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9.13 出生的限制
    电子历 652年,六月十三号。

    吕祈轩的军团开始了‘轻师冒进’。以一天七十公里的速度,朝着西北方向前进,在大兵团纵横的战场上,这只部队犹如一根针捅向影响战局走向的地方。而在进军前,吕祈轩则是对其他军团传达了当心西北的‘建议’。

    在摇晃的装甲车中,苏鴷看着双眼布满血丝的吕祈轩,心里默念道:“虽千万人避之,你亦往矣,哎,我若早生十年,会助你一臂之力。”

    或许是上一世的影响,苏鴷现在看吕祈轩的选择非常顺眼。当然只是顺眼,却不能做什么。这支军团的命运是注定的。

    【当北方战争进行时,苏鴷本体这边,终于等到了摆脱是非的时候,同时也看清了自己此时在社会上的位置】

    横拳武馆的汽车停到了校门口,张赟亲自到学校给自己做了转学手续。这位师兄并没有叙述任何原因,只是程序化地给苏鴷办手续。

    几位老师听闻苏鴷要转学,是准备苦劝的。因为苏鴷身上的法脉很工整,在半年内就晋级到甲班。为了业绩的导师们苦口婆心地劝说,但是张赟态度很坚决。

    所以在学校的校长室内,学校负责人,将红色的盖章盖了下去。

    横拳武馆为什么这么坚决是有原因的。赌场放了张岚,但是在放张岚的时候,提议要几个人交换,这个交换就包括苏鴷。为了自己的儿子,张克天是毫不犹豫的把苏鴷卖给了赌场那边。

    张赟在送离苏鴷的路途上,没有向苏鴷看任何一眼,仿佛苏鴷是路人。这让苏鴷不由的觉得有些瘆得慌。

    横拳武馆如同转运货物一样,将苏鴷送到了南港城。

    张赟这样不近人情的反应让苏鴷意识到自己的出身实在是太低了。而在这个社会惯性思维下,即使是能力相同,出身高的人会更容易变成统帅者,出身低的人会被周边的人习惯性指使。

    因为这个社会上的人会选择相信出身高的人,这道理就和二十一世纪的人在选衣服和一些日用品不看质量直接选品牌。

    苏鴷心里默念道:“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的贵族名号,就如同游戏中的英雄单位一样,只有英雄才能征召追随者是吗?那么,我多练几个英雄小号吧。”

    二十分钟后。

    在一个私港口中,苏鴷再次遇到了笑眯眯的孟虹,这位城池见到苏鴷后将其抱起。

    双脚离地的苏鴷对她这种见面打招呼的方式表示了抗议。但是胡乱挥舞抗议无效,苏鴷被塞入了车子中。

    十分钟后,坐在汽车后座的苏鴷,看着窗户外远离的城市建筑,用三分感慨三分遗憾道:“未来,我会回来的。”

    开着汽车的孟虹,听到苏鴷的话,“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我还相信,你会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医牧师。”

    苏鴷不以为然:“哈,医牧师?我可是准备做机械师的。”再一次摆脱危险,苏鴷心情放松。

    孟虹听到这,笑着说道:“不要任性哦,你的细胞生长术和分解术已经成型了。”

    苏鴷扭头看了看这个开车的阿姨:”可不要用常人来看我哦,我可是,额——”此时苏鴷才发现孟虹目光看自己一直带着审查的意思,而刚刚自己心大没认真注意,察觉到自己只是脱离过去的险地,还没有处于绝对安全港内,苏鴷收起了飘的心态,讪讪地闭嘴。

    孟虹一只手掐住苏鴷的后颈:“哦,那你未来想做什么?”

    苏鴷拍了拍稚嫩的胸脯,赔笑道:“做我才能做的事情。对了,阿姨,武馆那边——嘶!”

    孟虹猛掐苏鴷一下打断了苏鴷的话,悠然地说道:“从今以后,那里和你无关了。”

    【电气历652年七月十四号,渭水会战结束,战争以纵盟割地赔款告终】

    在战争中,纵盟中的最强国家,塞西共和国被彻底削弱,太云帝国获得了渭水西岸一系列的燃料矿,以及大片的土地。

    这些燃料矿场是外形如同软泥的魔矿兽类囤积的。这类魔矿兽主要盘踞在地下三千米到两千米的深处。

    液态氢氧化物化石燃料,埋藏在如此深的地下,是在最近四百年内才发现的。

    连带发现的是魔矿兽体系,比人们想象的要深,在浅层形成煤矿,一千米以下会生成更多的矿产。在更深的地方应该也有魔矿兽,而在那里生成什么,这里还是未解之谜。

    根据学者们猜测,魔矿兽是近代地表煤矿开采量过多后,地下才开始生成的。

    理由是近八百年内从地下裂缝析冒出的碱性石灰质越来越多,导致地表湖泊碱性增强。魔矿兽正在深层利用地热,开始了新的固碳方式。

    当然,这样也让电气历变革得非常彻底。矿物的变化导致一系列国家开始崛起。

    在电气历早期,当时的塞西国王发起军事变革,迅速将两足机甲淘汰换成了机械车辆部队。一跃成为北方数一数二的军事强权。

    但是在渭水之战后,丢失了这些矿产的的塞西国力大失,再也无法维持曾经的北方霸权。

    将塞西从强国位置上打落的国家是太云,但是仅仅从渭水的谈判桌上来看,这场战争获利最大的,则是玉群和寒山。

    太云帝国的外交官打着利益均沾的口号,逼迫塞西在商业贸易的规则制定上做出了巨大让步。而太云敲开了塞西的国门保护,塞西也就没理由对两个盟友依旧把持关税条款。从政客们的角度来看,恶人是太云帝国做的,而好处则是寒山和玉群获得了。

    寒山和玉群在谈判桌上坚持要在塞西国土上留有军事力量。——名义上自然是留有军队帮塞西国土上抵御太云。

    但是实际上当己方军事力量在他国的领土上,这些驻军背后的政客们必然会忍不住在这种有利条件下对当地攫取利益。

    当代政客们谋划不仅仅是为了国家,更是会为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的集团。

    塞西这个货车翻车后,迎来的则是一大批哄抢者。对于周边各个家族来说,自己不取,就被别人抢走了。

    【战后会议召开后,在纵盟军事法庭的候审室中,额,这其实是一个庄园,环境很不错;但是呆在这的人很少有开心的】

    在庄园大厅上一个显示屏上,正在播放着战后谈判会议的场面。

    苏鴷对着如同泥塑的吕祈轩说道:“你看看,第三条,第十五条,第十七条,你看看这些关乎于纵盟内部的条约的字数这么短,这么模糊,哎,未来有的扯皮,纵盟啊,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苏鴷这么说,可是有根据的,君不见地球上某搅屎棍在南亚划界上留了一系列的模糊地带,导致了亚洲各国在二战后深受其害。印巴的克xxx高原,还有什么麦xxx线,都是一些模糊、让关联国能自行解释的条款惹的祸。

    而太云现在也让塞西、寒山、玉群三国,在一些条款上能自行解释,从而产生了争议。三国会不断争执,产生更大的矛盾,最终纵盟会瓦解。

    所以此时在谈判桌上,太云看似是将打出来的利润,吐出来大部分还给了纵盟,但是,太云取得了未来的结果。太云在未来几十年内,将进入战略主动阶段。

    在庄园大厅中的显示屏上的会议上,谈判双方都是穿着高冠峨服,手持礼玉,腰缠玉佩。

    但是太云的外交家彬彬有礼,据理力争。而纵盟的外交家却显得咄咄逼人。在这背后,是两方内政上有着强大的差距。

    苏鴷看到这一幕默然点了点头,评价道:“太云的军人战胜,但是国策的话语权依然是太云政治家。战争的红利可以投资到更长远的方向,而不是被军事派系瓜分资源,这一点,就比二战马陆们强多了。——看来太云不出意外真的是可以统一天下。”

    苏鴷津津有味的判断天下大势时。

    吕祈轩将目光从谈判桌上收回,他有些茫然的对苏鴷问道:“神人,你说我做的一切没有用,对吗?”

    苏鴷愣了愣,看到吕祈轩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开始安慰道:“那个?嗯,怎么没有用呢?如果不是你带着部队北上,攻占了四个铁路交通要点,在铁轨上放置了六百多枚反坦克地雷。现在就轮不到他们在这里对太云帝国饶舌了,而是相互之间饶舌。”——若是太云的大迂回成功,纵盟现在就瓦解了,寒山和玉群的政客之所以现在还能对太云叫嚣,是因为塞西这块盾牌还在。

    苏鴷看到了吕祈轩依旧低落的样子,用更加安慰的语气说道:“别伤心,你给纵盟续命十年的功绩,现在是无人知晓,无人承认,但是真理终究不会被污水所遮挡,你这几日的抉择,在史书上的笔墨,绝对要比这他们要多几倍。对后世来说,太云在这场战争中有着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而你则是纵盟在这场战争中唯一的闪光点啊。”

    吕祈轩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说道:“您不要说了,让我静一静。”

    六月三号,吕祈轩带着军队在北部阻击战中,正如苏鴷所言,全军覆没。大量跟随他十年的战士都死亡了。

    当抉择之初,他一腔热血,但是抉择之后,再见到纵盟这些名利小人登堂表演的丑态,他现在觉得自己干的事情非常不值。

    吕祈轩的回绝让苏鴷的平等交流变弱,苏鴷的光团立刻变得模糊。

    在交流即将中断时,苏鴷讪讪的笑着说道:“嗯,你自己慢慢调节,我先走了,需要我的时候叫我一声。”——苏鴷心里自嘲道:“都怪我这嘴贱,哎,这次高层谈判的信息看不到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