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修真大工业时代 > 第二二八章 倾国之战
    得到允许后,庞冲颇有一点兴奋的来到殿外,让人将放在皇宫外的火炮模型送来。

    大帝包括百官都伸着脑袋、带有无尽好奇的观察。结果看到这‘火炮’,不少人顿时嘘声——太失望了,好小!

    这火炮很简陋、简陋的只有一根铁管用草绳绑在木头架子上,炮筒是一根用法术塑造的铁管,炮筒长约一米,表面比较光滑,显然做了特别的美容处理:

    颜色黝黑发亮,犹如烤瓷,虽然小、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艺术品。木架也很精美,还雕刻了花纹——虽然有点多此一啰嗦。

    炮筒的后端开了一个小洞、那是放置引信的;黑火药和实心炮弹从前方填装。炮口的口径,约有鸡蛋大小、一寸左右。

    这东西说是火炮,不如说是火铳。好吧,此时晋阳之国众人还没有‘火铳’的概念。他们接受的信息,就只有火炮;只是他们仿制的火炮,却……缩水严重。

    晋阳之国大帝微微皱眉,但没说什么。

    庞冲先装入引信,再从炮筒前端给‘火炮’装入火药、弹丸。再调整火炮方向,瞄准前方五十米远的一块青石板。调整好了,邀请大帝点火。

    大帝也不客气,指尖出现一点烛火,点燃了引信。

    火花迸射,引信的火焰没入炮筒。忽然简陋的火炮爆发一阵轰鸣,暗红色的火焰冲出一尺,一颗鸡蛋大小的实心弹丸闪电般冲出,将前方那两寸厚度的石板击碎。

    硝烟弥漫,刺鼻的气味迅速扩散。

    不少人还在好奇——震惊是不可能的,这火炮太弱,估计连一个炼气期都无法重伤。至于说爆炸的声音,也并不大。

    大帝微微皱眉:“这和玉简中记录的不同吧!我记得玉简中记录的是:火炮可以跨射二十多里,每一次爆炸都能清空十几丈;所有火炮齐射,连元元婴期都难以抗衡。

    你这火炮……炼气期都能接住!”

    庞冲小心的、慢慢的解释道:“陛下,栖霞之国的火炮技术,有一些难点,我们还在摸索。要想生产那样的火炮,预计还需要一到两个月。

    但此时战事紧张,我们等不及两个月,只能先弄个这样的,至少给将士们壮壮胆。告诉大家,我们也有这东西就足够了。”

    大帝想了想,也缓缓点头:“你想的比较正确。但这样的‘火炮’,只怕不够用吧!”

    “陛下,这只是一个模型,真正的火炮,预计可以做到七尺长、一尺到两尺粗细,发射的弹丸直径可以达到七寸到十五寸。”

    “哦……可以,尽快生产吧。”大帝说罢,转头看向骠骑大将军司马震、还将远处正在‘罚站’的何东骙叫了过来:“你们两个,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今天开始,从全国抽调150万大军、倾全国之力攻击栖霞之国。

    朕希望你们能以摧垮拉朽之态摧毁栖霞之国,不给栖霞之国丝毫喘息机会。”

    宰相庞冲再次开口:“陛下,罪臣还有一个建议,我们手中不是有一个栖霞之国的二皇子吗,而现在栖霞之国竟然是公主摄政、牝鸡司晨,我们可以打出一面旗号:

    匡扶正统!

    我们要告诉栖霞之国的百姓,我们不是侵略,我们是要纠正栖霞之国的错误。顺便将那二皇子扶持为傀儡。

    这样做,应当可以减少大军前进的阻力,甚至可以拉拢部分栖霞之国的力量,也能让栖霞之国内那些摇摆不定的家族、门派等等犹豫不决、甚至倒戈相向!

    我们先承认栖霞之国二皇子的统治;等到栖霞之国完全被我们掌控后,怎么做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百官顿时活跃起来,各种意见都蹦了出来。

    正讨论中,却有侍郎快步走动大帝旁边,悄悄送上情报——九阳宗被端掉了,如今九阳宗大长老已经来到了皇宫外面求助,看样子就剩下一口气了。

    大帝眼光顿时凌厉:“这或许是一个好机会,九阳宗应该还有不少根基在栖霞之国吧,让九阳宗拥立栖霞之国的二皇子,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帝见到了九阳宗大长老,此时的庆弘子一头白发,浑身枯槁,生命几乎走到了尽头。看到这样的庆弘子,大帝咬咬牙,对身边人吩咐:“取渡厄金丹来!”

    渡厄金丹,晋阳之国皇室的保命丹药,购买自东方、极其珍稀昂贵。玉匣缓缓打开,一颗宝光流转、上有复杂精美云纹的丹药出现在庆弘子面前。

    丹香浮动,四周灵气若隐若现。丹药竟然引发了一点点异象。随着灵气汇聚,丹药竟然自己漂浮起来。

    “这是……灵丹?”庆弘子艰难的开口。

    灵丹,或者可以称之为:化神期级别的上品丹药!这个境界的丹药,已经有一点灵性了。

    大帝一脸自责:“让道友受苦了,是朕的倏忽,没料到栖霞之国会如此疯狂。这一颗渡厄金丹,应当可以修复道友的根基;再辅以别的丹药,或许用不了几个月,道友的修为就能恢复一半。再静养几年,应当就能完全恢复了。”

    庆弘子……感动了!

    是,他已经是老狐狸了,但恰恰是如此,庆弘子才更加感动。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也很清楚一颗灵丹的价值。更清楚,现在的九阳宗……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至少庆弘子是这样认为的。

    庆弘子不是笨蛋,但他终究只是一个修行者、而非政客。他挣扎的坐起来,对大帝躬身:“从今往后,但凭大帝吩咐!”

    “好!”大帝一口答应,将渡厄金丹放在庆弘子床头,“你先休息吧,九阳宗的事情,朕会给你们讨一个公道。

    明天就有三百万大军出击,保证将九阳宗剩下的弟子救回来!”

    三百万大军……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百五十万。但这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了。当天晚上部分军团就开始调动,更有一些精锐拿着九阳宗的印信等,去招揽、拯救九阳宗逃窜的弟子。

    不管怎么说,九阳宗还有数万弟子,这些弟子稍加训练,就是真正的精兵悍将。晋阳之国不会放过的。

    从今往后,九阳宗将成为晋阳之国手中的刀,直到……折断为止!

    从今天起,九阳宗将完全失去主宰自己命运的能力。

    晋阳之国大帝用一颗渡厄金丹,换来了九阳宗几千年的积累——至少也有三四成。

    …………

    夜色渐深,晋阳之国西方已经有三十多万军团出击,这些军团大部分是从丹阳之国那边抽调的,而其攻击方向,就是槐山关。

    三十多万军团是什么概念?如同一片漫无边际的浪涛滚滚前进,漫山遍野的望不到边际。山峰被覆盖,河流被填平。

    统帅是晋阳之国的镇西将军周承德。本来西方战略就应该交由周承德负责,但晋阳之国大帝直接任命了全国兵马大元帅、骠骑将军司马震负责,想要一举解决栖霞之国。而周承德则负责镇压丹阳之国。

    不想事情一波三折,不得不再次调任周承德。

    周承德一边前进,一边分析:“若情报无误,现在的槐山关应该没有有火炮了。但还是小心为上。”

    看着地图,周承德迅速确定作战计划:大军一分为三,高手和精锐从槐山关那南北两侧越过山岭,从后方包抄槐山关的栖霞之国守军;其余军团正面推进。利用人数上的优势,一举消灭敌人!

    而后周承德扫视远处一个镇子。这个镇子……同样被‘清理’一番,只剩下嗷嗷叫喊的百姓,所有的物资等都被栖霞之国抄走。

    “可恨!”周承德怒哼,眼中杀机勃勃。

    只不过周承德却不知道,在栖霞之国有一个‘夜月楼’。白夜早就将所有人撒了出去,周承德这边的一举一动都被侦查到了。

    栖霞之国大军连夜转移,十几万人悄然撤出槐山关。顺便,槐山关下方还埋了少许炸药——这一次很少,只是为了毁掉这个关卡而已。

    大约黎明时分,当栖霞之国大军离开一个多时辰之后,周承德终于率军抵达、完成包围,但他看到的却是一座空城。城头零零星星的火光,犹如鬼火。

    “又是空城!”周承德冷笑,“这样的把戏我可不会再上当了!来人,向栖霞之国方向探查敌军动向。

    大军就地休整,另派少许人进城搜查!”

    普通的将士们并不知道炸药、云海关‘飞升’的消息,他们在周承德的命令下进城搜寻‘一切不正常的东西’,尤其是新挖的地面等。

    大门缓缓打开,不少火把掉落,引燃了燃油。下一刻,一阵轰鸣和火光中,整座槐山关如同沙堡轰然崩溃。

    爆炸让方圆几十里都在颤抖,冲天的火光掀起了滚滚的烟尘。

    这一次炸药并不多,刚好毁掉了槐山关,让周承德的大军没有栖身之地。

    同样的手法不能用两次。所以这一次周书海、顾兴东很理智,只是将槐山关炸毁。但这已经足够了,那地动山摇的威力,足以给晋阳之国大军带来恐惧。

    诸多将士看着那崩溃的关卡,心头颤抖着。

    …………

    “晋阳之国准备大反攻了!”九阳宗的大殿中,张浩接到了白夜的传信,并递给了旁边的刘欣雨。

    刘欣雨看了点点头:“意料之中。所以本王才会率先清理九阳宗。如今情况完全在掌控之中!”

    张浩看着平静的、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刘欣雨,心中很是惊讶、还有一点淡淡的敬佩:十八岁的少女,却扛起了一个国家的重任!

    隐隐的张浩想起了刘欣雨在宁河郡募捐的那次演讲:

    【我喜欢弹琴,我八岁生日,皇嫂送了我一本琴谱,《风摆翠竹》。

    我每日擦拭,却直到今年,才第一次翻开琴谱。

    为了学琴,我等了十年。】

    一本喜欢的琴谱摆在身边,却十年没有翻开一页,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怎样的毅力?

    “怎么了?”刘欣雨被张浩的眼神看的不自在。

    张浩微微一笑:“我一直在想,那欧阳青雀为何对我那么尖锐?我到现在都想不通!”

    “这个啊……吃人嘴偏拿人手贼,没什么想不通的!欧阳一家,是支持太子的!”刘欣雨说的很是轻易。

    张浩恍然:如此就说得通了,那欧阳青雀是在隔离自己与公主的交流!

    “少爷少爷……”黄明山兴奋的小跑过来,但看到刘欣雨后,立即放慢脚步,先拜见这位‘摄政王’。

    刘欣雨看着黄明山,似笑非笑:“哟,这不是‘黄工程师’吗,什么事让您高兴成这样啊?”

    “啊……这……”黄明山手足无措。

    张浩看了一眼刘欣雨,淡淡的说道:“说吧。”

    “啊……好的。少爷,我们在九阳宗的藏书楼中发现了一箱老旧的书籍,上面用数学的方法计算了大量的阵法。

    经过检查,其数学方法生疏,有不少谬误。显然,其并没有形成完整的数学体系,但对我们来说,依旧具有无法估量的价值。后期稍加整理,预计能为我们节省十年的发展时间。

    但因为这箱书籍被放在杂物间,暂时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张浩还没开口,刘欣雨就开口了:“杂物间的物品,就不用参与分配了。我做主,全都送给张家。”

    张浩都惊讶了。

    刘欣雨看向外面璀璨的星空,淡淡的说道:“现在的张家还不错,但我更想看看十年后的张家,会是怎样的!

    而且这些东西既然有用,就不能流落在外!”

    黄明山兴奋的退了出去,准备将杂物间的物品全都清理走。杂物中,往往有很多好东西,但只有拥有慧眼的、或者是专业知识的人,才能发现这些好东西。当然,还需要运气。

    等黄明山离开了,刘欣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张浩,你说面对晋阳之国百万军团的攻击,我们能撑多久?能等到转机吗?

    我那个二哥若成为晋阳之国的傀儡,只怕……我们……会有不少麻烦!”

    这时候,刘欣雨身上流露出一点迷茫。此时的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

    张浩缓缓起身,看着纯粹的星空。今天没能赶上九阳宗主峰、余阳山的日落,但在这里观看星辰,却也别有一番风景。

    张浩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殿下,黑夜、总会过去的。我认为,栖霞之国依旧有胜利的机会!所以我们要考虑的,不是撑多久、而是……如何胜利!”

    “胜利?”刘欣雨坐在椅子里,声音有些呢喃,“现在栖霞之国全国上下,勉强能凑出百万军团。但那都是乌合之众。

    而国库的丹药等,也都不多了。

    百万军团的决战,拖个一两年很正常。但栖霞之国的丹药储备,只怕撑不了半年。”

    张浩转头看向刘欣雨:“殿下和我说这些,合适吗?”

    “……”刘欣雨忽然反应过来,豁然站起,面色渐渐阴沉了。

    说起来,刘欣雨压力很大,杀兄篡权、又要扛起栖霞之国这个烂摊子,她已经筋疲力竭,却又不能休息。

    而在刘欣雨接触的众人当中,张浩是少有的、年龄相当却同样具有一定野心的,而且还做出重要成就的。

    无形中,刘欣雨将张浩看做了“志同道合”的‘同道人’。

    整个栖霞之国中,在刘欣雨的眼中,就只有张浩是一个‘清醒的人’。其余者,众醉而已!

    疲惫中的刘欣雨需要找人倾诉,但此时经过张浩提醒,她忽然惊醒——两人的身份,截然不同!

    看着刘欣雨的表情,张浩忽然笑了:“殿下,你知道什么叫‘倾全国之力’吗?”

    刘欣雨警惕的看着张浩许久,眼神中的警惕渐渐消失,但却没有完全消失。她不答反问,语气幽幽中透着说不出的孤寂、迷茫:“是不是所有的执政者,都是孤家寡人?”

    张浩转过身,看着刘欣雨,脸上放松的微笑收拢,他一步步‘逼近’刘欣雨,最终来到刘欣雨前面,距离只有……不到一尺。

    “你干什么!”刘欣雨眼神中有一点说不出的慌乱,却微抿着嘴唇,一步不退,用‘冷厉、威严、严肃’的眼神瞪着张浩。

    张浩忽然伸手,一把搂住刘欣雨。

    “啊……啪!”刘欣雨终于表现出一个少女应有的反应,尖叫一声,赏了张浩一个清脆的巴掌。随即旋身而出,坐回椅子里,眼神狠狠的瞪着张浩,有羞怒、还有一点说不出的杀机。

    这一巴掌够响,竟然都形成了回音,以至于守护在殿外的胡英兰瞬间出现在大殿门口,长剑在手。

    “出去!”刘欣雨冷喝一声。

    胡英兰瞅了眼捂着左脸的张浩,眨了眨眼睛,嘴角带着一点神秘的微笑退出了大殿。

    张浩捂着左脸,嘶嘶倒抽冷气,这一巴掌够狠,皮开肉绽,嘴巴里满是血水。刘欣雨刚才可没怎么留情。元婴期的一巴掌,张浩这个筑基期的承受不起啊!

    刘欣雨冷冷的看着张浩:“你最好给我一个说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