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我本太初 > 第10章恢复生机
    “这老太婆还活在古代吗?不知道现在纸币都已过时,成了网络支付的天下?”

    师兄虽然是一个道士,却也紧跟时代的步伐,见鬼婴婆婆藏的这三根金条,很是诧异地说道。

    虽说听鬼婴婆婆说她有三根金条,就很是让人震惊了,现在三根金条真的出现在你眼中,这种视觉冲击让我和师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师兄说完,就抱起这黑木盒,起步说道:

    “今夜诸事已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师兄,那鬼婴婆婆的尸体还在那里呢,就这样回去不管了?”

    见师兄好似忘了,又或者根本压根就没想管这尸体,我赶忙出口询问。

    “倒是忘了她了,本来应该找个无人之地让其归于自然,可她身上全是尸毒,只能烧了。”

    师兄说完,再无二话,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扔向那鬼婴婆婆的尸体,潇洒地转身。

    只听“扑”的一声,鬼婴婆婆的尸体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我有些惊讶师兄的手段,可接下来看到的景象,更是让我目瞪口呆。

    只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鬼婴婆婆的尸体居然烧了个一干二净,就连燃烧过后的痕迹都没有,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

    “这是道火,不比寻常的火焰,你不要惊讶,以后你会知道还有阳初之火,虚无之火,那才厉害呢,赶紧走吧,寅时已过,再过一会儿天就亮了。”

    师兄刚说完,村子里各家各户的公鸡便开始打鸣,叫声此起彼伏,好像再比谁的声音大,又好像再为某事而庆祝......

    我和师兄悄悄摸摸的回到家里,便钻进了我的房间,怕吵醒我爸妈,灯也没敢开,衣服也没脱就赶紧睡下了。

    这半夜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此刻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不一会就睡着了。

    睡着之后,我做了好多的梦,梦见北泉里跳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女童,对着我甜甜的笑着。

    梦见我在一个古代的宫殿里喝酒,周围空无一人。我想离开,却总找不到门在哪里。

    最后梦见鬼婴从柳树叶里钻出来,对我龇牙咧嘴地笑着,接着,鬼婴婆婆满脸鲜血地向我走来,要找我报仇,我一下子被吓得惊醒过来,满头大汗,心有余悸。

    醒来之后,发现是一个梦,我不禁松了口气。

    转过头看向窗外,已日上三竿,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照在我脸上,有点耀眼,我用手挡住阳光,心想怕是已经八九点了,所以赶紧准备起床。

    要下炕时才发现身边的背子叠的整整齐齐,棱角分明,明显是早上才经过精心折叠的。

    夏天的夜晚,气温较之白天虽然有所下降,可依旧酷热,除非阴雨天,不然晚上睡觉根本用不着被子。

    炕上的背子都没拉开,可一对比,我背后的背子明显萎靡不振,东倒西歪的。

    穿上鞋,胡乱整理了一下炕上的床单,正准备出门时,我突然想到昨晚的金条,所以赶紧环顾房间。

    最终,在衣柜下面,我看到那黑色的箱子静静躺着,又摸了一下口袋,一片绿油油的柳叶完整的出现在我手中,并没有因为睡觉的碾压而出现一点儿残缺或褶皱。

    走出房门,阳光透过院中的核桃树在院子里形成一个个光斑,左右摇晃。

    厅房里传出父亲爽朗的笑声,树上几只鸟儿也随声附和,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一阵微风袭来,清爽微凉,很是舒服。

    我感觉神清气爽,心想:

    昨夜的事情真的不是一场梦,我做了我该做的,其余的事情,只能交给时间,我的村子自会恢复往日的生机。

    走进父母的房间,只见父亲和师兄相对而坐,父亲满脸笑容的说着什么,师兄安静地听着,脸上也挂着一丝微笑。

    见我进屋,父亲停住了话头,说道:

    “小零啊,你怎么才起床啊,要不是你师兄不是外人,定让人家笑话,我这会儿正给你师兄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呢。”

    “那有什么可讲的。”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心想父亲肯定又再讲我小时候学电视上情节,到山洞里找武功秘籍的事情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师兄一脸玩味地看着我,笑着开了口:

    “看来我以后得叫你江大侠了,还请江大侠多多指教。”

    听着师兄的调侃,我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连忙转移话题道:

    “爸,我妈呢,去哪里了?”

    其实我也有点儿奇怪,我父亲今天怎么没有去下地,现在农活正忙,难道他为了偷懒,让我母亲一个人下地,自己反倒和师兄在这谈笑风生。

    “村儿里你王婶儿的儿媳妇,也就是财宝那小子的媳妇今天生孩儿,你妈去帮忙了。”

    父亲解释完,脸上的笑容也随之不见了,一脸沉重。

    父亲说的财宝全名叫张宝材,可能他父母想自己的宝贝孩子成才的意思。

    可后来也不知道谁给起了个外号叫财宝,大家读着挺顺口,索性给人家把名字的次序颠倒,直接叫财宝了,就连她妈也叫他财宝。

    财宝的父亲在他三岁时就生病去世了,他比我大三岁,有些木讷,念小学时还一直留级。

    在他留了三级后,我和他到了一个班上,所以知道他的全名。

    我没想到财宝已经结婚,并且已经马上就要有孩子了,一问父亲才知道财宝读到初二就再没去读书,开始帮她母亲下地干活了,去年中秋节结的婚。

    我心想他倒是一刻也没耽搁,从他结婚到现在也就刚好十个月啊!

    正在我胡思乱想时,母亲的声音从大门口传了进来。

    “生了,生了,生了个带把的!”

    母亲的嗓门本来就比较大,又加上比较激动,我估计别说房间里的我们三个,估计离的有些距离的左邻右舍怕是也没有听不见的。

    父亲一下子从凳子上弹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院子里走去,我和师兄也随后走出了房门。

    只见母亲有点气喘,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渗出,可脸上一脸惊喜之色。

    “已经生了吗?孩儿......正常吗?”

    父亲赶紧问道,声音中都有些颤抖。

    母亲自然懂父亲的意思,不过她却白了父亲一眼,没有接话,反而走进厨房,拿舀水的大铁勺舀了一勺子水缸里的凉水,走出厨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父亲更是心急,可母亲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水,才缓缓开口说:

    “我嗓子都冒烟了,也不给我喝口水,孩儿正常,看着都有七斤左右了,哭的可大声了!”

    父亲还待说话,几个离我们近一些的叔叔伯伯从我家大门鱼贯而入,打断了他的话。

    这几位叔叔伯伯估计也听到了母亲大嗓门喊出的话,一进门就七嘴八舌地问了和父亲差不多意思的话,母亲笑呵呵的给她们又开始讲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师兄,师兄朝我笑着点了点头,我也笑着回应了他。

    虽说昨夜对我来说惊心动魄,可此时能看到父母和邻居们脸上的欢喜之色,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