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9.10 自我推销
    一千年前,当重型导弹被发明后,短短两百年内就从奇门兵器变成了各大国的制式化武备。

    这三百年来东大陆的大陆争霸战中,军团遇到必须拿下的城池,用十颗弹头覆盖性攻击,能彻底摧垮鼓山城这样级别城市的抵抗意志。毁军摧城的导弹,已经成为类似春秋时期战车地位的存在。

    当然,重型导引弹完全依赖传统机械控制者和电子控制师,而这两个职业统称大制造师。

    大制造师近乎和三大上位职业平起平坐。请注意是‘近乎’,并不是完全等于。

    大多数的高位职业者对这种制造职业者,都会表现出平等的态度。但是实际上,大制造师实际权力地位始终稍稍逊色三大上位职业。

    三大上位职业因为对社会中关键人群有着直接控制力,所以直接获得权力。大制造师的权力是通过社会直接掌权人群的重视,间接获得。

    毕竟,这不是一个人就能发挥技术威力的古魔法时代。所以,社会上尊重技术的只有少数人,而几乎每个人都敬畏社会管理者——官员、军官、财长。

    此时,东大陆权贵身份必须是上位职业者,而大制造师则是扮演贤才的角色。

    随着各国在变法中赋予‘贤才’们的权限大小不同,在数百年的较量中,各国无形中就分出了高下。

    太云帝国是迄今为止,唯一允许大制造师们拜相的帝国。其余各国各大上位世家为了实权都纷争不休,根本无法达成共识——让制造师们抵达高位,参与真正的国策执行。

    当然了,太云帝国,这数百年来拜相的大制造师都来自一个家族,轻钧。这里面是有一定裙带关系的。但是客观角度来看,制造师们对太云帝国国策有影响力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太云帝国是整个东大陆超远程导引弹产量最多的国家。这种重型导引弹他们能每年造四十发。而这些弹头在最近五十年内,百分之三十都倾泻在了纵盟身上。

    在寒山共和国国会上,听到了纵盟的悲惨遭遇。

    苏鴷表面沉默不语,内心深表同情,刨根后高度鄙视。

    整个纵盟人口是太云帝国一点八倍,钢铁总产量是太云的一点五倍。打成了这个样子。苏鴷:“定体问,我深思。”

    【会议开了几十分钟,各方进入了讨论,军政商三方在对前线兵力、物资、人员投送义务上开始了扯皮】

    在混乱中,三位高位职业者并没有争吵,这种有辱斯文争夺利益的行为,是由下面的人来做。

    吕祈轩在看到苏鴷再也没做声后,他觉得气氛有些冷,于是主动打开话匣子。

    吕祈轩:“仙兄的见识,今日危局中,我纵盟该何去何从?”

    苏鴷光影做出了一个打哈气的表情:“别问我,我不知道双方具体情况,不过战争到了这个样子,再加上今日所见,太云帝国有一统天下之兆啊。”

    吕祈轩看了看混乱的议会,尴尬的他,假装不解的问道:“何出此言?”

    苏鴷:“战争这事情,往往不在于一方有多完美,而是另一方有多愚蠢。俗话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啪的一声,议会下方,一个砚台被砸了出去,将另一个议会议员砸的满身是墨水,而这位议员则是反手一杯茶砸了过去。会场上爆发的混乱给苏鴷不正经的发言带来正经的注解。

    吕祈轩余光瞄到这个火上浇油的动作,嘴角抽了抽。

    苏鴷光影如同人来疯一样立刻精神了,目不转睛的朝台下看去,并且来劲的说道:“我赌左边的能打赢,右边的看似猛,但是脚步已经乱了。”

    “够了!”犹如炸弹炸裂的声音从吕祈轩嘴中吼出来,这个会场瞬间安静。苏鴷也嘿嘿一笑,不再发言。

    吕祈轩制止了下面的混乱,影像出现在了中央的显示水晶上。在吕祈轩身边的一位军装女秘书走到了吕祈轩面前,打开了他面前的显示屏。而显示屏上的画面,同步显示在了中央水晶下的屏幕界面上。

    一组组数据,一个个图像,图文并茂的介绍了寒山国内的军事准备,在各种后勤条件下的动员能力。在介绍完毕后,则开始在会场上对其他的两组人发表意见。这个领袖全场的姿态好不威风,在这个过程中城池和权玺都没有说话,默认了吕祈轩主持会议。

    在会场上,潜规则是,一方上位职业者一旦开始说话,他将获取会场上的领导权,但同时要将自己一方的底线方案给透露出来。吕祈轩有些被苏鴷的话刺激到了,故而当会场混乱的时候站了出来。

    当吕祈轩慷慨激昂的时候。

    苏鴷则是敲打着自己的算盘:“啧啧,要打仗了,看来钢铁马上要涨价了,嗯,我要买入大量废旧金属,短线炒作,赚他一笔。”

    【电气历652年一月三日,北边的寒风让所有人都裹上了厚重的棉衣,尚无法控制温度的苏鴷也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在去年年末,从上层得到政策消息后。

    苏鴷耐不住炒股的冲动,打着武馆弟子的名义,跑到了证券交易所,进了一批钢铁股票。而第二天随着纵盟高层下达了更高级别的战备命令,钢铁价格涨了七倍,现在还在疯涨。

    而苏鴷准备明天就卖掉。有两点原因:

    第一,自己仓库的那批钢铁已经被城内的一些世家弟子盯上了,再不卖出去的话,那些世家弟子查清楚是借武馆名义私自买的,会毫不犹豫吞掉。

    第二,再过五天,官府就会下达“停止期货交易”的冻结令,然后紧接着会下达“强制收购”的命令。强制收购的价格,会以过去上半年的均价为标准。而半年前的钢铁均价,低的可怜。

    苏鴷:“赌场和股市从来没有赌神和股神,只有庄家通吃。”

    资本主义时代,富豪们创业赚钱取决于对政策信息了解的及时性。苏鴷只是赚了两百多银币零花钱,凑够了个学校半年的学费。真正在这个政策间隔期大赚特赚的,是这个世界的大白鲨们。

    然而苏鴷利用了信息差,却依旧吃了信息盲区的亏,自己在证券交易所的走动,引起的可不仅仅是鼓山城一些人的目光。

    【雪花越来越大,在学校中】

    苏鴷独自一人躲到了树丛中,搓着冻得通红的手,扒开了雪地中的雪花。

    在树丛中一只猫咪一动不动的趴在了这里,这是苏鴷平等交流的一个对象,但是五天没有联系它。

    所谓的平等交流不是包养动物,而是通过给予东西,而让动物自愿共感。而这半年苏鴷平等交流过程中接触动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苏鴷在每次交流中各取所需后,就没时间管了。

    在一个小时前,发现这只猫咪毫无音讯的时候,已经晚了。

    苏鴷来到这只猫咪身边默哀了几秒,准备离开,但是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苏鴷顿了顿转身,眼中突然闪烁了一丝对童话故事的期冀。

    苏鴷张开了手,开始了微生物分解术和细胞再生术,白色的光在这只猫咪的身上开始亮起。然而过了十分钟后,这只猫咪身上只有极少极少部分肌肉抽动了一番,大部分内脏毫无反应,整个躯体内不存在血液流动,体液已经在破碎的血管四处渗透了。

    一段突如其来的生物学常识,突然出现在苏鴷脑海中——心跳停止后:3分钟后脑部细胞死亡;15分钟后心脏细胞死亡;35分钟后肝脏细胞死亡;60分钟后肺部细胞死亡;90到120分钟后肾细胞死亡;2至8小时后肌肉细胞死亡,手指甲要经过20小时才会死亡;软骨和牙细胞生存时间最长,最多达到4天之久。寒冷无菌环境中可以休眠的更久。

    仔细确定这段蹦出来的记忆,叙述生命已经流逝的残酷现实,苏鴷叹了一口气,童话仅仅是童话。

    苏鴷蹒跚离开了树丛的雪地,几分钟后,拿了一个铲子走了回来,在地面上挖了一个坑,将这只猫咪埋了。然而就在苏鴷转身离开后,他突然汗毛耸立,僵硬地扭头看了看背后。一个女人蹲在地面上,右手犹如插入豆腐一样伸入了土堆中直接将猫的尸骨提起来。

    苏鴷的目光看到了她手臂和手指上金属的光泽,全金属结构包裹的手臂,能轻易掏穿土堆,也就能轻易掏穿人体。

    “机械战服”,苏鴷心中犹如电流一样跳出来这个词。

    其实苏鴷这个还没长成的身躯,别说机械战服,就是被成年人抡中一下,不死也要重伤。所以怂恿白浩歌年少气盛的苏鴷,自己却怂得很。但是千小心,万谨慎,还是被盯上了。

    女人机械服掌心部位打开,监测法术的光束从掌心扫射了一下猫咪死尸的全部。然后这个女人缓缓地扭头说道:“不错,很强势的细胞再生术。死了几个小时的猫,竟然部分的组织重新有了活性。小朋友你长大后是会是一个很不错的医牧师哟。”

    女人约二十多岁,但是斜长的眼睛和尖锐的下巴,在笑起来的时候带着邪魅。而口音模仿本地口音非常像,但是这恰恰显得突兀。

    鼓山城的女人追逐时髦,都带着一些南方蓬海国的腔调。只有乡下土妞,才是一口本地腔。很显然,这是为了模仿而模仿。而且,苏鴷看到她两腿上挂着至少三个弹夹,这女人绝非善类。

    “怎么不说话了”说罢这个女人将手放在了苏鴷的肩膀上,查脉术开始启动。然而这次,苏鴷的体内的法脉的秘密没有隐瞒住。

    这个女人凤目豁然睁开,对苏鴷说道:“你知道练习定体术的意义!”说罢直接手掌捏住了苏鴷的下巴。

    努力挣扎,未能摆脱的苏鴷心里发慌,不由嚷嚷道:“别,弄我,我有师傅,我师傅和(好)厉害的。”

    这位女人手指明显一紧。嘴角一僵,然后笑着说道:“好孩子,你的师傅在哪,为何这几个星期都不见他来教导你?”

    苏鴷心中气急道:“嘿呵!盯我有段时间了。现在之所以客气,是无法判断我背后的人!”

    苏鴷看着女人的眼中扫视周围的余光,随后心里补上一句:“她很忌惮教我法脉的人,难道说她能认出城池职业的法脉?!那么她是?”

    【面前的这个女人,名孟虹,她是蓬海共和国主管对北方情报收集官,职业是城池;而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偷运纵盟实验室的生物战剂样本,并且转运一位生物师】

    这种行动必须要一些地头蛇来帮忙,而横拳武馆被孟虹盯上了绝不是偶然,谁叫武馆馆主的儿子不学无术呢。

    而苏鴷,只是孟虹的情报组织在打草搂兔子过程中发现的。

    苏鴷被盯上,也是自己对自己行为不省的缘故——人小鬼大的跑到证券交易所,打着武馆的名义买钢铁期货股票,然后股票到手后,钢铁价格立刻疯长。

    孟虹的手下正盯着横拳武馆呢,苏鴷原本属于不起眼的小角色,一下在在情报收集簿上被标红了。

    五天前孟虹特地看了一下苏鴷。她的眼力可不是横拳武馆的人可比的。

    苏鴷的定体术,练习的非常工整同时动作流畅。孟虹眼中——苏鴷不属于此时这个社会阶层。

    然而在足足五天观察中,孟虹确定苏鴷身边没有任何高位职业者存在,正当她疑惑时,苏鴷手作了一下,释放了细胞再生术,彻底把她钓了出来。

    而现在,苏鴷的心里哀嚎到:“横拳武馆,你们的麻烦,坑死我了。”

    苏鴷‘胆怯’且故意带上‘掩饰’的语气回应:“我师傅是横拳武馆的人,阿姨,你可能找错人了。”

    孟虹看着苏鴷,毫不在乎的笑了笑问道:“是吗?你的师傅真的只是横拳武馆的人?”语气看似怀疑实则是激将。

    面对这个询问,苏鴷很想狐假虎威的嚣张回应:“老子的师傅是纵盟顶级战将,看到我这身法脉的吗?识相点,就别为难我,放我走。”

    只是——叫嚣别人已经知道的信息,会显得色厉内荏。半遮半掩往往更具备威慑力。

    所以面对询问,苏鴷小鸡啄米样点头不断肯定道:“当然是了?我师傅很厉害,是武师呢。”在说完后,还不断的抬头观察孟虹。

    苏鴷此时装作的小动作,脱胎于‘考试作弊时,忍不住抬头看讲台上的监考老师,看看监考老师有没有发现’。

    因此监考老师一逮一个准。苏鴷本色表演出色,让孟虹直接进入套路。

    这“拙劣”转移目标的表现,让孟虹面露思索,然后意味深长的对苏鴷笑了笑:“是武师?呵呵,诚实孩子需要奖励。”同时用手指重重的刮了一下苏鴷的鼻子。

    吃痛的苏鴷,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不由的盯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孟虹展颜一笑,‘循循善诱’道:“你跟姐姐走,姐姐带你出去玩,过几天再送你回来。”

    苏鴷:“阿姨,这不好,我师傅会发现的。”——苏鴷心里吐槽:“我呸,你这在海外活动的间谍,敢带我这个拖油瓶?诈唬小孩呢?”

    听到了苏鴷的回绝,孟虹脸上挂着的笑容更加强盛了,而眯起眼睛掩饰目光中的情绪,这在苏鴷看来,是要动手的先兆。

    此时,苏鴷把两世欠缺的演技发挥至极,一边平复自己心情,作出犹豫即将答应的模样,一边启动了平等交流的能力。

    “呱呱呱”当一群乌鸦从天空中飞过,叫声极为刺耳。

    苏鴷表情突然泛起纠结,宛如听到某些人说话一样,自顾自的对一旁的空气点了点头。

    然后苏鴷抬起头看着孟虹。

    孟虹原本抬起准备敲晕苏鴷的手,放到了背后,悄悄蓄力。而目光却看着装模作样后的苏鴷,就等着苏鴷说完最后一句话,就动手。

    苏鴷“勉强”的挤出一个难为的笑容,‘苦恼’道:“我师傅和我说,我要和你走就不用回来了,对了,那边,那边,还有那边。”

    苏鴷抬起手指,指向了远方的几个地方。

    孟虹面前七岁的孩童,将远方盯梢分布的几个人全部点了出来。——而其中一人,苏鴷几天前通过乌鸦视角,在南港城的赌场中见过。

    孟虹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因为这些人的分布是在两公里范围外。

    苏歪着头‘疑惑’问道:“他们是你的手下吗?”

    孟虹半秒钟后又挂上微笑,战服手掌部位的金属层彻底褪去,露出了比葱白还白的手指,摸了摸苏鴷的头,换上了邻家女孩的笑容问道:“告诉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苏鴷悄悄指了指天空,半捂着嘴说道:“嘘,师傅说让我不告诉你。他现在去看天空中机械鸟了。对了,阿姨,原来你也有领域呀。”

    苏鴷说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到孟虹在自己的头发抚摸的手,突然顿了一下。当然与此同时,苏鴷看到了孟虹身上的法脉也亮了一下,领域是对着周围搜查着。

    而就在孟虹紧张搜寻周围情况时,苏鴷演技十足“哎呦,”一声。宛如被弹了脑瓜崩一样抱着头蹲在地下,一副不听话,被惩罚了的样子。

    没有发现周围任何动静的孟虹,呼吸渐渐小心,语气轻柔对苏鴷问道:“你——怎么了?”警惕的余光看着周围,现在孟虹心里有点慌。

    苏鴷耷拉着头说道:“师傅他还没走。刚刚的话让师傅听到了。”

    孟虹这时候立刻后退两步对周周围拱了拱手说道:“前辈高人,请显身一见面。”而孟虹的这种请求,让苏鴷平等交流的条件满足了。

    孟虹并没有注意到,苏鴷在那一刹,目光中闪过一丝轻松。

    在孟虹视角中,苏鴷的光团陡然出现,而在这一瞬间女人非常敏捷地对着光团抬起了手臂,钢箭窜出,刺穿了光团钉在了地面。

    这样暴起的动作,把苏鴷吓了一跳,苏鴷的本体直接跌倒,一屁股坐在了雪堆里。本体吓着了,但是平等交流的光团则是闪了一下直接消失了。但是孟虹想确定有没有打中,所以当她想要确定的时候,苏鴷光团再次出现。

    而光团再次出现,则是把孟虹吓得后退了七八步,而苏鴷的光团重现后也同步上前七八步,和孟虹保持同步距离。

    苏鴷(光团)老气横秋道:“小丫头,初次见面,为何利刃相向。”

    孟虹背后的毛孔张开,她开启了领域和所有的魔力感知。但是此时情景却让她抓狂,视觉中光团就在这里,没有气流,没有温度,甚至看不到周围投射的射线,如白日撞鬼一样。

    苏鴷(光团)闪烁不定的说道:“姑娘和横拳武馆的事情,与老夫无关,敢问小儿得罪了你?”

    孟虹躬身说道:“前辈客气了,同为堡垒,晚辈道行微薄,让您见笑了,您的弟子灵巧可爱,我忍不住玩嬉一番,还请见谅。”

    苏鴷(光团):“无妨、无妨,西边兵祸让纵盟越来越乱了,而这混乱的局势也引来了姑娘,若能借姑娘的手,将此子带离是非之地,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孟虹听到这,面容难掩紧张声色,一副被抓了现行的模样。

    她在雪地中的脚步微微向苏鴷倾转。这是企图突然拿下苏鴷作为筹码的动作。

    这让苏鴷不禁有几分好奇这个女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虽然不知道详情,苏鴷还是能猜得出,这女人在纵盟的地盘上,绝不是干好事的。

    看着做贼心虚的孟虹,苏鴷索性顺手推舟说道:“偶见,可视而不见。我本无心,你好自为之。”——意:我看到你干坏事,我不想管,你自己注意别让别人看见。

    听到这,孟虹长舒一口气说道:“多谢前辈宽宏大量。”

    而一旁的苏鴷默念道:“平等交流?交流本就没有平等,当人心中有鬼,念念有神,此能力就能趁虚而入啊!”

    光团对话结束后,苏鴷本体站了起来拍了拍雪,跑到了孟虹这边卖萌道:“姐姐,姐姐,我听师傅说,是你要包,收养我。吃住外,你一天能给我多少零花钱?师傅一个月给我一块,额不,是十块大洋。”

    在确定自己现在风险降低,苏鴷开始得寸进尺,——苏心里暗道:“只要包吃包住,同时保证十四岁之前的安全,我就认爹认妈。”

    孟虹则是挂上了哄孩子的笑容说道:“小弟弟,我姓孟,叫我孟姐姐。你现在这里待着好好学习修炼,等过几天姐姐事情忙完了就来接你。定体术还是要练了,可不要偷懒哦。过几天姐姐会好好查你的。”

    孟虹的目光扫视了周围,离开了这里——逃离的意思更重一些。惊魂未定的孟虹对于今天的事情,还要好好合计一番。

    确定自己有惊无险过关后,苏鴷心里默念道:“接下来我一定会老老实实的成长。”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