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传奇幽影 > 第四十四章 意外的惊喜
    祖玛教主回过头来,瞪着巨大的眼睛,长久的盯住何明,然后说:

    “凭你现在的实力,和出去的两人差的也太远了,能和他们并肩作战到现在,最少证明了你的勇气,只是这份勇气,你能保持多久?”

    何明说:“我不能确定,但是遇到任何敌人,我还没有退缩的习惯,即使对手是你。”

    祖玛教主肯定的点点头说:“很好,这个答案不错,在这风雨飘摇的年代,必须要拥有你这种决心,世界才有一丝希望。我将给予你帮助。”

    何明抬起头和它对视,等待着祖玛教主的下文。

    看何明没有说话,它再次开口了:“但是,你可要考虑清楚,在一切都太晚的那一刻之前,你本可以再过几天舒服些的日子,而你接受了我给予的这次帮助以后。

    “就再无退路,很快你随时都可能面对足以毁天灭地的灾难,毁灭我们的世界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的的敌人,因为你责任在身,再也不能置身事外了。”

    何明说:“如果真有这样的灾难,我除了面对别无选择,多一刻的安逸并无意义!”

    “哼哼!这话说不错。”祖玛教主说:“你这个体质能削弱任何属性魔法的效果,我如果教战士的强力技能烈火剑法,你学会了也只能增加五下打死一只鸡的伤害,所以这个还是算了。”

    “让我想想能给你什么,有了!”它打了个响指然后一只弓箭手连忙超里面跑了进去。大约一刻钟后,一个祖玛雕像拿着一柄武器走了出来。

    如果把它当成一把长柄武器,那么柄也太短了,但是如果看作是一把剑的话,又长的出奇。

    祖玛教主把它接了过来,在它这样巨大而扭曲的怪物手上,看上去就像一把合适的长剑了,它拿着倒是挺相宜。

    “这把剑叫做霹雷,它是远古高度发达文明的造物,据说锻造时封入了雷电能量。它着手沉重,不适合普通剑士使用。

    “但是天生迅捷的战士能把它挥舞出极快的速度的话,就能激活剑力的闪电力量,使你的速度变的更快,直至迅如闪电,不可捕捉。”

    “但是你要发挥出它的全部威力,可能需要无法想象的时间来了解它。好了,现在你走吧,我希望你们能不负我所望,在异界的入侵者的手下保护好这个世界。不要让被困在这个寺庙的我们失望。”

    对祖玛教主的话何明始终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还有很多谜团在他脑海里,但是在这句话面前他还是做出了明确的正面回应。

    接过霹雷,对祖玛教主行了个礼,他转身走出了寺庙。

    看着何明拖着一柄机会和自己一样长的巨剑走出来,审护上来就说:“哟,你这是发达了啊,这大的剑拿去熔了都可以挥霍一段时间了,怎么样,我去找铁匠,三七分不收手续费如何?”

    叶紫澜说:“不管祖玛教主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是以后我们会遇到越来越多的敌人和挑战是不会有错的了,这我感觉的到。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如果和我们一起去沙巴克,那里不会因为你那件事而针对你的,我保证。”

    何明说:“谢了,但是我也没法再去面对我做的蠢事了,我先回毒蛇山谷,如果祖玛教主所说的入侵来临,我一定会出现在战场的,绝不会逃避的。”

    叶紫澜说:“好的,那这匹马就送给你了,希望我们再见的日子不会太早到来。保重!”说完对审护使了个眼色,他们二人就跨上马疾驰而去。

    尽管何明不想欠下这匹马的人情,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再去跑一趟沙巴克把马匹归还。而且天色也快晚了,他骑上马顺旧路朝毒蛇山谷跑了过去。

    从地牢到这儿马休息的时间并不长,加上他还背上了一柄沉重的霹雷,以至于离毒蛇山村还剩一段路的时候马儿已经跑不动了。何明就下了马背着霹雷牵着马,朝毒蛇山村自己慢慢走过去。

    在盟重的时候他的心老是飘到毒蛇山村,想到这儿他就会心安。然而过不多时就能重新回到那里了,他又担心起来,并且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

    毕竟一直是他一厢情愿,又不知道那些事情的细节,见到了那柄凝霜厉廷傲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他们之间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事是肯定不能问黎月琴的,他又把思维转向了神秘无比的祖玛教主,它说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那个复杂的法阵又是用来做什么的?看上去并不完整,而完整的法阵又能起什么作用?

    厉廷傲,叶紫澜,审护还有如月影这些从比奇离开的人,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

    在思考的时候时间就过的特别的快,何明甚至没意识到自己走了多久,就发现已经走到山村了,尽管现在没有了毒蛇的威胁,山村晚上还是关紧了入口的木门。

    原来已经是深夜了,何明不想惊动里面休息的人,就在村外靠着那木门休息,而不是去惊扰村民们,然后继续思考那些不会有结果的内容。

    直到几声叫喊和马骚动的声音把他惊醒了,他才发现自己竟然靠着山村的木门睡着了。而早上先起来的村民出来打开大门时,看到了他,并把他唤醒了。

    “哎呀何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喊我们,睡这里是多难受啊,湿气这么重是会着凉的呀!赶紧进来,到屋里去暖和下!喝,你这是去哪儿了?还带来匹马呢,这马可真俊!”

    今天一位非常热心的农妇打开的村子大门,现在她打开木门以后,就喊着何明先进去,她的大嗓门已经让很多人知道何明回来了,我们知道,何明在村子里的人缘还是很好的。

    本身就是半夜才睡,还是在那种环境下休息的,现在何明感觉浑身都难受,所以他对遇到的人都露出了笑容,然后直接走去了他的那间屋子,栓好马,就决定去补一个觉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然而虽然没睡好使他精神极差,但是就这样躺着却不能直接睡着,只能老老实实在那里胡思乱想,思维正天马行空时,有人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这敲门的声音是那么的轻,以至于何明不是在极静的状态下胡思乱想,就根本不会听到,但是这个声音让他噌的爬了起来。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想到哪儿去了,被这细微的声音吓了一跳,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他快步过去开了门。

    黎月琴站在门外,那张印象中一直乐观坚强,英气十足的脸,看上去和何明现在一样忧虑而迷惘,甚至有些陌生。

    何明忽然感到一阵心痛,这个桃源一样的小村,没有自己的贸然闯入,起码她脸上的表情不会变成这样,她这样坚强的姑娘没有很深的伤痛,是绝不会轻易表露出来的。

    想归想,何明还是对黎月琴微微一笑,说:“你怎么了?快进来,先坐,坐。”

    黎月琴带上了门,走进房间里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欲言又止的看着何明很久,看的何明有些发毛,但是何明又不敢说话。

    沉默好一会,黎月琴说:“那天我说了那些话,你就突然走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会那么的担心你呢,你知道么。”

    何明心头一动,却更加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觉得头脑里乱起八糟,怎么也理不清。

    黎月琴继续说下去:“你去了沙巴克,你带回的马鞍上刻着他们的标记知道么。不过就算没看到,这儿也经常会有那边的人过来采药,我还是会知道的呢。”

    何明一下就愣了,他百感交集,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不知道你去做什么了,但是如果你不回来了,我会怎么想?我该怎么办?你会猜一下我会做什么么?

    “私下里我就开始想我应该怎么做,可是到最后我才发现,我不只是为身边的人带来灾难。更严重的是,我自以为正确的做法,却往往都是大错特错!”

    何明忍不住说道:“没有!你从没有做错,你的行为有口皆碑,大家都很喜欢你的,你绝没有做错!”

    黎月琴忧伤的看着他说:“那么,你只是和大家一样的看我了?”

    何明鼓起勇气说:“我是特别的,比大家要强烈的多,”顿了一下以后坚决的说:“喜欢,爱你!”

    何明接着说:“你从来没有带来什么灾难,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多难的年代,我们经历过多次危险!近乎绝望的灾难,但是我们依然坚持了下来,在这个世界屹立不倒!在种种不幸中你也是一个受害者,你无须把责任推给自己。”

    然后,他说:“因为对抗灾难,生存下去,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

    黎月琴说:“多年来我一直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拒绝一切好意和帮助。顽固的认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个人努力的结果,打算自怜自哎的度过一生。

    “可到头来,我什么都做不了,继续这样下去不但会失去一切,还会使这个我祖祖辈辈守护的地方彻底被毁灭,因为我没有能力去保护它。

    “所以我愿意为你再次打开心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