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刺客信条的无尽旅程 > no.156 痛击我的友军
    “这是何等残暴的恶行!”

    一个身穿无袖黑蓝色兜帽装的黑人混在人群里面,围观周围的惨剧,深深皱眉,对于这种虐杀有些反感。

    虽然死的都是社会垃圾,蛆虫一样的小混混,不过分尸就未免太过分了点,破坏社会稳定,引起大规模恐慌的话,只能算是杀人鬼,不论是哪一方都不愿看到的。

    所以他决定调查这件事。

    鹰眼!

    淡金色的光泽覆盖在双眼上,世界变成黑白两色,周围的人身上发散着无害的白光,擦肩而过的红光是不列颠驻殖民地卫兵,是跟西班牙卫兵一样都是他平时路过时顺手料理的货色。

    “找到了。”

    点点红色残破脚印沿着小道左拐右拐,很是谨慎,不过在这双眼睛面前还是破绽颇多。

    小道里面四通八达,基本没有行人,隔绝外界的热闹喧嚣,幽深寂静,就连温度都降低了好几度,如果没有鹰眼,光靠线索跟丢大有可能,不过他是鹰眼刺客,所以没有问题。

    “毕竟只是嗜杀的杀人鬼而已。”

    这么说着,不过心里面还是有些后悔只装备了一对袖剑和零零碎碎的飞镖、烟雾弹、吹箭,能够以一对多也说明了目标战斗力不弱,他不应该直接追过来的,至少也要将开山刀带上,如今只能更加警惕了。

    沙……

    黑人猛然向旁边进行战术翻滚,飞镖向声音传出的地方飞射,可惜那里什么也没有,只能钉在墙上嗡嗡响抖动。

    啪啪啪……

    “哟~阿德瓦勒~看你的反应,已经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刺客了,不知道有没有找到自己的信条。”

    “!!!你到底是谁!”

    黑人刺客脸色沉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刺客组织经典的兜帽装,墨色长袍边缘嵌绣黯淡神秘花纹,下摆低垂尖锐,犹如放大的剑尖,让他感觉到一种‘似乎在哪里见过’的既视感。

    “……毕竟九年了,不记得很正常,现在让我试试你的水准,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敌我未知的黑衣刺客哂笑一声,躯干微倾,左手手臂斜在面前,带在上面的袖剑‘噌——’的一声弹出,给名为阿德瓦勒的刺客带来很大压力。

    “很好,要上了。”

    看到阿德瓦勒已经进入临战状态,陈登点点头,收起袖剑便冲了过去,身后拉出模糊的残影。

    ‘……被小看了。’

    一般来说,正面遇敌的话,只要不是菜鸟或者实力差距过大,会先进行缠斗一阵时间,直到对方或者自己露出破绽,因为刺客之间的战斗差不多都是瞄着要害去的,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死。

    只有笨蛋和对自己实力十分自信的人才会直接冲上来。

    现在恼怒和羞辱感不断冒出,但是阿德瓦勒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先掷出三发飞镖以儆效尤,脚步紧随其后,论正面作战,他还是很自信的。

    这是聪明的做法,就算陈登没有用能力加持,他的速度也超过了人类极限,如果毫无准备的正面对抗,会被他的速度产生的势能击退,失去平衡……战斗的结果会在一瞬间产生。

    优秀的动态视觉捕捉到这些飞射而来的小东西,陈登矮身躲过两枚飞镖,手甲在这个速度无法躲避的最后一枚飞镖的前进路线上拍挡,火花一闪而逝。

    锵——

    及时弹出的袖剑架住阿德瓦勒的直刺,勾拳迎面而来,还有划破空气利器,刺客的武器就是身体的延续。

    他们在十几秒内互相变换好几个位置,致命的武器从各种角度试探对方的防备,阿德瓦勒憋屈的发现自己在袖剑应有上的技巧居然不如这个黑衣刺客,对方的袖剑在衣袖里隐而不发,弹出来格挡的频率远高于攻击,但是每一次攻击给他的感觉都像毒蛇,不好把握对方攻击范围,束手束脚的。

    忽然,阿德瓦勒腮帮一疼,紧随其来的是撞击的眩晕。

    “!”怎么回事,对方的攻击模式……改变了!

    自然是阿德瓦勒的注意力大多都集中在陈登摆臂弧度、脚步和手部动作,殊不知陈登的贴身短打也不是吃素的,能空手搏豹的杀伤是闹着玩的?

    肘、肩、膝正在快速破坏他的防御,习惯以力取胜的黑人大声咆哮,无法拉开距离,战斗节奏不知不觉已经陷入了对方的掌控,现在发现已经晚了。

    ‘输了……’

    看到对方拉开距离,阿德瓦勒已经想到了,这不是对方放过一马,而是为了积攒最后一击的聚力距离。

    侧踢。

    哗啦——

    阿德瓦勒的身体向后倒飞,撞倒一片护栏,捂住腹部干咳,仿佛全身都被锤过,而肚子硬抗一发炮弹一样。

    “哦耶!是我赢了!我是陈登,十年前我在哈瓦那指挥过袭击圣殿骑士,还记得吗?”

    ………

    ……

    …

    “下手真狠啊,陈。”

    阿德瓦勒被陈登搀扶着打开一间并不出彩的房屋门口,痛苦的抱怨道。

    对此陈登只能不好意思的尬笑几声,毕竟自己下手的确黑了点,不过不是没有伤筋动骨嘛,涂上几天药酒就差不多了吧……大概。

    “你知道我还活着的消息时,好像不怎么惊讶的样子……哇哦,这里看起来真是……节俭。”

    陈登打量这个屋子里面的情况,发现里面简陋无比,就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窗边投下的光线里灰尘飞舞,估计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就算是小偷都不愿意来。

    “这些年来,你的留下的那些人手虽然各奔东西,不过都一再强调你并没有死亡,而且非常坚信你会再次回归,因此我们都有着心理准备。”

    阿德瓦勒从桌下掏出一柄宽大厚重的开山刀,握在手上挥舞几下,发现陈登脸色没有变化,于是肃然将开山刀插带在后腰,坐在凳子上双手十指交叉,挡在面前沉声说道。

    ‘是『契约』吗……看来他们都是从『契约』得知的,呀咧呀咧,毕竟是将灵魂卖给我的人啊……’

    这些社会的杂碎为了自由,不知不觉间出卖灵魂,成为陈登的爪牙帮凶……不,是助手和手下,知道一些信息并不奇怪。

    “这几年的情况我大概已经了解了,姑且问一下,你们还在用神器寻找先行者的遗迹吗?”

    虽然时间上连叛变的主角还都还差六年才出生,不过陈登大概还记得应该是北美刺客组织盲目寻找神器,结果都是找到先行者设置的地壳稳定仪,这玩意闷了七万多年,一碰就化成灰,瞬间化身大陆架震荡器,简直不要太好玩。

    “不,没有调查清楚,我们不会再找这种地方了。”

    看阿德瓦勒难看的表情,似乎以前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就不继续戳他的痛处了。

    “我需要一些奇异物品或者神器的信息,作为回报,我会帮你们对付神之仆从的……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会像你们这么鲁莽的行动。”

    “见面就揍人的家伙毫无说服力,我会上报给组织的。”

    “顺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