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刺客信条的无尽旅程 > no.191 人在地上走 锅从天上来
    “斯巴达!吼!!!”

    四周围绕熔岩的活祭拷问室里,一头四翼怪物咆哮着俯冲下来,一爪子糊向刚刚过来的陈登,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陈登急退,下一刻面前的地板被刮起大片石砖,乱石四溅。

    这看起来像狗子长着独角的怪物挺起四五米高的前身,四根粗大的爪子紧紧拽起,将刚刚刮在手里的碎石辗成齑粉,仰天咆哮:“我闻到了…不会错的…背叛的气息!这是斯巴达的血脉!”

    “喂喂,你这狗子不要乱叫,我看是你鼻子被人揍坏了,看我一刀下去让你闻清楚些。”

    通过礼拜堂,登上前往活祭室的货运列车,那段时间一直隐藏气息潜行,以此恢复之前战斗的体力,保证自己战斗力一直处于巅峰。

    结果刚刚进来,他的潜行术就莫名其妙被这苟日的怪物破了,脾气顿时就涨了上来。

    对面那只怪物也散发着令他厌恶的气息,尤其是它身上不断的闪过白色流光,令他感到微弱不适,就像暴热的正午日光。

    运用光之力的恶魔——贝尔沃夫

    “去死!”

    直立起来的怪物双爪成拳,极度狂乱的对着陈登不断砸去,力量上无法直接抗衡的陈登犹如暴雨中的小帆,似乎随时都会被强横的攻击淹没。

    地面迅速被暴力拆得坑坑洼洼,激起的灰尘逐渐令周围的能见度直线下降。

    这恶魔肉体强韧无比,能够斩钢断铁的战术刀砍上去就像小刀割胎胶,有种难以受力的恶心感。

    对于贝尔沃夫来说,这个身上带着斯巴达血脉的人类就像跳蚤一样跳来跳去,偏偏每一次叮人都挺疼,就算只有破皮的程度也足以令它暴怒不已。

    随着尘烟越发浓郁,本来被斯巴达打瞎一只眼睛的恶魔高高举起双爪,并互相扣住,臂上的光能堪比闪光弹激发,最后用力重重轰在地上,地裂和肉眼可见的光能冲击波将拷问室边缘的祭品和刑具轰飞散架,地面凹陷令整个拷问室周围的熔浆都震荡飞起、飙射。

    “滚出来!那股令人厌恶的气息暴露了汝!”

    贝尔沃夫于大坑中伏低四肢,带骨甲的尾巴破开周围的浓雾,迅速环视一眼,然后猛然抬头。

    “如你所愿。”

    随着铁链清脆的断裂声响起,拷问室穹顶高挂着的铁处女笔直向贝尔沃夫坠去,满是荆棘尖刺的铁笼看起来狰狞而恐怖。

    “可笑。”

    只要它有了防备,这种东西不可能伤害到它的,坚硬的爪子上附着浓郁的光能,强而有力的呼啸挥去,打算就这么一巴掌拍碎这件大型刑具。

    “滴……滴…滴…滴滴滴——”

    就在接触的前一刻,狗状恶魔灵敏的听见急促令人不安的滴答声,如果玩过枪战类游戏的家伙们,听到的时候就知道要逃走或者找掩体,然而这古老的光之恶魔并不知道啊……

    陈登轻巧的落在贝尔沃夫身后,恶魔壮硕的身体向后投下同样巨大的影子,完全将陈登遮蔽。

    “轰——!”

    炽白的光芒迅速化成熔岩般就橘红,原本已经开裂的地面再次遭受巨大冲击,就算陈登早有准备,风浪也差点将他吹走,要知道拷问室周围可是熔浆,掉下去骨头都会烧掉的吧。

    至于周围,除了这个巨大恶魔的身后,扭曲的钢跳铁刺横七竖八的插在地上,将铁处女做成大型破片手雷也是没谁了。

    短暂的爆炸后,刺客长袍长衣摆摆,冲着贝尔沃夫被炸懵逼的几秒,反身跳上贝尔沃夫背上,挺身高举双臂,张开五指,衣袖里冷光乍现。

    袖剑刺杀。

    异能加持的利刃深深扎入贝尔沃夫以前被斯巴达斩破的坏眼和原本完好的右眼,两股截然相反的能量互相产生排斥侵蚀反应,令刺入的地方喷出股股灰气,前所未有的痛苦令掌控光的恶魔疯了。

    “吼——”

    背后四根对比贝尔沃夫比较缩水的翅膀猛然张开,将陈登狠狠弹飞,足足滑出十几米才停了下来,陈登身上躯干和手臂上冒出徐徐黑烟,兜帽下的下半张脸都有些抽搐:“光能灼伤?好疼啊。”

    “斯巴达血脉必须死!!!”

    利爪和流光疯狂破坏周围的一切,每次挥击都会在支离破碎的地板上留下深邃的抓痕,但是唯独没有撕碎血肉的温热手感,令恶魔更加盲目而狂躁的摧毁所能接触的一切。

    而陈登则四处游走,就像等待猎物力竭的毒蛇,虽然身上的气息无法逃过这个恶魔的嗅觉,不过无声的脚步、极低的生命体征可以确保他的隐蔽性,只要一直移动就很安全。

    只是陈登失算了,光之恶魔逐渐停下来,并且将带着独角的脑袋仰向穹顶,低吼道:“斯巴达的血脉,无论逃向哪里吾都会找到汝!”

    然后张开四翼窜向上面,破开活祭室穹顶钻了出去,上面剩余的铁处女纷纷摇晃着掉下来,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地面顿时多了几个破破烂烂的‘装饰品’,可谓凄惨。

    “……我凑,竟然还有这种事,这里的建筑是豆腐渣工程吗。”

    拍拍兜帽上的细沙灰尘,陈登嘴上吐着槽,将袖线发射上去。

    猎人追击受伤的猎物,理所当然的事。

    ………

    ……

    …

    十几分钟后,身穿大红风衣的男子毫不客气的踹开活祭室的大门,第一眼就夸张道:“哇~又是打完架的场景,是有什么拆迁队搞装修吗。”

    他颇为悠闲的杜步到崩掉半边的祭坛前,握住通往下一关的钥匙。

    “简单啊……”白发红衣的恶魔猎人如是感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