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荒圣夜宴图 > 第一章 曦皇荒圣 田少离家
    荒圣:

    烟雨平生,画楼柳畔,八荒会晤,中洲邂逅,遂怦然心动。余闻卿人心慧质,私心窃慕照乾坤,尝于夜雨凄风之夜,无不思聊对镜花而叹也。挚手携老之心唯日月可鉴,天地可昭,愿永伴于卿!

    曦皇

    ……

    苍玄天,人族第一神级强者荒圣与曦皇新婚之夜,山海大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动。

    “曦皇,为什么你要背叛我?”

    男子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嗔怒,说:“原来你是巫族人。”

    “哼,荒圣你别怪我,五族的生存比任何感情都重要。”

    一个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的女子,冷冷地说,“包括……我们的爱情……”

    “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长地久,我命由我不由你,万年轮回之后,我荒圣必会一雪前耻……”

    “哈……”

    山海大陆洪荒时代,妖域、魔窟、巫海、冥狱、精灵谷入侵人界。

    各族神级强者约战修罗战场,战斗惊天动地,场面气骇山河,最终人族神级强者祭出神器乾坤吞天图,吞噬了所有的神……

    虽然各族神级强者陨灭,但是各族圣王境的高手仍然对人界虎视眈眈。各族之间与人族的宿怨,不可能轻易的化解。

    平静的夜空中划过一抹璀璨的彗星,坠入大荒国境内,震响了整片区域,惊起万兽狂躁。这时,一个带着天命的孩童降世,天地一切又归于平静。

    遥远的天外天,一位冥坐的白发老者,望着彗星落入的地方,轻轻掐指一算,有点惊讶地说:“没想到,人族的这场浩劫终究是躲不过。”

    “是啊,天命之子降世,异界之恶轮回,万年前的大战要开始了。”旁边另一个赤发老者缓缓说道。

    “过几天就是各位圣王周天论道,希望大家能有些好的建议。”

    ……

    十四年后,大荒国的一座偏僻的主城——思州城。

    “小少爷,你在哪儿?”

    “风爷爷,我在这儿呢。”

    他浓密的墨眉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长的微卷睫毛下面,有着一双像清露一样明亮的眼睛,此时津津有味地读着一本古书。

    当他读到有关介绍“御灵师”的片段时,眼睛忽然一亮,这可是山海大陆最受欢迎的武修之一了。

    何谓御灵?就是通过捕杀天地不同属性的异兽,夺取异兽的本命魂源,契合灵觉中开辟的气海,凝聚战灵,进阶法相。

    修炼一途从灵婴境、命宫境、羽化境、元初境、天阳境、太域境、玉虚境、帝君境、至尊境、圣王境,直至真神境界,成为傲视苍穹,遨游鸿蒙的强者。

    他轻轻地合上书,暗叹了一声,说:“真厉害啊,我也要像他们一样成为巅峰强者。”

    田伯文如今已经开辟气海,只是碍于没有合适的异兽本源,不然早就踏入灵婴境了。

    捕杀而死的异兽,怨念极强,如果有人融合异兽的本命魂源的契合度不高,属性相克,就会产生反噬气海的风险。

    异兽魂源的品质并不是看斩杀的界灵异兽实力大小 ,而是看本命魂源的颜色(红色为神品,黑色为圣品,紫色为天品,黄色为玄品,白色为灵品)。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虽然饱经风霜,但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慈祥的说:“小少爷,大夫人找你。”

    “找我?”他迅速皱着眉头,心里有点不安的暗想,她害死我的母亲,现在终于要向我下手了吗?

    他清晰的记得,那天弥留之际的母亲,无奈的眼神,垂暮的面孔,最后一口气,都在劝他要在忍耐中活下去。

    这个少年是思州城城主田雄最小的儿子田伯文。思州城位于冥狱和人族的交界处,田雄虽有妻儿成群,但为了守卫疆域,无暇顾及,家中大小事务全部交给了善妒的大夫人。

    “好,风爷爷,您先去通知大娘,我随后就到。”

    素衣白发老者恭敬地退了下去。

    田伯文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自语道:“母亲,儿子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他换了一身白衫,更加英俊倜傥,慢步来到大厅,大厅中聚满了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他鄙夷地扫视他们一眼。

    此时他看见衣装华丽的大娘正坐在家主高位上,满脸娇贵傲气。

    “大娘,你找我。”

    她勉强的挤出一抹笑意,说:“伯文啊,如今府里扩修,只能委屈你搬到西郊暂住一段时日。”

    “大夫人,这不好吧,小少爷身体虚……”

    “嗯……”大夫人瞪了风主事一眼,声音非常冷,语气特别寒冷,她娇红的嘴唇,微微一翘,仿佛府中一切事物都要听从她的指挥安排。

    风主事只能无奈地住口。

    “好。”田伯文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这时,一个天庭饱满,面如冠玉,举手投足间处处散发着一种雍容华贵气质的男子走了出来,他就是大夫人的儿子田浩然。

    田伯文对他非常厌恶,从小受到他的虐待,又时常贬低自己的母亲。而田伯文的母亲只是丫鬟出身,只能一忍再忍。

    田浩然冷笑道:“贱种,不过就是丫鬟所出,装什么清高。”

    “田浩然,你侮辱我就算了,请不要羞辱我的母亲。”田伯文炯炯的眼神中燃起了炙热的怒火。

    “贱婢……”田浩然故意拉长声音,嘲讽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田伯文捏紧的拳头,恨不得一拳揍在田浩然高傲的脸上。但见他双眼不屑中掺杂着小小的期待,他迅速恢复了常态。

    田浩然如今已经是一重命宫境的御灵师,而自己才刚开辟气海,如果一时冲动,正好落进大夫人和田浩然下的套。

    “辱我者,我必十倍还之;辱母者,我必万倍偿之。”

    “大娘,田浩然,我田伯文还会回来的……”田伯文狠狠地扫视他的大娘和田浩然,洒脱的转身离去。

    田浩然嘴角不屑的微微勾起,哼,田伯文,我等你。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