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内容虚构,由脑洞组成,是在写正文的时候个人的胡思乱想……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也不是讽刺什么,不要给我乱带高帽(绝不是我憋不出正文的理由!)』

    1965年6月21日,太阳系来了一名不速之客——一艘飞船

    飞船在太空之中闪烁片刻,突然解体,被旁边的地球重力所捕获,一小部分掉入月球,深深戳进月壤里,激起无数月尘,另一部分突破大气层,坠入太平洋中,甚至掀起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海啸。

    这些动静引起了世界各国的注意,那些不成熟的太空设施依旧观察到了某些信息。

    多个国家曾经派遣人员来到这个中心点进行探测,何奈当年技术限制,只获得几块碎片。

    不过此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拟定起了太空计划,并派遣部队入驻这里……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

    ……

    时间推移到1969年7月16日,第一个人类登上月球,举世瞩目,然而这只是为了掩盖更大计划的噱头,一只探索队伍已经准备在月球上构建一处基地,哪怕它现在看来非常简陋。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苏美双方不断闹掰,另一个大国悄然崛起,于艰难中获取了太空之中这份神秘礼物,加入研究。

    科技跨越式发展,使得国际更加动荡,期间先进与落后并存,人们的逐渐膨胀起来,直到……

    ……

    1990年1月1日,地球上的人们将飞船上的技术解析大半,加入自己的科技树,从而产生许多黑科技,期间并将飞船修复大部分,却不想因此触发飞船上的警报,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1990年4月8日,凌晨,世界各地均有不同程度的异样扭曲,随后便是如同核爆一般的大冲击,原地出现了数以百万计的古怪生物,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它们,就是外星人。

    战争……开始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占地辽阔的素(和谐)联,这些居住在寒冷地带的民族反应过来时,东西伯利亚已经沦陷,外星人开始搭建起了前进基地,能量武器无差别屠杀平民,粒子光束往往直线洞穿物体,能与熊搏的身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不过他们成功利用空间换时间,以整个西伯利亚雪原作为战场,换取了宝贵的反应时间,动员兵和无数拖拉机改装的钢铁洪流奔赴前线,飞机和坦克残骸形成废钢长城,甚至在上面建立起防线,往往十几几十个人合作才能消灭一个外星人,搞不好还得全军覆没,每次要被推过去的时候都被战术核爆给挡住了,更丧心病狂的是他们根本不管这是不是脏弹,用了就用了……

    外星人并没有损失太多,每一颗核弹最多就消灭几千个处于中心点的外星人,只不过它们似乎威慑于这种连自身都敢于摧毁的疯狂,它们并没有直接全面进攻,因此它们分成三处,分别继续攻陷中西伯利亚地区,南下蒙古打算攻陷那个红色国度,东进阿拉斯加,入侵北美。

    除了这一处大战场的硬扛,其他地区情况更加麻烦和复杂,这些外星人散落各地,往往以几千到几个为单位,就像玩游戏般毫无逻辑的破坏。

    几千个外星人组成的破坏力虽大,但是却没有几个甚至单个的恐怖,无他,只因为这些外星人具有超自然能力,令一些无知人类奉以为神,化为人奸。

    但是人类并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他们解析外星科技化为科技树,其中自然有可以抵抗的技术……各种隐秘组织和部门纷纷行动。

    战事一时间变得僵持起来。

    ……

    1992年2月14日,红色国度

    这个国家具有战忽局、有关部门、城市监管控制中心这三大强力部门,独立而又互相包容,甚至还有一些人不知不觉就有背负三种身份。

    三大隐秘部门之有关部门总部。

    作为触手遍及各个领域的有关部门,其科研能力在三大部门中最为强大,但是却被战力之最的城市城市监管控制中心(以后简称‘城管’)的战斗部队嘲讽其‘战五渣’‘搞后勤的’,叫他们取消掉战斗部算了。

    并不是有关部门战斗部的成员能力不强,毕竟是挑选出来的百战强兵,但是……城管部队可是超越人类的存在!

    尽管他们人数不足三千,但是个个都是怪物,据有关人员介绍,他亲眼看见一名城管用竹竿投下一台战机(对外声称外国战机误入我国领空时发生故障,我方没有进行过任何防空打击);还有有关部门安插在城管部队里的随军记者,记录下他们十人灭师的片段……

    但是这不是可以嘲讽有关部门战斗力的资本!陈博士匆匆走进一个非常科幻的通道,进行无数扫描和问题构建后,确认是他本人,才将他通过传送带进入内部。

    “陈博士今天来得好早哇。”

    “估计他儿子生出来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急!”

    “你不是一样,毕竟是我们研究出来的结晶。”

    其他研究员今天难得放松下平时紧绷的面孔,互相打趣起来。

    “好了,我们的超能战士计划已经接近尾声,看以后那些肌肉蛮子还敢不敢嘲笑我们部门战斗力低下。”

    此刻这个四十多岁就华发满头的中年男子意气风发,呼道:“等一下所有人到达指定位置后,开始最后调试,然后唤醒祂。”

    他的手指拨弄一册文案,上面印着:

    ‘编号:40753

    代码:0000

    照片:(一个4×4×4的大型生物舱,中间漂浮着一个黑长发漂浮的,大约三四岁的孩子,看不清面貌,分不清男女)

    记录:实验开始时间1990年1月7日13时00分00秒

    实验过程:选用『数据删除』基因进行『数据删除』模板,形成胚胎,添加『数据删除』,产生过激反应,经过编号数字次调试,生成一个成功个体,不定性性别,借此推算各性别适用性……

    ………

    ……

    …’

    “博士,你有想过给祂取个名字吗?”

    一名女性研究员盯着生物舱里那个小小的身影,轻声问道。

    “为什么要取名,有编号不就够了吗?”

    陈博士推了推眼镜,对这个问题有些不解。

    “博士你、你真是……这个计划是你主导的,说一个纪念一下嘛!”

    被缠得困扰的陈博士久久凝视片刻,说道:

    “那祂随我姓,作为我们登上超凡的一个标志,祂叫『陈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