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荒圣夜宴图 > 第六十二章 修罗鬼城 圣子云阁
    修罗鬼城,一处僻静的客舍。

    嗡!

    浅浅的青龙虚影盘卧,田伯文满身的剑痕在青藤仙草的精神力治疗下,勉强剔除了剑的碎片。

    血迹斑斑的田伯文双目紧闭,气息紊乱,一颗拳头太小的魔鳄黑暗水晶在他头顶三尺处漂浮着,黑芒将他紧紧地笼罩,犹如黑色的圣光滋润着他受伤的残躯。

    而在他眉心处的精神气旋中,有一道虚影般的神魂盘坐,看起来有些虚浮,看来,剑气的冲击已经伤到了他的精神神魂。

    如果不是黑暗水晶中蕴含浓郁的生命气息,想要重新凝实神魂是非常麻烦的,弄不好会落下隐患。

    还有九心化龙竭,这既是魔鳄化成鼍龙的一道契机,也是良好的疗伤灵药。

    自从青藤仙草将九心化龙竭提纯成一滴滴精纯的灵液,红色的光芒就在他的身体上流窜,泡在灵液中的田伯文,精神神魂越加得凝实,身体的伤势也在灵液的滋补下,缓慢的愈合着。

    那黑暗水晶散发出纯粹的黑暗生命力越加的浓郁,波荡的涟漪光圈,将田伯文的精神神魂罩住,洗涤着其中的杂质。

    这时,黑暗水晶中剥离了一缕源气融入他的神魂,本来就凝实的神魂突然精神力四射,波动的精神冲击更加具有破坏力。

    “这精神力的修炼,果真难啊!”

    缓过劲儿的田伯文活动了下筋骨,想想以后到了天阶凝聚灵魂力量时,其中的莫名痛苦,有些不言而喻。

    “难?”青藤仙草没好气地质问道,“臭小子,你的小命都差点没了,如果不是运气好,本仙草只能替你收尸了。”

    “额……”

    田伯文翻了个白眼。

    “我不就是想试试那个老家伙到底有多牛掰。”

    青藤仙草无语的斜了一眼,嘿嘿一笑,说:“恐怕是有些人想当护花使者吧!”

    “呃……”

    田伯文有点尴尬,果然大家都是老油条,不好糊弄。

    “不耍嘴皮子了,我要马上赶到修罗鬼城,不然,就错过了开启的时间了。”

    谁知青藤仙草一听,翻得白眼更是溜圆,有点布满地嘀咕道:“臭小子,我们已经在修罗鬼城了。唉,如果不是为了给你疗伤,本仙草差点被鬼城的老家伙察觉了。”

    修罗鬼城,即便在整个山海大陆的西荒都是颇有名气,不仅因为它是与冥狱接壤的主要关隘之一,更是一方顶尖的势力,因为城主是震惊八荒的强者。

    自从,镇守的修罗城主失踪后,冥族就开始蠢蠢欲动,意图撕开结界大阵的阵口,攻入人界。

    这些年来,修罗鬼城借助修罗战场衍生的修罗之境的声名,在不断地壮大,到了如今的规模,恐怕整个西荒也没有人敢轻易挑衅。

    尤其是每当修罗之境有打开的迹象时,这里就会成为整个西荒的焦点,因为修罗之境是由洪荒时期众神大战的修罗战场溢出的神力孕育而出。

    虽然山海大陆有八荒之地,但是相隔万里,各成一方世界,除非异族来袭,各荒向来很少有所交集。

    “不错啊,好霸气的修罗鬼城。”

    田伯文慢悠悠地走在城中,望着那城内的景观,他忍不住暗暗发出惊叹,大荒国虽然离这里很近,但相比起来就显得小巫见大巫。

    “废话,这可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青藤仙草缓缓说:“这可是继众神之战后,人族强者设下的圣级封印,才将凶悍的冥族勉强挡在西荒境外,最近几百年,封印之力消退,冥狱恐怕有所行动了。”

    整个鬼城大多数都是进入修罗之境羽化境和元初境的御灵强者,当然也少不了相同实力的符篆师和炼气士。修罗之境诞生的神力规则,只允许天阳境以下实力的强者进入。

    强大的符纹法阵结界遮盖整座大城,看这股强横的符纹波动,毁天灭地,甚是惊骇,绝对是好几位实力惊人的符纹将共同联手打造的。

    修罗鬼城能够在冥族强者的暗杀和破坏条件下千年屹立不倒,底蕴肯定不弱。

    哗!哗!哗!

    剑雨凌厉,噼里啪啦。

    这时,四周沙沙作响,强烈的煞气犹如无形的刀刃刮得众人不敢向前,尤其是他恐怖的天武境的真气能量,再然后,就是一道黑色人影,像幽灵一样走了出来,速度很快,就像闪电。

    好熟悉的气息,可是有不太对,仿佛相识了十几年。那是一名黑袍青年,背上一柄黑色的重剑,在他裹得严严实实的炮子下,一双熟悉的眼神,让田伯文至今难忘。

    青藤仙草淡笑道:“又是一个双修的天才。”

    “是你……”

    田伯文见到他顿时灵力呼啸,气海疯狂涌动,如果不是胜于常人的定力,早就挥起霸道的玄冰铁拳揍上去了。

    咚!

    黑袍青年步伐依旧稳健,而且,他走过之地,无论是围观的路人,还是街道的建筑都裂开了一道轻微的剑痕。

    黑袍青年的剑意,先聚势、后入微,最终,踏入人剑合一,人既是剑,剑,就是人。这就是炼气士剑修的可怕。

    “没想到,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了。”

    田伯文望着他那双阴翳的眼睛,眼神变得极为凝重,后者身上传来的剑弑,比他悟出的荒之剑弑更加可怕,让得田伯文的全身皮肤都在刺痛,显然,黑袍青年的实力高德可怕,俨然是圣子级别。

    那黑袍青年缓步而来,就像一柄索命的剑,剑气奔腾,一步一步向田伯文这边走来。

    “想动手吗?”田伯文暗暗咬牙切齿道。

    但是,黑袍青年只是顿了顿,眼睛射出的光芒让田伯文都感到心悸。光芒虽有无形的杀意,但充满了一丝戏谑和玩味。

    于是,他转身离去,气氛一时间又变得寂静了下来。

    “可恶,咱们走着瞧……”

    修罗鬼城的核心中央有一座圣子云阁,很多西荒各国骄子都会到这里云集,大荒国除了四大顶尖的宗门势力,就是皇室子弟,田伯文早就想看看皇室的实力。

    田伯文沿着街道而行,最后来到了最繁华的区域,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座极为巍峨挺拔的阁楼矗立。

    阁楼灵气充沛,金碧辉煌,装饰之物都是释放各种彩光的五阶兽晶,气势磅礴,居然还有天阳境强者的气息。

    而那楼阁的上方,就有一块天外玄铁打造的匾额,上面是个金字是龙飞凤舞,还蕴含了一股强大的灵魂力量。

    “圣子云阁。”

    优美的小篆就像烙印的天才傲气,光芒万丈,毕竟在西荒同龄人之间能够排得上号参加修罗之境的,都是人中翘楚,普通人肯定只能望而生畏。

    如果不是李莫邪在道城符篆师公会留下的精神印记,田伯文压根不想来到这种是非之地。

    就在田伯文准备踏入云阁时,突然一道符纹狂风掀来,瞬间就将田伯文弹退了数十步。

    “来人止步!”

    原来是一个穿着炼器士服饰的青年,只见他一脸傲气,精神力强横,见到平平无奇的田伯文肯定不感冒了。

    “我是圣子云阁的管事张昊晨,此楼,非参加修罗之境的不准许进入!”

    冷,是冷漠的语气,是傲气的韵味。

    “你这么知道我不是参加修罗之境?”

    张昊晨鄙视得暼了暼看起来普通的田伯文,嘴角勾起了夸大的弧度,不屑之色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冷冷一笑,掉头准备转身离去。

    “来,快来看啊,圣子云阁最年轻的管事又在欺负人了。”

    顿时,周围路过的旁观者和云阁高楼上将目光投在田伯文的身上,看着田伯文只有二重羽化境的灵力居然想要进入圣子云阁,顿时充满了嘲讽和玩味。

    其中,还有诡异的黑袍青年,玩味的武归克。

    被众人像猴子一样注视着,田伯文脸上顿时拉黑,本来就一肚子气没处撒,这家伙又来羞辱自己,顿时眉头皱起了一个大包。

    “靠,欺人太甚了。”

    虽然田伯文早就猜到有可能出现会这种情况,只是他没有料想到,这个云阁的管事如此目中无人。

    “可恶!”

    “今天我就进去让你瞧瞧。”

    青色寒气顿起,灵力奔腾,冰爪呼啸,凛冽的青色寒气缭绕着锋利的青龙爪,凝成了蚀骨的极致之冰,迎上去就是一劈。

    张昊晨眼疾手快,反手凝结的精神巨印挡住了暴戾的龙爪,眼睛里射出森冷的杀意,吼道:“找死的废物,小爷成全你!”

    “炼铁手。”

    只见强烈的精神屏障出现,张昊晨精神力犹如刀子雕刻一样,迅速在法器上加持了一道复杂的符纹,顿时,法器光芒四射,放出的黄风中却有一股侵蚀之力。

    符篆师中的炼器士对付起来就是麻烦,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在法器上刻上复杂的毁灭符纹,加持法器的破坏力。

    可惜,田伯文也是炼器士,对于一些炼器士攻击的缺陷,略有所知。

    “龙爪寂灭。”

    田伯文双手龙化,涌动青色的灵力,疯狂的从田伯文的身体里爆发出来,而他的步伐也是在此刻暴射而出,一个闪现,便是出现在了张昊晨的前方。

    “凝!”

    张昊晨反应很快,伸手结印,磅礴的精神气流覆盖在他那座凝结的精神巨印上,印记在符纹法阵的加持,形成了一圈圈能量冲击波。

    “玄印杀!”

    “青龙苍穹爪。”

    田伯文锋利的青龙爪神威大盛,凌空一劈,渗透的寒劲破碎了空气。甚至,在他那锋利的十指上,青色的龙鳞也是浮现了出来,泛着幽光,攻击力更是猛烈。

    黑袍青年依旧面无表情,他看着田伯文凌厉的攻势,不咸不淡地自语:“有点意思。”

    “元气拳。”

    张昊晨脸色大变,遮天的灵力巨爪让他有了震慑,雄浑的精神力直接爆发出来,更是毫不留情的一拳轰了过来,田伯文让他今天吃瘪,张昊晨甚是恼怒。

    嘭!

    在那众多的目光下,一拳一爪凶悍地轰击在了一起,顿时能量倾泻,精神力量和龙爪冰花到处四溅。

    “噗……”

    在气浪滚滚消散之时,张昊晨喷出了一口闷血,直接被田伯文一脚踹开,径自走了进去。

    “看来,你这六级的符篆师也不咋的嘛!”

    随即,田伯文大摇大摆地走进云阁门槛时,也不忘冷冷地嘲讽一下盛气凌人的张昊晨。

    “这个年轻人好厉害,居然打败了张昊晨?”

    “都是参加修罗之境的,实力肯定强悍,不然,不是给冥族送人头吗?”

    “……”

    围观的众人眼里都是惊骇之意,他们两人对碰的瞬间,无形的强悍力量,汹涌澎湃。田伯文的那一爪,凌空一击,绝对不是一个羽化境初期的御灵师所有的,田伯文更像一个隐藏的高手。

    “哼,愚蠢的废物!”

    黑袍青年冷冷扫了一眼重伤的张昊晨,气呼呼地转身离去。

    倒是,三楼拿着翠玉雕琢的酒葫芦的青年,甚是英俊,一身熏人的酒气却是与他的本性不太相符,微微一笑,道:“这位兄弟有脾气,真让人佩服啊!”

    如果,田伯文听到他的赞赏,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醉酒潇洒的青年正是天荒宗的第一天才。

    风皇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