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彼生缘 > 第46章 她的世界真塌了
    看见南宫炑跑出去,那些粉丝还有记者立马起身尾随,在这之前,轻飏已起身,对南宫辰说:“辰,这里交给你,我去看看炑雪。”

    “好,帮我照顾她。”

    轻飏点头,随即跑出去。

    “南斯!”南宫辰震慑性的一喊,藏在暗处的南斯和保镖们迅速现身。

    “辰少。”

    “控制现场,封锁所有有关炑炑的消息报道,别让我再看见、听见有关炑炑任何不好的说词!”

    “是,辰少。”

    南斯带着保镖们迅速执行命令,可网上的消息传得太快了,很快就传到了老爷子耳边。

    南宫辰的电话就此响个不停,“爷爷的电话,浩,这里交给你。”

    “好。”

    “注意安全。”南宫辰不放心的再回头看了眼孙浩。

    “放心吧!”孙浩还特意回了个笑容。

    而此刻,台上的冷夫人使劲了所有招数,就是为了不让她的宝贝儿子追出去。

    但是自从看见南宫炑离开,冷冽的心绪是越来越暴躁了,偏偏在这时,冷夫人还逼迫他此时此刻向漆雪求婚!

    冷冽的脸色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他之所以压抑着,是看在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怎么着也不能做出让她难堪的事,但现在她提的要求实在是太荒唐了!

    “我不喜欢她,更不会娶她,就算你现在怎样逼迫我,我也不会娶她!”

    “你……你怎会变成这样?”冷夫人气到话都说哆嗦了。

    “我最后一次跟你说,我喜欢的是炑儿,我今日要求婚的人也是炑儿!!!”

    冷冽说完,欲想追出去,可被漆雪拉住,她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冷冽狠狠的甩开;

    这时,冷夫人略带着绝情的语气撂话道:“你敢追出去,那今后你不再是我儿子!冷氏没你这样的不孝子!”

    冷冽稍稍愣住,但很快回话,“如果这是做你儿子的代价,那,我宁愿不姓冷!”

    冷冽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崩溃的漆雪和懵住的冷夫人……

    南宫炑原以为从里面跑出来就能摆脱那些无中生有的责骂,可没想到出来又是一个险境,这次比要了她的命还绝望!

    “胖爷,她出来了。”那个伪装成记者的人一直紧紧跟着南宫炑。

    “好,伺机解决掉。”胖爷就坐在对面的面包车上,他虽被暗影废掉了左手,但装上了机械臂,勉强着能驾车。

    平常一贯穿件背心,因为手臂的关系套上了长袖外衫,相比之下,现在的胖爷倒有点斯文。

    如今他已被逐出暗蛇,就因为她,因为她坏了自己的事,还搭上了一条手臂,“臭婊子,臭婊子……”胖爷嘴里恼怒的咒骂起来。

    假的左手和真的右手不那么协调的紧紧抓住方向盘,脚上若有若无的踩着油门,面包车随时可能朝着南宫炑的方向飞去,一脚油门踩到底,打算就这样与她同归于尽。

    伪装的那人从摄影机的暗缝里抽出刀片,正准备偷袭南宫炑,就在这时,轻飏出现,急喊了一声,“炑雪!”

    那人以为暴露了,便发疯一般,拿着刀片向南宫炑刺去。

    轻飏又一声:“小心!”随后,像闪电般的速度冲到南宫炑面前。

    当南宫炑发现的时候,轻飏已挡在了她身前,那尖薄、尖薄的刀片就那样刺进轻飏的心脏,轻飏用最后一口气拔出刀片,将其飞向逃跑的那人。

    刹那间,那人的脚筋被割伤了,随着痛喊声倒下,依然挣扎着还妄想爬起逃跑。

    危险暂时解除,轻飏才倒下了。

    南宫炑抱住他,脸色一下子唰白,眼眶越来越红,下一秒眼泪就不受控制的留下,什么都感觉不到,只觉得头在嗡嗡嗡的响。

    她双手颤抖的抱紧倒在血泊里的轻飏,她拼命的想说什么,但说不出,说不出,说不出来!只有咿咿啊啊的恐惧、焦急和无措的语气声。

    “别,别……怕……炑……炑雪,我没……事……”轻飏在意识模糊前,还忍着痛,笑着安慰她。

    南宫炑说不出话,只能不断的摇头,手一直按住他的胸口,可那滚烫的鲜血却涌涌不断的从她掌心流出。

    轻飏的脸越来越白,眉头一直紧皱着,“炑……雪,这次,我……可能撑……撑不住了。”

    南宫炑依然说不出话,只能一边哭一边摇头,她落下的眼泪滴在轻飏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滑落,这感觉比胸口上的那一刀更痛!

    轻飏从手腕上拿下串珠,把它戴在南宫炑的手上,紧紧的握住,脸上是南宫炑最熟悉的笑容,“炑雪,炑雪……记得我也好,最好……能忘了我……”

    “不,不,不……”

    南宫炑终于憋出了这个字,也哭得更厉害了。

    在对面看着全过程的胖爷啐了口痰,骂骂咧咧的一脚踩油门向南宫炑冲去;冷冽这时刚好出来,见到这样惊险的场面,什么都没想就疾跑到南宫炑身边,将他们两人扯到一旁,轻飏憋着一口气挣扎起身,与冷冽一起将南宫炑护着……

    但,还是没逃过一劫。

    胖爷驾车直冲而来,见他们换了地方,立马想要转动方向盘,但机械手臂的不灵活,方向转错,撞向了喷池。

    因超强的撞击力度,胖爷的机械手臂断掉了,掉在副驾驶座上,他也倒在了方向盘上。

    而喷池上的雕饰正摇摇欲坠的倒向他们,冷冽发现,将轻飏和南宫炑两人推走;继而,雕像压中他的背部,一口鲜血喷出,没来得及睁眼看看南宫炑就晕过去了。

    轻飏,他,也耗尽了……最后一丝生命。

    这一场突发的意外,因为有他们,南宫炑才没有受到一点伤,但她亲眼目睹这血腥的场面,还有用命护着她的轻飏和冷冽不知现在是否活着……

    她的世界,这一次,是真的塌了!

    ……

    听到巨响,还有南宫炑崩溃到极限的大喊大哭,南宫辰才惊慌的挂断电话,从走廊里赶出来。

    “炑炑!!!”

    在跑出来时,他心里就做过最坏的打算,但没想到,这一场面比预想中的还糟糕;

    孙浩隐约听到南宫辰急喊的声音,同玄璟等人纷纷出来。

    “冽!”

    “轻飏!”

    “哥!”

    “冽,我的孩子!”

    “冽!”

    “啊,冷少,冷少,冷少……”

    粉丝们失去理智在尖叫着……冷母和漆雪一见到就直接晕倒在地,围观的众人被南斯等人挡住,不让任何人靠近!

    孙浩和玄璟上前,压制住所有情绪,即刻采取急救措施。

    “救救他们,救救他们,救救他们……”南宫炑神志不清的重复说着这句话直到昏睡过去;南宫辰紧紧的抱着她,安慰她。

    很快,救护车赶来……

    当南宫炑醒来时,是在病房里,她身边暂时没有人在,想着一定是冷冽、轻飏他们情况不好。

    南宫炑回想着此前发生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连拖鞋都穿不好,怎样都穿不进去,最后索性光着脚跑到手术室,她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在转角处停下。

    孙浩和玄璟刚好从手术室出来,但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却没有熄灭,室外等着的冷夫人和冷先生、轻氏夫妇和漆雪,还有南宫辰等人。

    孙浩脸上的表情,这表情,正是病人抢救不过来的那种表情,“他们……”面对手术台上躺着的好哥们,孙浩无法把结果说出来;

    还是玄璟,玄璟把话接下去了,“他们生存的几率很微小,我们都做好心理准备吧!”

    玄璟说完,来到轻氏夫妇的身边安慰着,冷夫人接受不了,发了疯一样抓着孙浩质问:“你没尽力吧,他,不是你的好哥们吗?你救救他啊!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冷氏什么都有,只要你能救救他!”

    南宫辰上前一把将孙浩拉到自己的身后,毫不客气的回怼冷夫人,“他是医生,还是您是医生,您这么能耐,您进去救啊!”

    一向对长辈彬彬有礼的南宫辰居然对她这般无礼,冷夫人气不打一处来,继续刁蛮无理道:“哼……哈哈,南宫家的人居然这般无礼没教养,难怪会护着一个祸水,你还有你们南宫家都好不到哪去!”

    “少说点……”,冷先生见她口出狂言,便拉了拉冷夫人,让她别再说了。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知道吗?就是他护着的那个祸水害了我们的儿子!现在倒好,自己闯祸了就躲起来,我告诉你,要是我儿子救不回,我一定会用尽所有手段让那个祸水为此付出代价!”冷夫人怒吼,两眼直瞪着南宫辰。

    “你试试看!”南宫辰上前逼近冷夫人,“我看要付出代价的人是您吧!”

    “你……!”

    “够了,别再吵了,现在该想的应该是怎么救他们!”

    一向温和斯礼的轻伯父都看不下去了,一声震吼让所有人都闭嘴了。

    躲在转角处的南宫炑已泣不成声,幸好,这时……她想到了一个人。

    她抹了把眼泪,跑到无人的露台上,大声叫着,“曼陀炑,曼陀炑,曼陀炑……求求你,快出现!”

    “别叫了,我一直在。”

    “你一直在?”

    “是!”

    “你不是说过我有危险的时候,你会出现吗?那为什么之前又没有出现!?”

    “你先后遇到的这两次危险,我本是要出手的,但有人比我早一步为你挡下了。我的神术只对你有效,除你之外,我并不能化解他人的危险。”曼陀炑再补充,“你也别太自责了,这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命路。”

    “那……你能救他们吗?”

    曼陀炑沉默不言。

    “求你了,救救他们,让我付出什么代价交换都可以!求你了,求你了,求求你了!”

    曼陀炑还是沉默不言。

    “难道,连你也救不了吗?”南宫炑灰心丧气的喃喃道。

    “只能活一个。”安静的空间再次响起曼陀炑的声音。

    “什么意思?”南宫炑的眼光刚有些光,后又暗掉了。

    “在人间,能承得住我神力的只有你和与你呆的时间最长的人。也就是说,他们两人谁与你呆的时间最长,谁就能借我的神力活下去。”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真的,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没有。”

    不救,两个人都活不了,救,只能活一个,那就是说冷冽能活下去,轻飏就……这是什么破选择……南宫炑忽然又想到什么?

    “那如果我现在开始是一直呆在另一人身边,他活下去的希望会不会变大些?”

    “没试过,不过,你可以试试。”

    “好,那你说,需要我做些什么?”

    “我这边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你尽管去做你要做的事。你也别有负担,我之所以这么做,皆因你我有缘。”

    “谢谢你,曼陀炑。”

    “你的谢意,我收下了。对了,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今日过后我该回去了。”

    “你要走了吗?”

    “嗯,时候到了。以后,靠你自己了。”

    “那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有缘会见到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