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狡猾的吕文福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狡猾的吕文福

    虽然将任务派了下去,但石斌感觉这次的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他不认为一个贪婪的人会很愚蠢,应该要多做些准备才好。但情报没递回来之前莽撞行动是大忌,这让石斌非常焦躁。

    看到石斌坐立不安的样子,许风这小智囊便在一旁询问起缘由来。本就需要一个参谋,既然许风关心这事,石斌也就说了起来:“许风,你认为吕文福是个蠢笨之人吗?”

    “蠢笨之人?”许风听了石斌的话后禁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大人,吕文福如此贪婪怎么可能蠢笨?想要贪图更多的东西就得动脑筋,能动脑筋的人岂能是蠢笨之人?请问大人为何忽然问这样的问题?”

    没有正面回答许风的问题,石斌继续说道:“既然他不是蠢笨之人,你认为他会轻易让我们从巴图那看出端倪来吗?”

    “不能。”许风很肯定的说道,“恐怕还得从咱们自己的人那里得到答案。”

    “是的,恐怕最终还得靠咱们自己人。我在陕西,而吕文福在河东,你不觉得太远了吗?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我岂不是只能望洋兴叹?”

    渐渐的明白了石斌的意思,许风提议不论吕文福到底是否通元都应该回河东去看一眼,毕竟离开河东也有一年,离开太久恐生变故。

    听了许风的建议后,石斌仔细考虑了一番。感觉如今陕西局势稳定,河东局势动荡,再加上吕文福可能通元的因素在内,的确必须立刻回河东一趟,以防万一。于是也不与贾玲、赛西施商量,只派人给程元凤和汪立信送了消息说自己回河东巡视一番,然后就带着贾玲与赛西施离开了。

    不懂石斌为何如此火急火燎的赶回河东,贾玲二人在路上纷纷问了起来。

    “二位夫人,我认为吕文福既然贪婪就绝不蠢笨,所以巴图去他那恐怕得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因为即使吕文福真的通元,但是他完全可以先抓住巴图然后再故意让他逃跑,这样的话,无论怎么样他都不会落下把柄,最多也就是被我和朝廷训斥一番而已。”石斌解释道,“而且如今我们在陕西,离大同太远,一旦出了变故恐怕来不及反应。所以我决定还是去太原坐镇更好,反正程元凤和汪立信已经归附陕西局势也还稳定,离开几个月应该没事。”

    这个理由当然非常充分,贾玲与赛西施听后反而认为石斌赶路的速度慢了,表示不再住店,而是以骑兵的方式赶路。口渴就喝水袋里的水,肚子饿了就吃几口烧饼,晚上就在野地里搭个帐篷休息。如此一来,原本至少半个月的路程让石斌一伙八天就赶完了。

    刚到府门边就见一个手拿拂尘,道士打扮走了过来。那人双目冒精光一看就是能干的人,但一身都是祥和之气并无丝毫煞气,这让石斌非常放心。

    “道长找我有事?”石斌问道。

    “大人,贫道观大人面色不佳,近日看来有些太过操劳了。”

    这样的江湖骗子石斌见过不少,但是自从当了统制之后就再没见过。因为那种当官的不怒自威让很多江湖骗子不敢前来行骗。如今出了这么个奇葩,石斌也有些兴致。故而并未让许风将那道人赶走,而是与他聊了起来。

    “这位真人果然火眼金睛,本官确实接连赶了八天路,是有些劳累。”

    “大人,贫道这有仙丹一颗可解大人心疾。”那道士说完此话,将一颗

    黑黑的药丸塞到石斌手中便飘然离开,瞧那模样还真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看着手中的一颗大药丸,石斌立马想起了‘蜡丸书’。于是飞快的进了府门窜入书房内室。

    敲开了大药丸,果不其然,里面有一封用蝇头小楷写的书信。内容就是吕文福确实通元,而且至少已经半年。但听到石斌将陕西元人间谍一网打尽后就不再和元人联系,也很少出门了。

    在书信底部发现了自己人的特定标记,这让石斌相信了这封信的真实性,并且感叹这个送信之人够聪明,知道在太原石府等而不是去西安。

    见石斌脸色阴沉,贾玲与赛西施知道事情不妙,也就不主动询问只等石斌自己开口说。

    不过一会,石斌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吕文福那混蛋在收了我如此多的粮食后,接着又卖给元人精铁和盐用来换取马匹···”

    “卖给元人精铁和盐用来换取马匹?”贾玲与赛西施非常惊讶且异口同声的说道。

    “对,用精铁和盐来换取马匹。”石斌肯定的回答道。

    答案已经摆在那里,吕文福这么做绝不是要打元人,他应该是打算拥兵自重甚至调转矛头来充当元人南下侵宋的急先锋。

    此时的石斌、贾玲和赛西施都是一身冷汗,禁不住在想,如果扫灭元人间谍的时间再晚几个月,吕文福会不会就真的已经动手了?虽然元人实力不足这样进攻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个推测仍旧很让人后怕。

    “吕文福虽然在一个月前就蛰伏下来,但是不保证他怀疑我们已经发现了他的那些勾当,所以他肯定会非常谨慎。那我们该怎么办?”贾玲问道。

    “这信上说吕文福连买带要还只弄到了一千匹蒙古马而已,是成不了多少气候的,自然也就不能算做大罪没人会追究。如此一来,只要他继续蛰伏,我们就很难对他怎么样。何况与元人做马匹生意的不止他一人···真正的罪过是他卖给元人精铁和盐。”石斌说道。

    很快,石斌几个就意识到这事情非常麻烦。已经知道吕文福和元人勾勾搭搭而且还弄了一千匹马,但是绝不能轻易处置实在是让人很头疼。

    “你们说怎么办?这家伙如此卑鄙无耻,为夫很想将他碎尸万段后扔到野地喂狼!”石斌愤怒的说道。

    “是不太好办,仅仅他一人,找个罪名将他关起来就好,但是他还有一个哥哥呢。”赛西施提醒道。

    的确,吕文福还有一个叫吕文德的哥哥,吕文德不仅是江南两路安抚使还是石斌的盟友,这让石斌几个感觉更加麻烦了。若是因为吕文福通元的事得罪了吕文德那就得不偿失。所以必须找一个既让吕文福不再对石斌构成威胁又不得罪吕文德的办法来。

    “夫君,我看此事咱们置身事外比较好。”贾玲说道。

    置身事外?听到这个词,石斌与赛西施都非常惊讶的看着她,都认为贾玲是在痴人说梦。河东归石斌管辖,辖区内有官员通元,石斌这沿河制置使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夫君,我的意思是让吕文德去管这事,咱们只管递信就好。”贾玲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将这消息传递给吕文德,让吕文德他自己去管好这弟弟?”石斌问道。

    “奴家就是这个意思。他们吕家的事情咱们不要掺和,即使闹红了脸也与咱们无关。奴家以为吕文德决计不会任由吕文福如此胡闹下去,最大的可能是将吕文福调回江南两路

    看管起来。若是吕文福真的被调走,虽然咱们就直接和元人对上,但河东就真的是全部由夫君掌控。从南边带来的几万户难民如今都已经安置好了,河东实力大增也应该足够应对元人的威胁了。”贾玲笑道。

    早就看吕文福不顺眼,如今听贾玲这么一说,石斌立刻觉得这个办法不错。是该让吕文德亲自去管这个无耻的弟弟,自己要置身事外才对。意识到如果想让计划进行就得让吕文德到太原来一趟,故而石斌立刻命人送信给吕文德说自己与吕文福在元人的问题上起了争执需要他来调解。

    “你们说说如何在吕文德到太原之前稳住局面?”石斌问道,“我要保证万无一失。”

    明白石斌这‘万无一失’是什么意思,于是赛西施说道:“不然咱们想个理由将吕文福从大同骗到太原,然后再将其软禁起来?”

    软禁?没想到赛西施这女匪首居然还能想到软禁这温和的办法,让石斌和贾玲都非常意外,也非常高兴。而且除了软禁似乎没什么好办法,石斌最终只好同意。

    只不过这似乎有些一厢情愿,在接到石斌的传令之后吕文德并未动身前往太原,而是推说身体不适无法远行,请石斌见谅。

    没想到吕文福居然敢违背自己的命令,石斌当即大发脾气,表示总有一日要杀了这不仅数典忘祖而且敢不尊军令的畜生。气发完了就该谈正事,石斌只好将贾玲和赛西施再次拉到一起谈事情。

    “既然军令不行那就换个手段。”贾玲狡诈的笑了笑。

    “瞧夫人的模样似乎有好办法。”石斌不冷不热的说道。

    “好办法谈不上,但多半应该有用。”

    “说说看吧,小玲。”石斌仍旧不冷不热的说道。。

    赛西施见状立刻劝石斌好好说话,不要把气撒在自己妻子身上。意识到自己错了,石斌只好改了脸色。

    “那吕文福既然贪婪,那咱们就利用他的贪婪。告诉他咱们又弄到了一批粮食,可以分他一些作为犒劳。照他的本性,奴家不信他能忍住这诱惑留在大同不过来。”贾玲再次狡诈的笑了笑。

    “办法不错,但他未必会相信。如今粮食紧缺,哪里有这么多粮食?他上次要粮就看出我不痛快,如今怎么还敢要?”石斌怀疑的问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吕文福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人。”贾玲很肯定的说道。

    本来还想和贾玲讨论一番,但被赛西施一句话给堵住——除此之外现在并无好办法。

    于是石斌只好一边安排人将泥土装到麻袋之中放到牛车上,再让专门的运粮部队将其运到城外的粮仓之中去。另一边则派人将要分粮食这个假消息递给吕文福。

    接到消息的吕文福果然首先并未相信石斌送来的消息,花了几钱碎银子打发了驿卒后便立刻派人去太原打探消息的真实性。等到回来的人告诉吕文福太原城外粮仓里的‘粮食’都已经堆积成山,石斌有意思再建一座粮仓时,吕文福就再也坐不住了。

    也许是天生谨慎,也许是做了坏事心中不安,所以吕文福到了太原却不进城,而是在城外的一个小镇上住下来再派人告知石斌他来了。

    这么一系列的反常举动让石斌已经可以完全肯定吕文福通元,甚至都已经开始谈如何合作南侵的事情了。为了不让吕文福起疑,石斌决定不将他召进城来见面,而是自己出城去那小镇与其见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