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荒圣夜宴图 > 第二章 山海大陆 赤贯天星
    “哈哈哈……”

    突然苍穹顶上黑雾弥漫,邪气滔天,妖音嗷嗷,整个山海大陆顿时沉浸在黑暗恐惧之中。

    “咻……”一个周身邪气的龙角蛇身的九头怪物出现在大荒中央,魔气滚滚,龙吟阵阵。

    “妖族相柳,你不是被主神消灭了吗?”这时预先赶到的山海大陆的强者纷纷惊惧道。

    “哼,想消灭本座,痴心妄想。”

    相柳龙目迸溅出星星寒光,张牙舞爪,巨大的蛇身恶臭翻腾,可见他对被主神虐死这件事怀恨在心。

    山海大陆的强者越聚越多,但相柳毫无畏惧,他龙目扫视大荒世界,发现自从玄天之战后,山海大陆的秩序和法则已经发生了变化。

    他贪婪地舔舔干裂的嘴唇,大笑道:“就这个世界的稀薄源气已经不足以产生神级强者了,本座还有何所惧?”

    的确,自从妖族、魔族、冥族、巫族和人、神一战,各族神级强者纷纷陨落,导致天地秩序、阴阳法则发生重组,山海大陆的源气变得稀薄。

    “哼,就算秩序轮换,不过相当于至尊境的蝼蚁,瞧老夫怎么撕了你。”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运转周身灵力,现出法相金翅鹏雕,双手化为撼天神爪,犹如流光星射,转眼间飞奔相柳,可怕的劲风掀扯天地,吓得实力弱的御灵师慌忙撤离攻击范围。

    开始风滚云涌,万物抖颤,突然间风平浪静,烟消云散,刚才霸气的老者已经无影无踪。

    相柳舔了舔腥红的嘴唇,喃喃笑道:“不自量力的家伙,不过肉不错,可惜太僵硬,嫩点味道就更不错。”

    他双目望着山海大陆的八荒天际,冷冷地说,“人族圣者快到了吧,不陪你们玩了。”

    “二十年后,就是人族毁灭之时。”

    相柳狂妄地大笑数声,丑陋的身体变得虚无,化为一道黑暗邪光,随着龙吟隐没,消失在天地之间。

    “圣老,您为什么不拦下他?”旁边的青衣侍童不解地问。

    “虽然神级强者不复存在,但相当于圣王境的界灵强者依然虎视眈眈,即使我出手也拦不住他。其实这不过是妖族的挑衅和威胁。”

    圣老无奈地叹气:”何况只是相柳的一道分身,打散了也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可惜了金鹏尊者。”

    圣老开始为人族的将来忧心,界灵残暴贪婪,迟早会从妖域、魔窟、冥狱、巫海侵犯人界,山海大陆酝酿的阴谋气息正扑面吹来。

    “不过,谁是螳螂,谁是燕雀,还未可知……”圣老拂下衣袖,踏着祥云,天地一切又归于平静……

    思州城的西郊有座田府的别院,那是田伯文父母邂逅相爱的地方。当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进院子里时,里面早已经是灰尘遍布。

    他迅速腾出了空房,就进入了修炼。他发现自己的气海虽然已经开辟了一年多,但气海漩涡却总是吸收压榨外界的灵气。而且自己的精神感应力比平常人更开阔。

    “唉,一品灵药乌骨花,菇藤根的灵气太稀薄了,远远满足不了我气海的馋劲。”

    田伯文吸收了不少的一品奇花异草的灵气,但它的气海仿佛天生的大胃口。别人开辟气海后贮存的灵力已经接近饱和,而自己的气海好像永远填不饱。

    而且气海中有一道神秘的记忆封印,上面有晦暗的符篆纹路,它也要吸收田伯文气海中贮存的大量灵气,田伯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能感受记忆封印隐藏的熟悉气息。

    这时,当他看到着羞涩的行囊和几百颗灵珠,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当初他在田府时,修炼的灵花灵果从不欠缺,没想到自己行走匆匆,第一次离开家族,就陷入这种困境。

    算了,明天去集市上多买些便宜的修炼资源储备,田伯文想到这里,蒙头就睡了。

    第二天,田伯文早早的来到了城西的集市,这里地摊货非常多,价格又公道,各种灵果、奇花、异草应有尽有。

    “苦芝藤,枸杞红花,甜瓜娃子叶……”

    田伯文全部买下,收入蓄灵戒中,正准备转身离去,突然一双黑胖的肥手拦在他的胸前,高声冷笑道:“田伯文,没想到你居然沦落成这样子。”

    原来是骆子豪一伙人,这也算是田伯文从小揍到大的死党,他们看到田伯文如今落魄遭遇,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吐槽机会了。

    田伯文挑着轻浮的黑眉,说:“哦,原来是骆子豪啊,怎么又皮痒痒了。”

    “你这个废物,小爷现在都已经是二重灵婴境,今天就拿你试手。”

    田伯文轻蔑地一笑,他才懒得理这些弱智,踏着他那放荡不羁的步伐,转身离去。

    骆子豪发现被田伯文无视,顿时无名之火冲上眉梢,二重灵婴境的灵力涌上肥胖的黑手,极力一拳向田伯文的背心打来,田伯文立即回身躲闪,反手摔了他个狗吃屎。

    “唉,二重灵婴境也不过如此。”

    “你……”骆子豪气得一口闷血喷出,浑身无力,大声叫道,“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四五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迅速围拢上来,使出灵婴境一重的实力,劈头盖脸的朝田伯文瘦削的身上狂揍。

    田伯文虽然没有融合异兽魂源进入灵婴境,但他特殊的气海中压榨的灵力却非常雄厚,对付他们,左勾拳,右抬腿,自然几招撂倒。

    只见一只坚实的小脚紧紧地踩在骆子豪的脸上,说:“你们回去告诉田浩然,不要找一群无能废物,再来打搅我的清梦,有本事他自己来。”

    田伯文在骆子豪怨毒的眼神里,大笑着消失在他的视野,只留下他们杀猪般的痛苦嚎叫。

    此时在远处紧紧注视着这里发生一切的田浩然,听到田伯文狂傲的警告声,顿时捏紧拳头,冰冷的说:“贱种,迟早会让你死在我的手上。”

    田伯文今天特别爽,总算出了一点心中苦闷的鸟气。

    他从蓄灵戒中取出今天购买的众多一品灵药,嗅着淡淡的灵气芳香,使他的气海产生了莫名的兴奋。

    正在田伯文进入冥想修炼时,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别院四周的动静。而且每当他精神膨胀时,远处百里外的幻魇古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默默注视着他。

    当一切事件正在潜然默化进行时,突然夜空上坠下一颗妖红色的火星,轰进西荒的大荒国,山海大陆顿时惊起一声爆响,震荡余波摄人心魂。

    这时,一个俊俏的青年人从天际妙步飘入苍穹,圣王境的灵力倾泻出体,他望着火星坠落消失的西荒,感叹道:“赤贯天星横空降临,必有轮回大能已经揭开他尘封的命格。”

    第二天,年迈的风主事偷偷带着许多灵药来看望田伯文。他依旧是那么慈祥,让田伯文的心中感到了一丝温馨。

    “风爷爷,您来了。”

    “小少爷,你瘦了。”风主事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都怪我没有尽力劝阻大夫人,不然小少爷也不会吃这么多苦。”

    “我不怪你,大娘向来都是独断专行,生性好妒。”

    这时,风主事取出一枚蓄灵戒,慈祥的面孔突然变得严肃,说:“小少爷,这蓄灵戒里有一样兵器,希望日后能够助你。不过,如果你的实力没有达到太域境,请不要使用它。”

    “否则,你将成为众矢之的,无数强者会与你为敌。”

    看着风主事神秘而严肃的表情,田伯文用力地点点头。

    其实,风主事的身份非常神秘,田伯文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只知道当年他伤势惨重,是田伯文的母亲救了他。

    田伯文不知不觉在西郊别院里住了半个月,他的气海经过这么久的灵药淬炼,压缩的灵力光团堵在气海,田伯文敢肯定,只要自己获得异兽魂源,他的灵力会直接踏入灵婴境巅峰。

    感受着自己气海灵力的饱满,灵力吸收逐渐缓慢,田伯文心里暗自喃喃道:“看来,我要马上去捕杀异兽了,不然压制下去会出问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