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 第三百七十九章谁更有身份
    秦齐一偏头,望着秦叶,丝毫没有恐惧他的眼神:“怎么,你是想让我陪着你爷爷躺在这里吗?我横竖也是你的表叔公,秦叶,记着你的辈分!就算你爷爷倒了,秦家也还是个大家族,容不得你放肆!”

    他的这副口吻,周以沫禁想起那高高在上的皇上,总以为自己是老大,不可一世。

    秦家能够在s市呼风唤雨,除了老爷子的能力以外,其庞大的枝叶也是s市人不敢造次的原因之一。

    秦家最初是小小的家族,同为姓秦,秦家人骨子里的狠劲以及睿智的头脑,几乎是一脉传承的良好基因,在老爷子这一代,开始,一个个秦家子孙在s市披露头角,渐渐打造出秦家如今的盛世。

    哪怕倒了一个老爷子,还有秦齐这一老辈在,还有秦齐底下的儿子儿媳在,秦家这个大家族,垮不掉。

    秦青林终于站了起来,“表叔,我承认当年是我荒唐,但你老家人以秦家长辈自居,该知道,月玲才是我的合法妻子,而小叶是我的长子吧。刚才你的那番月玲不是秦家人的谬论我真的是糊涂了。”

    秦齐狠狠的瞪了秦青林一眼,“你这没出息的,陈月玲是你的妻子,为什么不将陈氏交给你管反而交给她儿子?”

    秦青林不卑不亢的说,“小叶是我跟月玲的儿子,交给他有问题?”

    听着秦齐的话,秦叶也没有着急,反过来用戏谑的口吻,睨着秦齐道:“表叔公?你不说,我还真没记起来你是爷爷的堂弟,秦氏垮下的时候,你这位堂弟又在哪里?”

    眼神朝秦后面挪动,他看着秦齐的儿子,也就是在秦家找茬的表叔,冷声道:“这位表侄又在哪?在老爷子需要人拉一把的时候,你们可有人帮过他?”

    当初秦氏被秦风推翻的时候,他们连个屁也没放,就差没给老爷子雪上加霜了,这会儿突然就端起了长辈的身份,跑出来压他,心里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他不会不知道。

    秦齐被秦叶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赶紧躲开视线,假装看不见。

    不知为何,这个模样的秦叶,会令他想起那个叱咤风云的表哥。

    秦叶嗤笑出声,望着秦齐,冷冷地开口:“今儿我敬重你是老人,是长辈,我才由着你把话说完,要是你想做些什么,抱歉,我可能没有爷爷的肚量,能够由你们在这撒野!”

    撒野二字掷地有声,面对老态龙钟的秦齐,他没有丝毫的怯意。

    一旁的陈月玲忙往儿子身旁一站,拉着秦叶的手,同样紧盯着秦齐。

    蔡家明蒋文轩见状,纷纷起身,站在了秦叶的身后。

    还跪在蒲团上的周以沫也不好再跪着,不管秦叶说什么做什么,她都无条件支持。

    于是,她一撑蒲团,站起身来,眼神虽不够锐利,却也是紧盯着秦齐。

    看见秦家起内讧,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均是到抽了口凉气,面面相觑,思索着该不该悄悄离场,以免惹火烧身。

    秦齐还没发作,突然一张熟悉的嗓音在灵堂外响起:“没大没小的,难怪会将老爷子给气死呢。”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往灵堂入口望去,只见白娇穿着大衣,踩着一双高跟鞋踏进灵堂。

    她身边紧挨着搀扶的,是秦风。

    再往旁边,是周以

    倩,披着麻,戴着白花,站在秦风身侧。

    陈月玲盯着白娇,表情瞬间凝固:“白娇,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敢出来了?”

    被赶出秦家,白娇就像解开了封印的妖魔,再不用顾忌任何人,嗓音尖锐地说:“你一个被抛弃的黄脸婆都敢出来,我为什么不敢出来?”

    不再像从前那般,顾忌着这个那个,现在的她说起话来没有任何的客气之意。

    “你!”陈月玲真给气到了,好半天提不上气来。

    秦叶冷眸一沉,脚步往陈月玲身前挪了半步,将她挡在身后。

    一如既往的嫌弃,他冷冷地说:“白娇,秦氏为什么会乱成现在这样,你们母子心知肚明。虽然爷爷不在了,但不代表我这个长孙,不会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

    白娇嗤笑一声,“追究我们的法律责任?秦少你倒是说说,你要怎么追究?我们可是真金白银的买下秦氏的股份,现在我们才是秦氏的大股东,至于你们谁在秦氏还有半点股份?”

    那天,秦叶可是当着那么多股东的面卖的股份,当场签的文件,就算是现在他想后悔也晚了。

    秦青林看到白娇心里就冒火,这个女人可以说要挟了他大半辈子,在父亲的追悼会上,她还来撒野,让老人家最后一程都不能走的安宁。

    她不是秦齐,秦青林不用给她面子,“白娇,你跟我们家一点关系都没有,马上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白娇冷笑,“你这没出息的男人,除了会大呼小叫的还会什么?我过来给老爷子上香,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

    陈月玲忍不住讽刺,“你以什么身份拜祭他老人家?”

    白娇盯着陈月玲看忽然就笑了,说,“这些年,谁在他老人家身边侍候着,是我,不是你陈月玲,你说我以什么身份?”

    秦青林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什么身份都没有,我是他老人家唯一的儿子,现在你就给我马上离开。”

    可能是唯一的儿子几个字戳了白娇的笑点,她忍不住放声狂笑,“秦青林,你还好意思说你是他的儿子。那你知不知道老爷子除了将大部分的股份分给秦叶之后,最后的棺材本给了谁?”

    秦青林忍不住讥讽,“给谁也不能给你。”

    白娇说,“这不是废话?但是给了我儿子小风。文件就在这里,你要不要看?”

    秦青林真的给惊到了,“这不可能!”

    白娇将文件拍在他的身上,“就知道你不相信,自己看吧。”

    秦青林还真就不相信了,迫不及待的打开,这一看不打紧,马上石化了。

    要不是老爷子在最后时刻,他一直陪在身边,秦青林都怀疑老爷子是不是的失心疯了,就算是他将股份捐出去,也不会给秦风,“这不可能。”

    白娇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你的意思是我伪造了文件?不知张律师是不是也认为是我伪造出来的呢。”

    张律师是老爷子的专门律师,这些年老爷子所有的法律文件都交给他处理,他可以说是除了管家之外,老爷子最信任的人。

    白娇的话音刚落,张律师就走了进来,“老董事长在他住院期间的确让我给他立了遗嘱,当时还有医院的院长,t大的校长两人当见证人。”

    这两个人可以称得上德高望重,他们当见证人,就算是秦青林也不敢怀疑文件的真实性,相信是真的是一回事,不能接受又是一回事。

    见秦青林不说话,白娇好不得意,“怎么,没话说了吧。老爷子如此待我们母子,过来上柱香也是应该的,再说了,小风可是他的亲孙子。”

    秦齐在一旁帮腔,“我哥一直都跟我说小风聪明乖巧,不像秦叶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希望他百年之后将秦氏交给他打理,但又怕秦叶会报复小风。现在好了,小风凭自己的本事将秦氏控制在手里,我哥走也走的安心了。”

    简直一派胡言,周以沫这才知道什么叫睁眼说瞎话。秦氏在秦风手里他老人家才会死不瞑目吧。

    白娇说,“还是表叔公道。”

    秦齐说,“秦家谁不知道我老人家?白娇,你别怕,大胆的给我哥上香,谁要是敢拦着,我第一个跟他翻脸。”

    秦叶在一旁冷冷的说,“是吗?今天我就拦了,不知表叔公要怎么不饶我?”

    秦齐没想到秦叶这么不给他面子,当着秦家这么多的老小,他下不来台,“你……”

    转身他跟一群秦家子弟说,“刚才秦叶的话你们听见了?这是欺师灭祖,目无长辈。”

    秦家的那些子弟大多数人是不敢说话的,秦叶目无尊长也不是一天两天。他的眼睛长在头顶,几时正眼看过大家?

    在场的对秦叶不满的大有人在,更有甚者早就想有人出面修理秦叶好让大家出口恶气。

    但这都只限于别人出面,他们在背后看笑话。让他们出面,给他们一百个胆子都不敢。

    见老爹说了半天没人响应,秦齐的儿子在一旁煽动,“大家不用怕,现在他不再是秦氏的总裁。”

    大家又不是傻子,不是秦氏的总裁,人家还是陈氏的总裁。还不止这些,人家跟蒋文轩合办医院,跟蔡家明合作餐饮,自己名下的公司都好几个。

    就算不是秦氏的总裁,也不比在秦氏差。让他们跟秦叶作对无疑的是找死。

    尽管秦齐父子鼓动了半天,那些人就是装聋作哑。更有甚者干脆跑过去给老爷子上香磕头,做完这些之后跟周以沫打声招呼,不动声色的就走了。

    秦风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就算秦叶现在失去了秦氏,但他之前的余威还在,看来今天他们要想在老爷子的丧事上占据主导权是很难的。

    秦风跟白娇想法不一样,白娇是想出口这些年郁结在心里的恶气。但他则更想得些实惠,见他们闹的也差不多了,这才开口,“哥,就算我是私生子,但我还是姓秦的,爷爷亲手带大的孙子,现在他老人家去了,我给他磕个头不为过吧。”

    秦叶面无表情的说,“你想给他老人家披麻戴孝我没意见,但不姓秦的人马上给我出去。”

    白娇知道秦叶在争对她,这里不姓秦的人多了去,凭什么她一人出去,“你妈跟你媳妇都不姓秦,她们不出去凭什么我出去?”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马上得到秦齐的支持,“言之有理。”

    秦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说,“她们还有在场的很多秦家明媒正娶的媳妇,都是秦家敲锣打鼓八抬大轿将她们给抬进秦家的,她们现在就是秦家的一份子,你是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