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12.13 自相矛盾的封建,资本主义不可能那么可爱
    电气历662年。东大陆潮流继续朝着‘合’的方向顺流直下,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这种趋势。

    西:太云帝国在吞并荆川汉水之地,继续毫无阻碍地增强国力。

    南:同样是取得了一小场战争胜利的荆川,执政党在战胜后取得了一定权威,则立刻着手对荆川内部的反对派进行倾轧。导致荆川内部又发生了新一轮矛盾冲突。

    北:北方纵盟在连续遭遇了渭水、淮水两场战役的失败后,其军事联盟的意义已经名存实亡。纵盟三国现在已经在各自谋划。

    东:蓬海和浙宁两国公卿痴享此时的平安,国内各派力量还在内斗,尚未对天下大势有清晰的战略观。

    如果用时局图来描述——

    那就是西边的老虎双爪扒着南北两块土地,正在咯吱咯吱地咬着骨头和肉;靠近北边的三个小丑,正在胆战心惊相互撕扯;南边野猪,正在醉醺醺地摇头晃脑;东边狗熊躺在山洞中睡觉;东南边王八将头缩在壳子中,只有一个小眼睛在龟壳中盯着海上的饵料。

    【而大陆的大局变化,也给沙暴集团带来了一丝不和谐】

    沙暴港口,船形办公大楼中。

    “不可能,你们不要有妄想。”赵宣檄的断喝在办公室响起。红木桌子上,赵宣檄战服的金属拳头敲出一个巨大的印,将他对面的人吓得瘫坐在沙发上。

    苏鴷光灵蹲在桌上,看着木头上的损伤,咬着手指,一副很心疼的样子。

    赵宣檄此时痛斥的人来自宗家。

    东大陆此时的世家,在坚持社会地位上极为顽固,但是还不是明末那帮蠢儒世家画风。相反,在天下大势上,他们显现出三国诸葛氏那样的精明。

    这不,当赵宣檄成功地在南大岛取得军事胜利后,塞西的赵氏就立刻对沙暴集团这里投注了,派遣过来了四十二位家族核心族人。并且带来赵氏主宗的战略建议,那就是依靠现在的军事势力入主浙宁,确定赵氏在浙宁上层公卿的地位。

    纵盟已破,赵氏现在的旧根基之地,已经是天下争霸的前线,赵氏全族急迫想要找到一个可以容得下世家的地方。只是天下各国,中上层空间都非常小,能容下大世家的位置很少。他们需要快速拿下一个地方。

    赵氏对沙暴的战略规划若能成功了,那么就能如‘晋朝东渡’,在当地重新获得繁衍发达的根基。这符合赵氏此时急迫要达到的利益。

    不过赵氏这种指点,需要短期‘爆兵打一波’的运营方式,和沙暴集团上层的意见相冲突。

    现在正式挤入沙暴核心的融氏,主导的是种田流攀科技、打后期的运营。

    在某光灵的影响下,赵宣檄和白浩歌也倾向利用海上屏障的优势,先科技、开矿,最后再爆兵。

    苏鴷本体很鸡贼,没有明确地表达出对哪种战略的选择,但是一副期待未来军队‘智能子弹,全自动机甲,舰队为核心’信息军团的样子。明显是支持赵宣檄先“起高科,上三本科技”。

    很显然,现在沙暴核心上层的战略视角和赵氏本土的战略视角有着严重分歧。

    让赵宣檄勃然大怒的不是战略分歧,而是赵氏试图插手自己的权力体系。

    ‘赵氏想要保障家族’与‘赵宣檄想要复兴家族’,这看似是一个目标。但是,这里面要复兴的‘赵家’,是‘一赵各表’。

    赵氏全族想要从极差的处境摆脱出来。而赵宣檄是想要顶着赵族的名声自立门户。

    现在赵宣檄自己打下来了一分落脚地。他想要的赵家,是受自己绝对控制的赵家。赵宣檄的“赵家”,只是和赵氏的“赵家”冠了相同的名字。

    赵宣檄丝毫没有为老家那帮人的“赵氏荣耀”打工的精神。

    此时在办公室内,赵宣檄的咤声还在回响。虽然年仅21岁,但是指挥战阵并长居上位,此时露出的凛然气质,让在客席的宗家人噤若寒蝉。

    宗家来的将军赵湛见赵宣檄怒气升起,开始打亲情牌,张嘴说道:“宣檄,中原的局势不明朗,家族希望您能为家里撑起大局。”

    赵湛现在很头疼,宗家让赵宣檄帮忙,所给的仅仅只是赵宣檄入主内厅议事。

    话说赵宣檄本来就是嫡系,就是不给宗家任何东西,以他现在的能力,宗家也要哄着他,为他准备元老头衔,来确保双方不撕破脸皮分家。现在河源赵家窘迫得很,是禁不起任何可用人脉资源的损失了。

    赵家本宗一些人认为,赵宣檄对家族是有感情的,家族可以借助这一点。但是赵湛在看到赵宣檄的第一眼就明白了,家族那些人的打算直接破产了。

    这个被家族丢出来的小子,可没有那么良善好欺,有着强大的控制欲望。赵家企图通过他,渗透这个沙暴集团。遭遇的最强劲阻力,可能不是来自于融家、苏鴷、白浩歌,这些沙堡集团的年轻核心。而恰恰就来自于赵宣檄这个‘护食’的崽子。

    你瞧瞧,赵宣檄的反驳多么冠冕堂皇。

    他竖起手指,列举着沙暴集团的法令、施政,还有军事赏罚。

    表示‘自己是在用王道手段让苏鴷、白浩歌、融绝宕一众上位职业者心服口服,为自己效力。’

    说到这里一副光明磊落气魄,居高临下审视宗家来的人,宣称“自己决不能任人唯亲,重蹈覆辙。”

    说到‘重蹈覆辙’,这些宗家的人面庞一僵。这一边标榜自己,一边暗讽赵家,让赵湛一口气噎在喉咙中。

    而苏鴷的光灵在一旁啧啧感叹:“现在大世家的思想桎梏正在被现实削弱。而削弱大世家的人(此时苏鴷看着赵宣檄),虽然从小耳濡目染世家思维,但是能有自己的利益和理由,打压过去陈旧的理念。

    这就是历史,旧思维不可能一下子变成新思维,新思维是在一代代年轻人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实践中演化出来的。”

    苏鴷的光灵飘到了东大陆地图上,目光看着地图上张牙舞爪的太云,嘀咕道:“车轮滚啊滚,碾碎一些古旧的碎片,当旧车轮停下来,那么新的车轮又会滚动,将停下来的东西碾碎。”

    ……

    翠屿港,一家新兴技术部门正在这里建立。沙暴集团在这里布局了电子产业中心。

    至于为什么在蓬海布局?而不布局在自己安全的战略后方呢?

    赵宣檄是很想把“高科建筑”放在自己安全的后方,但是苏鴷(光灵)、融绝宕的解释,都让赵宣檄不得不遵从客观经济规律。

    千鳌岛还是比较荒芜,刚刚开发,吸引不了人才。吸引人才,不是模拟经营游戏上数值。而是要很现实地考虑人才所需的问题。

    除了衣食住行之外,还要考虑该地繁华对人是否有吸引力。

    例如,对二十一世纪的政府来说,在北上广,或是在中部的省会批地盖房,调运钢铁水泥还有建筑工的成本差别其实并不大。

    但是两地政府,若是同时给科研人才集资建房甚至福利分房的机会。那肯定是一流的人才东南飞啊!虽然这都是泡沫,但是真的能吸引到人。

    电子产业需要大量受过教育的人才。

    现在千鳌岛那边,能吸引的只是初中生级别,只能布局钢铁、机械等中级制造业。

    至于高级制造业,好歹要高中生培训才能支撑起来。从目前来看,在东部,没有一两场大规模战乱,是无法让人才发生迁移的。

    太云现在虽然猛,一时半会还真的打不到滨海。没法让东部的人才跨海来到千鳌岛上。

    所以从客观经济规律上来说,也只有在浙宁或者蓬海发展电子工业。

    浙宁那边脑残的少壮派,让投资建厂的环境很不好。所以蓬海,是沙暴集团唯一选择。

    现在东部沿海‘和平’是主流,无法打破这个和平稳定环境,人才是非常‘稳定’的。

    【当然,遵从客观行事,并不代表就屈从于现实,现在改变不了,那么现在可以为未来做准备】

    苏鴷在工业规划上,还是非常早地布置了备份。在千鳌岛布置了电子工业圈,也同步封存了大量设备,以及派遣少量的人维持低规模的生产。

    这些预置的产业,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某些经济学家嘴中,可能是鬼城,僵尸产业。但是开战后,没有这些空转的预置产业,来保障因战火而迁徙的生产者,来发挥生产力。那么这样的国家就等于在潮水中裸泳的人,潮水退去,所有窘境一览无余。

    人才迁徙,对二十一世纪地球的小势力来说不用考虑,也没有考虑的资格,因为二十一世纪各国都是有民族主义的。大国打仗,其国民的人才也轮不到小势力来收。

    但现在东大陆与二十一世纪有个不同点:在当下世家文化下,民族主义很弱,中低层如同流沙一样没有凝聚力。哪一方高层的军事实力强,就可以对底层进行聚散。

    沙暴集团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壮大,得益于此。

    在这个没有过强民族凝聚理念的社会中,只有赵宣檄的赵家和融家这两个古世家的金字招牌,才能让沙暴集团在军事胜利后,有这么多中层世家投靠。

    旁白:白浩歌虽然是权玺,家世却依旧不足,没有足以单独举旗的号召力,目前呢,也只能以融家子弟老师的身份,潜于渊中。

    现在士族文化,正在方方面面影响社会的上上下下。

    融家在翠屿港进行电子产业布局的时候,苏鴷就被赵宣檄派到该地,作为总负责人负责电子产业。

    苏鴷被派到这个,都是由融家担任中高层管理的产业链上,赵宣檄是咋想的?那就自然不用解释了。

    【然而苏鴷在翠屿港考察,原材料到硅元,再到光刻等数千个生产步骤,以及基础工人的状态,感慨封建和资本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苏鴷喃喃地道:“难怪,难怪融家总是、总是……哎。以现代人的目光,代入封建和资本主义的斗争,看不出矛盾。但是处于时代中,就发现双方在此时,断无勾肩搭背的可能。”

    苏鴷之所以有所感慨,是因为融家所代表的资本主义,和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在一些面貌上截然不同。

    资本主义在二十一世纪斗争的方式,是在议会上抗议。嗯,看起来很弱鸡。那是因为二十一世纪,资本的声音能够通过国家议会还有舆论达到目的,所以就没必要长着早期可怕的獠牙了。

    而如果有二十一世纪的人,想跑到例如明末,一边当皇帝,一边扶持印象中的资本主义。那么扶持出的资本主义绝不是二十一世纪乖巧可爱的资本主义。因为在世家文化这趟浑水中,资本主义为了抗击封建,长着脱胎于封建、比封建更锋利的爪牙。

    融家就是如此。其注定不可能是,二十一世纪那种只通过议会、舆论要求权益,那种“乖巧”的资本主义。融家为了抗击皇权倾轧和那些落后世家,衍生了一套皇权和世家绝对不允许的制度。

    例如现在,融家采取的终身雇佣制度,就是其中的一种。

    终身雇佣,也就是家丁制度。

    其他世家受限于经济,家丁可都只要有几百个就了不起了,几千个那就是私兵了,就要被皇室给关注了。

    融家呢?——你他喵的可是在开工厂呀,所有从基层提拔的骨干,都终身雇佣。这么多人都绑在融家的利益集团上,而且随着工业扩张,这个组织严密的集团在不断扩张。

    哪个皇帝能忍得了?

    但是终身雇佣制,恰恰是皇帝为代表的世家文化逼出来的。

    世家文化,就代表着高层对平民、贱民的生杀予夺。世家养的狗,地位都比平民要高。

    在这种环境下,平民惴惴不安,成为工人也难以有恒产恒心,害怕一夜之间被某个世家的狗腿子陷害,将原本小富的财产全部剥离了。

    所以唯一确保自己生活安全的办法,那就是和高等世家签订同样牢靠的关系。而融家为了保障工人们无后顾之忧,也不得不提供终身雇佣来稳定人心。

    要是二十一世纪,资本家本性就是:看你用得差不多了,直接把你开除掉。资本家也就是对抗封建,才会这么人性化,设置类似公务员的保障。

    想要做封建皇帝,来管理二十一世纪“弱鸡”资本家。就如同豺狼虎豹盘踞山林时,幻想旅人出门不带刀。

    在翠屿港的工厂中,苏鴷看着那些兴高采烈,到写字台前递交个人资料档案,申请进入工厂的工人。

    苏鴷犹豫了一会,最终在心中给“工会替代”方案打了一个叉。当下世家文化中凭空出现‘工会制度’,没足够信义给工人承诺。

    而现在融家注定会再次走向与旧世家体系你死我活的对立面上,断不可以超前的正义折断其獠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