个新的账户内。带了存折和银行卡飞车回到智慧城.

    VIP接待室内,李牧野将存折交给季雪梅。

    后者优雅的接在手中,问道:“这户头是谁的名字?”李牧野半真半假道:“您不想跟她有什么直接瓜葛,所以我让她用我的名字开的户。”季雪梅满意的点点头,道:“那你就直接去交房款吧,房主就写红叶的名,记住,我不怕你嘴巴不严,也不问你在这事儿当中赚了多少还是没赚到钱,总之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后续有什么别的麻烦事,别怪老婶儿翻脸不认人。”

    事情办妥后,季雪梅带着女儿走了,李牧野看着这头母老虎的背影,问旁边的王红军:“你老婶儿究竟是什么家庭出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