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五伦禁忌 > 018 八字朱砂判官笔
    门一开,大队的人马就开始往里面涌进来,而且一个都是面色凶恶,气势汹汹。

    只不过,从他们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汉人。

    冲进来的一大队人马瞬间就挤满了我家的院子,随后就看到了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

    那是一脸很古老的马车,赶车的车把式,穿着的衣服让我想起了干爹,因为他们的服装是一模一样的。

    马车停稳之后,有两个人站在马车左右,然后从马车上就走下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这个老头手中拿着一根木杖,这一根木杖比他还要高一个头。他在两人的搀扶中走下了马车,大步走到了院子里面。

    他满脸皱纹,看上去老态龙钟。他站在了院子中间,用眼睛环视了四周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我身上。

    “你是叫个常山?”老头问道。他的汉话不是十分的纯正,有着浓浓的骨族口音。

    “是我!”我点了点头,从这些人的穿着来看,他们应该是干爹的民族——骨族。

    “嗯!”老头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人挥了挥手,就有人过来摆上了一个火盆,然后在火盆里面点燃柴火。

    老头上前了两步,对着火盆开始默念着什么,就看见了火焰突然燃烧得非常剧烈起来。紧接着老头从身上拿出来了一块兽皮扔在了火盆中。

    那燃烧着的火焰立即就消息取而代之的是黑烟,滚滚黑烟升腾而起。

    老头站在黑烟之中,将手中的木杖举了起来,然后他从已经漆黑的夜空发出了一声大吼。

    顿时之间,我就感受四周卷起来了冷风,所有的冷风都在向着火盆之中汇聚。

    就在这个的时候,老头将手中的木杖再度举了起来,在半空中挥舞着。

    “啊……”就听得火盆中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在里面出现在了一个黑影。

    那个黑影一看老头就跪了下去,然后他们开始用骨族的言语对话。说了几句后,黑影站了起来,突然转身面对着我说话了:

    “常山,是我!”

    一听到这个声音,我的眼泪立即流了下来,这是干爹的声音。干爹也是为救我而死的。

    “干爹?是你吗?”我大声问道。

    “是我!时间紧张,你听我说,我能够救你性命!”干爹语气焦急,“你家祖上出过状元爷,当时候皇帝御赐了一支笔给你的祖上,这一支笔是八字朱砂判官笔,当初你父亲就是用了这一支笔写错了字,触犯了禁忌!你记住了,只要找到这一笔,大祭司就有办法救你……”

    干爹说到了这里,黑烟之中气息不稳,黑影说话开始断断续续的。

    “你,相信大祭司,他有办法救你……”

    黑影说完这一句话,立即消失了。黑烟也开始随着风向着四周飘散,火盆重新燃烧起来火焰。

    “八字朱砂判官笔,你能找到吗?”大祭司看着我问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八字朱砂判官笔,常山,原来这一支笔在你家!”张启云在背后发出了惊叹声,显然他是了解这一只判官笔的来历。

    “我,我不知道啊!”我摇了摇头。

    “既然在你家就不难找,你父亲应该经常用它写字!快找!”张启云立即向着父亲的书房跑去。

    等我们来到了父亲的书房中,却发现笔墨纸砚一件也没有。

    “啊……我想起来了,婆婆死的那天晚上,他说是文房四宝害了我家,赌气之下摔了砚台,烧掉了纸笔!”母亲在一旁失声说道。

    “怎么会这样?”张启云大惊失色。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活命机会,却在转瞬又失去了!

    “不会的,八字朱砂判官笔是一件法器,法器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毁掉的!或许,他烧掉的并不是所有的笔!”

    清远大师在一旁说道。

    “有道理,有道理!我们再仔细找找!”张启云连忙说道。于是,众人开始手忙脚乱的在书房里面寻找。

    可是,将书房所有能够找到的角落都找过了却并没有发现一支毛笔的影子。

    这一次,所有人都相信这一支笔是找不到了。

    院子里面站满了人,我走了出来,对已经坐在院子里面的骨族大祭司摇了摇头,表示找不到。

    他苍老的脸色瞬间布满了失望,“再找,再找!这可是你的性命!”

    “没用的!我爸将所有的笔都烧掉了!”我无力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母亲突然惊叫起来:“不是,不是所有的笔,还有一枝,还有一枝!”

    母亲突然跑进了我的房间里面,然后取出来了一个盒子。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讲盒子递给我一边说道:“这支笔以前是你父亲的,后来有了你,在你一岁抓周的时候,你中了这支笔,我就把它收起来放在你的房间里面了!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支笔!”

    我赶紧将盒子打开,果然见得里面有一支毛笔,毛笔笔杆是朱红色,笔尖漆黑,跟普通毛笔并无两样。

    “还剩下一支笔,却不知道是不是那八字朱砂判官笔!”我递给骨族大祭司看。

    他并没有从我的手上接过去,然后看着我身后的张启云和清远大师,然后用生硬的汉话说道:

    “我看不出来,你让他们看!”

    听了这话,我转身过来,这个时候张启云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他对着我说道:

    “道家的法器,讲究的是修行者以自身功力的加持!这一支笔是不是八字朱砂判官笔,只需用朱砂试一试就知道!”

    张启云说完就从随身携带的黑匣子里面拿出来了朱砂,然后将朱砂捧在手心,又将毛笔放在朱砂上一卷,口中默默念咒。

    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就看见了张启云手中的朱砂全部消散不见了,而毛笔漆黑的笔尖竟然变成了金黄色的。

    张启云见得此种情况,顿时大喜,对着我说到:“常山,这一支笔就是八字朱砂判官笔!”

    我也是心中欢喜,暗道:“我有救了!”

    “既然这是八字判官朱砂笔,那事不宜迟,快救常山的性命吧,现在距离子时不过一个多时辰了!”在我身后的清远大师大声提醒道。

    “好!”大祭司说了一句,对着身后的骨族人群说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话,就看见有人出去了,随后就有四个人抬着一个竹筐进来,在竹筐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头小黑猪。

    骨族大祭司过去,在小黑猪的耳朵上划开了一道血口,然后用碗接了鲜血,又握着刀过来,走到了我的面前,“你的血,也放在里面!”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刀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道血口,然后将鲜血放在碗里面递给大祭司。

    张启云靠近了我的耳边小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骨族的抓猪邪术,但我以前一直听说是用人做替身的!”

    听完张启云这么说,我不由得小声问了一句:“这个方法真的有用吗?”

    “不妨试一试!”张启云说道。

    这个时候,有人在小黑猪的后背上刮掉了一块毛发,然后大祭司对着张启云说道:“你,去将常山的生辰八字写上!用八字朱砂判官笔!”

    张启云闻言点了点头,走到了小黑猪的背后用八字朱砂判官笔写下了我的生辰八字。

    “常山,你记住了,等会儿,你就是它,它就是你了!只要仪式完成,它死你就能活!”大祭司说完,就要作法,却听得手中握着八字朱砂判官笔的张启云大声说道:

    “不对,这事不对,这般做,依旧救不了常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