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13.1 藏筹,博弈
    如果站在历史下游,回顾今天法脉修复技术诞生,沙暴集团凑齐了三个必不可少的主要因素,一个额外因素。

    第一,海陆两个文明的交流。子灵技术是关键。

    第二,需要一个全新体制的集团,提供公平、稳定的环境,允许权玺有走技术路线的想法。

    而子灵技术的研发,除了通灵师,也就只有权玺了。很显然,若是想让海人类的通灵师为陆人类上位职业服务?!——可能比枪焰、轻钧和解还要难几十倍。

    要知道当今世家文化下的权玺,将全部精力用来协调自己下属的灵脉,专注于权利控制。走的都是管理路线,对于科研投入精力有限。

    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世家制度,让权柄为了保障自身权利就不得不经营自己圈子,而又因在权利上的相互竞争,是不可能投身技术的。——金融家一般都没精力搞科学发明。

    沙暴集团在这个时代具有着特殊的先进性,这个集团制度框架内,能够保障权玺能够不用主争,就能获得合理权限。当然有了新制度,只是提供土壤。适应新制度的新思维人才通常都是滞后出现的。

    而白浩歌相对于这个时代,恰恰就是这么一位有新思维的权玺。他完全契合了沙暴鼓励权玺走技术化的制度,在新领域上投入的精力,要比其他权玺多得多。自然也在新制度中得到应有的回报。

    第三,大量的志愿者参与,任何医学实验都是有风险的。包括现在看似成功的法脉修复手术。

    这个手术过程中是否会导致感染?植入物在剧烈运动中,是否会破裂受伤,对周边法脉浸染?这些潜在的风险,都有待大量的临床追踪观察。

    若是这些世家公卿们自己协商,百分百是谁都不愿意先上。八成会在扯皮、延期中让研究人员老去,让有研究激情的权玺直接兴意阑珊。只有现在都做了俘虏,没有不必要的争吵,放下繁杂的利益矛盾,才会配合实验。

    最后一个额外但非常重要的因素:融绝宕这位金瞳参与了该项目。

    融绝宕虽然不是海人类的通灵师,但是金瞳这项天赋和海人类通灵师是同一级别的。当植入手术成功后,融绝宕可以观察上位职业法脉在手术后整体平衡,这极大地保障了临床实验的安全性。

    【科学技术发展史就是这样,科研不仅要数字上的时间,更需要同时凑齐条件后才能发展。若是有对比历史线可见,沙暴至少是提前了五百年将这项技术开发出来】

    接下来六天。

    白浩歌和融绝宕共同主持手术,先是在姬炼身上取得成功,随后又在三人身上取得了重大成果。

    赵宣檄在得到消息后,将前线战事全权交给苏鴷,然后自己迅速乘战舰南下,确定情况。

    在实验基地,闪烁蓝光的生物科技大厅中,白浩歌拿着资料对赵宣檄进行了大篇幅技术介绍。而赵宣檄坐在对面,时不时的‘嗯’一下。

    白浩歌:“现在法脉肉质体的植入和人类组织共生情况良好,但是如果遭遇细胞再生术,植入体可能会出现失控现象。当然现在——”

    赵宣檄点头,表示‘自己听得明白’。其实,他这是在直接向着光灵询问状况。

    赵宣檄和白浩歌面前升起屏幕,屏幕上是临床实验者的头像。

    白浩歌看了看屏幕:“我们不可能做破坏性试验,来验证这些参数。”摊了摊手说道:“如果做了对我们的口碑不利。”

    赵宣檄习惯性点头:“嗯。”但是几秒钟后,他反应过来。‘嗯?’怀疑地看着白浩歌。

    而一旁的苏鴷光灵蹦出来,捂了捂头说道:“你不会是想把这技术变成家传秘籍吧?这技术出现了,你是封锁不了的。如此大的利益,你若是强捂,迟早是有其他家族权玺不惜一切来破解的。而你占据市场多,技术越成熟,并且服务不带额外条件,那么其他权玺就没有动力来打破你的技术垄断。”

    修复法脉这种服务,在未来是面向整个大陆的上位职业者的。公卿未来在寻求这种服务时,第一考虑的是安全。

    所以即使蓬海公卿现在是敌人,也不能为了报复他们就砸自己招牌。所以不仅不该做手脚,还要对现在已经做了实验的蓬海上位职业者负责到底。

    现在有一千一万种放他们血的方法。但现在若是在临床试验上恶意下毒手,等于‘为了吐痰能更恶心对手一点,就先啖狗屎’。

    苏鴷光灵的解释,让赵宣檄接受了白浩歌的说法。

    【战后对蓬海保持冷淡,不再拓展合作,就是对蓬海士族足额的报复了】

    现在蓬海一方在沙暴之乱中的损失,是一百多年来都未见的。但是在俘虏营中几乎所有的公卿大夫,都一百八十度‘反思’这场战争。

    他们中哪怕战前最强硬的鹰派,现在也都变成鸽派。若是他们恢复自由,妥妥的会在沙暴政坛上呼吁蓬海和沙暴修复关系。

    ……

    从国家角度上来说,这种技术能让曾经的长城、权玺、将军从学校中走出来,能将国力暴增。

    而对于这些家族们来说,他们的那些老迈的、失去职能的上位职业者能够从二线重返实权部门。掌权者谁不想超长待机呢?

    这项技术的利益价值,绝对是值得强国聚集起力量来抢夺的。

    换而言之,沙暴集团想要在大争之世保住这项技术控制权,那就免不了和东大陆上列国其一硬碰硬地怼一场

    如果一个月前,蓬海是因已成熟的‘蓬芝’技术和沙暴集团开战。蓬海上下的门阀就有足够的利益理由来拧成一条绳子。

    而现在蓬海和浙宁现在都以一个垃圾的理由和沙暴发生了冲突,并且给沙暴军队刷了非常高的战绩。

    而这个战绩,恰恰又能在未来几十年遏制列国对沙暴开战——沙暴现在惊人的战绩,代表以后其他国家对沙暴军事冒险的风险极高。以后要开战,蓬海、寒山、浙宁这些内部有大量世家势力的国家,就都要考虑风险了,比今天还要明哲保身。

    现在呢,为了让这场战争难度不提高,赵宣檄将整个实验室保密级别调到最高。没对外界泄露一丝一毫‘蓬芝’的信息。

    而这也就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

    现在是,被俘虏进来的公卿大夫试图和沙暴修复关系、套近乎。

    而在外界的、不知道信息的公卿士族们,还在死鸭子嘴硬用‘贼寇’‘外来乱党’这类词汇咒骂。

    姬炼、田旺等多位巨头在俘虏营中,对自家人现在“不懂事”那是相当的无奈。

    【在济淄东侧四十公里,这里破旧的火车站已经被苏鴷占领】

    空无一人,却充满杂物的大厅中,地面上满是水泥墙壁被炸穿的尘土石子。

    苏鴷捡起了地上报纸:“贼寇呵,贼寇。”朝后丢掉了报纸,龙卫兵的机械尾巴扬起,‘啪嗒’一声将还在半空中飘落的报纸抽成了两半。

    随着战争久拖不下,苏鴷已经越来越没耐心了。尤其是这几日孟虹想要见面,让苏鴷很难受,见也不是,不见也不是。

    如上所言,想要结束战争,只要将‘蓬芝’技术的口风透出来就行了。只是现在,苏鴷不想让这个技术出现在政治交换案台上。

    苏鴷准备离开,眼角余光却瞥见墙体裂缝被塞入的一张最新的时政日报。遂停下脚步,将这张报纸摊开。

    先漫不经心扫过一眼,在看到上面有关田家休妻内容时,苏鴷眼前一亮,舒心笑了笑说道:“这次可是你们先沉不住气啊!”

    【二十分钟后,在蓬海的地界上】

    四百米的中低空中,巡航飞弹在苏鴷的调集下开始朝着输入的坐标飞去。

    一枚导弹落入了城市的自来水厂中,剧烈的爆炸破坏了自来水厂几十个水池,大量的漂白剂泄露,水厂瘫痪。现在苏鴷开始对这些城市要害的区域进行打击了。

    济淄的地铁中。

    敫露珉总长和多位公卿坐在了地下列车中,他们面前的屏幕上播放城市的自来水厂爆炸,还有铁路车站被爆破的画面。

    苏鴷为了减少伤亡,传单提前撒在了这些将被轰炸地区,所以这些设施在火光中被摧毁时没有多少伤亡。

    这几日前,他们试图通过孟虹的渠道来和解,但是苏鴷采取了拒而不见的态度。这让这帮世族们觉得自己面子被拂。一不做二不休,就直接将孟虹休了,做出斩断交流渠道的姿态。

    这种折腾女人,来表示斩断联系,以示强硬的操作。地球上吴起干过。——苏鴷:“你们现在越强硬,我越省心。”

    这不,一波导弹先送上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没有了孟虹,苏鴷就更不用照顾他们的面子了,直接在首都圈内逮着他们炸。让这些蓬海高层的元老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气又惊。

    ……

    会议的主座上。

    身穿雪白总统服的敫总长,肩膀和帽子上都是金穗,她带着眼镜,拿着笔专注地在首都附近区域地图上画着什么,但是摇晃的车厢让她手中笔很难握稳。

    数分钟后,她抬起头:“诸位,拿出一个章程吧。那个年轻人(苏鴷)也已经开始发火了。如果我们再不答应他的条件,他就要炸我们的庄园了。”

    田宏:“总长殿下,国内已经没有可战之力。军队那边不是按兵不动,军官对我们抱怨道,军队的物资供给出现问题,越来越难以约束了。”

    说到这,田宏脸上苦笑。

    对于国家来说,现在真的不是物资数量不足的问题,而是地方失去统计管理,进而失去了地方上的裁决权。

    现在蓬海下面的军队和地方望族都在拼命控制地方上的物资,高价垄断粮食水源药物收敛财富。

    然而这其中就难免发生冲突。中下层军官以战时管制的名义强行低价控制物资,而各地的望族频繁上书要把这些在当地肆意妄为的丘八轮换掉,别让这些大兵在一个地方熟悉了,为当地一些小人提供保护,搜刮当地利益。

    然而济缁因为对下面两方复杂的利益关联不清楚,所以对着纠纷无能为力。

    若是无理由地将‘统计册中没有任何物资’的军队调出,那就会失去各地军方的支持,若是放任军队,那么就失去地方支持。济缁方面只能做和事佬。

    主管这一块的田宏被这些烂事弄得焦头烂额。他现在对敫露珉表明:如果现在蓬海下面不恢复秩序,济淄中央不恢复对下面的知情权。后果会更严重。

    敫露珉的政治集团面对这样的危机,处理能力缺失暴露无遗。也将整个蓬海国家管理结构垂垂老矣的姿态暴露无遗。

    【昏暗的地铁车厢中,敫露珉和几位上层公卿的讨论依旧在进行】

    然而相关各个部门负责人对情况描述,无外乎是‘艰难’‘匮乏’‘不满’等文采溢扬的辞藻,连各地损失的实际数据都非常少。

    蓬海方面已经无法支撑战争,但是敫露珉等人不甘心,她这几十年的粉饰太平被一朝戳破,原本被捧得极高的‘圣名’一下子跌落到尘世中是难以接受的。

    所以她始终对其他‘可行’的结果抱有侥幸。例如国外援助,还有前线作战俘获苏鴷,这些奇迹发生。

    突然,‘嘶啦’的声音。火车开始刹车,所有人开始握住把手身体前倾,在几十秒的急刹车后,火车停了下来。

    而隧道前方,出现了大规模垮塌的声音。

    敫露珉站了起来,拿起了电话询问发生了什么。然而,却从地铁管理者那里得到最糟糕的消息,地铁车站已经遭到了袭击,前方的入口出现爆炸,已造成了大量塌陷。

    而随后,敫露珉还想说啥时,一旁的一位城池面色苍白地站了起来嚷道:“领域,刚刚有领域扫过我们这里!”

    一位将军皱了皱眉,想要稳定气氛:“姬费,不要慌,也许是我们的城池。”

    而这位姬费摇了摇头咬牙道:“不,不是蓬海的城池,那是长城级别的束状领域。”

    随即似乎是应他所言,整个车厢的电灯闪烁了一番,气氛变得凝固。

    而这场塌陷,让火车内的公卿大夫在昏暗的灯光中对视,然后又集体看向敫露珉,是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