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圖盧姆的陈登此刻正被刺客导师嘲笑。在瞭望塔时装的那个逼……不是,是信仰之跃,开始的时候周围的刺客们眼中发出一种赞许的目光。等落下来的时候大家(包括陈登)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之前的那根防护措施没有解开……

    玩了一次极限蹦极的陈登,在绳索支撑不住断开后,才落入水中……昏迷过去的陈登,被刺客们送回来后,才有了开头被嘲笑的情景。“哈哈哈!小子,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真让我大开眼界,平时训练时候怎么不犯啊,我还想亲眼看看呢!”导师发出了一阵爽朗的大笑,感觉给人的那种严肃认真的人设都崩坏掉了。

    '我靠,平时只是到海崖边进行跳海的还不好?,又不用爬楼,当然不会绑什么绳索啊。'陈登这么想着,但是不敢出声,显然是发现了这个老不羞的真面目,一但反驳,会引发更大声的笑话。

    等导师止住笑声,陈登才问道:“我的刺客装什么时候弄好啊。”

    精明如导师怎么会看不出陈登在转移话题?不过估计在笑下去陈登这小子就要暴走了,所以也就顺着他的的话题回答道:“圖盧姆的裁缝水平不高,所以材料需要送去哈瓦那。当然,你想顺便要一套,那就拿材料去顺便搞搞就好了。”

    陈登想了想,要来了笔和纸,凭着记忆画出了私掠者套装的模样,对这导师说:“还是送去哈瓦那好了,我等得起。”

    ………

    ……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陈登终于知道了什么是正式训练,那就是战斗,不停的战斗。来自各个地区的刺客们轮流跟陈登进行对战,围观战斗的时候刺客们也用杀气刺激陈登。经历这个过程的陈登也渐渐从被动挨打,到偶尔反击,再到有来有回……

    “当然,这是假象!”在陈登走神的时候,他对战的刺客迅速缴械他的武器,袖剑弹出指着他的喉咙,让他不得不举起手来认输。

    刺客导师阿*塔拜走过来挥挥手让围观的刺客们离开,接着对他说:“小子,这个月你表现得不错。”导师顿了顿,接着说:“但是你似乎开始骄傲起来了,是不是你觉得训练不过如此啊。”他指了指那些刺客离开的背影继续说道:“你和他们看起来对战得有来有回,实际上他们压制了实力,要不然你早就非死即伤了,哪还有心情在这里分神。”陈登的脑子还是转得很快的,经过提醒后就想起来,他们是刺客,锻炼杀人技巧的刺客,在战斗中都是讲究一击必杀,最高的效率杀戮目标,最短时间突破封锁的刺客。在陈登跟刺客对战时,有时候对方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僵直。后知后觉的陈登现在才发现,如果那个时候进行攻击,恐怕自己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不知不觉死了很多次的陈登把心里面的傲慢收起来后,在心里自嘲道:“以前看小说的时候,经常有主角变得十分嚣张,不把人当人看的傲慢,没想到我今天也遭遇上了。”刺客导师阿*塔拜发现这位优秀的年轻人已经把心态收拾好后,满意的点点头,对他说:“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获得力量后,精神会非常不稳定,所以我的责任就是引导你们走出茫然啊!看到你已经走出来后,我也可以将信条交给你了。”

    看着导师的表情变得异常庄严严肃,陈登已然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果然,贯穿刺客信条系列的信条,在这种情况下从导师的嘴里传承出来:“当人们盲目追寻所谓的真相时,记住---万物皆虚

    当人们被法律道德束缚时,记住---万事皆允

    我们耕耘于黑暗;服务于光明,我们是刺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