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6.18 无价可购,迫敌入瓮
    蒸汽历1029年5月14号,洪都堡。

    四十米高的水泥城墙在岁月的熏染下显得陈旧,墙体上布满了大量雨水侵蚀留下的黑色的水渍长条。而现在城墙上有一个个崭新的斑块,让城墙有了一些新痕。这是几天前,炮弹打上去,墙皮脱落造成的。

    在几公里外的地方,可以看见挖掘的炮位土堆、散乱丢弃的帐篷,还有驮马载具和废弃的蒸汽车零件。洪都堡附近到处都是战争的残留。

    而战场不仅仅在城市上留下了痕迹,还在人心上残留了战火灼烧的新伤。

    5月5号普惠斯突然发动的战争,让城市中人心惶惶。北方逃难的人想要挤入城中,城市内的贵族家眷想要去南方避祸。

    在洪都堡的十字路口,木头架子上绑着的粗糙麻绳上挂着一个个打秋千的尸体,这些倒霉鬼是被城卫军抓住的小偷和盗匪。这些小偷和盗匪也并不全是这几日犯事的人,有的在牢里被关了半年了。几天前,因为城市高层需要杀一批人,以儆效尤。所以,他们全部被打上了在城市混乱中浑水摸鱼的罪名,被高高挂了起来。现在,这些尸体在空中荡来荡去,散发着腐臭的气味,似乎在嘲弄活着的人。

    城市里的人行色匆匆,5月10号的事情让城市中所有人的心态如同过山车一样动荡。

    先是城市被普惠斯的‘十五万’军队兵临城下。再是10号夜晚,灿烂的火流星在天空飞啸而过,大地上起此彼伏的爆炸声音。然后是城外的普惠斯大军在南方联盟‘二十万’大军的合围下仓皇而逃。最后传来确定的消息:普惠斯人全军被歼灭在索多科纳行省,两位普惠斯高位职业者被俘至南方海蟹港。

    如此变化多端的消息,似乎超出了城市内居民们的情感接受能力,先是恐慌,随后怀疑,然后劫后余生喜悦,再之后,似乎该骄傲着面对胜利?

    最终,城市内的人选择了麻木,然后尽量的让自己欢喜起来,做出“我们是胜利者”的姿态来迎合现在的结果。

    在城市的中央,蓝白色陶瓷尖顶的建筑大厅中。

    钢峦家的大公爵正在房间内踱步,他的脚步时快时慢,看起来似乎有些患得患失。

    最终,他或许是感觉自己走来走去并不能解决问题,默默的在墙边停步,负手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威斯特地图。而在房间内,是他的孙子哈莱特还有两位骑士,其中的一位是欧略特。

    隆宏公爵缓缓扭头对房间内的人问道:“你见到枪焰秉核的时候,他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面对大公不指名的询问,哈莱特默不作声,这位世子两年前去维克拉参加选王的时候,对秉核只见过数面,秉核给哈莱特的唯一印象就是,秉核在和苏塔走在一起说话时,完全没有上下尊卑的概念。

    而当时的他不待见这种现象,但是他想到苏塔是被奥卡人控制,一个傀儡王子的地位,也就释然了。

    只是当十一号后,当种种神奇的消息传来,让哈莱特意识到自己完全错了。

    当年在秉核和苏塔之间的不是什么从属关系,那只是一个不愿意循规蹈矩的天才和比克斯嫡系之间的友情。哈莱特现在隐隐有些羡慕那种关系。

    在此时钢峦家的大厅中,沉浸在回忆中的哈莱特并没有说话。

    而欧略特这位效忠钢峦家族的老骑士,则是低头说道:“臣的眼光不如薇莉安冕下,无法窥到秉核冕下内藏的锋华。”

    隆宏看了看这位头发花白脸色恭敬的老骑士。这位堡垒清楚:跟随自己几十年的老骑士是委婉的劝诫自己不要再听信一些小人的谗言。

    耳朵根子很软的隆宏是昏庸,不是愚蠢,额,现在隆宏智商再低,也足以看清楚一些人了。

    先前威斯特那些主和派大肆兜售‘在国际上左右逢源’的主张,现在则跑到海蟹港疯狂抱大腿高呼主战。这种变脸的行为,将威斯特另一位年纪较大的堡垒差点气的背过气去。

    隆宏轻轻吐了一口气:“机械师出身,年仅十六,十二岁就走出家族、离开国度,在大陆上行于诸国。枪焰秉核冕下这任意一条单独列出,都是卓荦不凡。”

    潜台词:“我怎么知道有机械师出生的堡垒?我怎么知道竟然有十六岁的上位职业者?我怎么知道明明是上位职业的种子竟然敢翘家在万里之外浪?不要在这里马后炮,说我昏庸!”

    隆宏隐晦地辩解后,盯着欧略特,这目光是要“欧略特给自己再出个主意”。

    而欧略特在自家主公的目视下,不得不再次发声。

    欧略特:“秉核冕下虽然只有十六岁,但是极为重视承诺,薇莉安冕下当年是用绝对信任和人情将他留在海蟹港。而我们……”

    欧略特的语气渐渐变得低沉,最后打住了。

    隆宏看了看欧略特:“继续说。”

    欧略特张开嘴缓缓道:“而秉核冕下为薇莉安冕下造两年的战械,是坚守他个人的信条。

    现在海蟹港的工厂,是秉核冕下亲手砌造,而威斯特天空海洋上此时存在的战械,也都是秉核冕下亲力亲为。

    他甚至没有要威斯特一块封地,而圣索克国内,他们家族的爵位也依旧是伯爵,并没有给他在海蟹港行动任何实质上的鼓励。所以,不能简单的将海蟹港看成是圣索克对我们的支援。这种种事情,是秉核冕下个人意志推动的,现在这已无价可购。

    如果依旧认为用短浅的利益就可以影响秉核冕下的话。那么反而会让秉核冕下反感,我认为,秉核冕下根本不喜欢我们这么看他。所以……”

    隆宏制止了欧略特继续说下去,这位大公现在听明白了,而听明白后,他反而更头疼了。

    因为以这种人情来计价,今日的威斯特已经给不起今日的秉核偌大的人情了。

    而现在这位大公回头一想,在战前国内那些主和派怂恿下,钢峦家族败掉的那些人情,心疼的很。

    【蒸汽历1029年5月15号,当洪都堡的人正在忧虑接下来该如何站队的时候,秉核则是紧锣密鼓的对威斯特的战略事态做最后的布局和导引。】

    5月6号的秉核,只有几列火车和海蟹港的一片工业区可以直接听命于自己。

    而现在,十天后。秉核已经能征调四十列蒸汽列车,整个威斯特南方大大小小的贵族势力均听从秉核的指挥和安排,甚至威斯特的邻国罗兰还有北方的奥克利则开始公开宣布支持威斯特联军抵抗入侵的行为。

    战争的进程使得国际舆论不断翻腾。而在西大陆各方的高度关注下,秉核在5月15号再一次开始了军事行动。而这次进军的目标是克里宾斯双丘之地。六百年前,钢峦可轩大公就是在这里一战成名,抵抗了奥卡人陆军的重重冲击。

    而秉核在总览了威斯特和奥卡人西部战线的局势后,决心先拿下这里。从战略地图上看,秉核是直接对威斯特北方不管不顾,将战线抵进到距离奥卡帝国南部边界线三十公里的位置。

    秉核的这种决策,如果是在圣索克帝国军事学院测试考评中,绝对是零分。

    第一、威斯特国力微弱。

    第二、奥卡人在南部国境线上也有着重重要塞防线。但是现在时代变了,秉核将列车开到这里,能让弹道导弹对奥卡小半个国土进行覆盖。

    【在火车的指挥车厢上,秉核开着公共频道,给练习定体术的尘迦辅导的同时,对军队骨干们叙述这次军事行动的主要目标。】

    秉核纠正着尘迦的动作,在尘迦进行大幅度身体动作的时候,秉核也站在荡木上,用手扶正尘迦的胳臂,以及翻跟斗时的小腿环节。秉核出手的动作非常快,这让尘迦可以放心大胆的进行定体术的剧烈动作。

    秉核扶着尘迦的头,同时将耳麦推到嘴唇边,说道:“所谓‘攻其必救’,当我们沿着南方海岸线行动时,奥卡人在这种威胁下,不可能集中兵力向着威斯特北方洪都堡发动强大攻势。”

    尘迦气喘吁吁,在平衡木上站稳,扭头看了看一旁的战略地图,问道:“师傅,如果奥卡人,不管我们,直接重点打北方,那么……”

    秉核拿着教棍,抽了抽尘迦的小腿说道:“腿不要软,脚掌抓住地面。”

    然后秉核用棍子敲了敲地图说道:“如果奥卡人的一意孤行,那我们就换家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超级大国跟小国死磕,呵呵,如果奥卡的那帮政客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以后呢,我就可以写一本《我在威斯特为奥卡修坟》。”

    话音刚落,这时候公共频道中,传来那些军官们的哄笑声音。

    秉核拍了拍手同时说道:“好了好了,还有什么不懂的吗,各组按照次序提问,每组五分钟发言时间。”

    然后秉核扭头对尘迦说道:“尘迦,我们继续,你这回一定要控制好,把握呼吸和节奏。放心别怕,我不会让你摔到的。”

    【下午六点,秉核的装甲列车神速一样进军到双丘之地,在火车停稳后,秉核当机立断对山丘上进行了精准打击。】

    一个个重达一百二十公斤的弹头从飞机上投掷下来,奥卡人在构建阵地的时候非常教条,丝毫没有考虑到防空问题。

    随着弹头在地面上升起了大量的烟尘,两个高地上方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抵抗力了。

    随后威斯特的士兵们开始往山坡上进攻,几乎没有遭遇多少火力阻拦,就迅速的登上了山坡,将驻扎在高地上,一个营的奥卡军人给俘虏了。

    晚上六点,太阳已经落入大海,天空一片安澜,海边是紫红色的余晖。秉核携弟子登上了双丘高地。

    秉核指着周围的海湾,又指了指陆地远方天际线,那灯火辉煌的奥卡要塞群。

    秉核腿踩在了一块凸起的岩石上,和善的对尘迦说道:“接下来我们要打援,不,更准确的说,是扰陆打海。”

    【尽管在陆地上取得了极大的胜利,但是秉核始终忘不了‘巩固威斯特海防’的承诺,这是秉核在威斯特最看重的承诺。】

    陆地上再辉煌的战绩,随着秉核的离开,威斯特依旧是几年前的威斯特。

    而让潜艇留下辉煌的战绩,却能庇佑威斯特海上安全百年,为威斯特沿海经济发展保驾护航。秉核心中潜艇的首战,不仅仅是破交,更要是拿一两艘水面战舰的人头。

    如何让潜艇战绩令世人瞩目?主动决战是不现实的,因为潜艇的速度远远无法跟上水面战舰。而潜艇更善于在航道上提前布置在舰队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袭击。

    既然让潜艇主动出击对决水面舰艇很难,那么就让敌方舰队自己跑过来!

    研究了奥卡人的政治模式后,秉核在双丘地区给奥卡人添堵,让奥卡国内大大小小势力逼着奥卡人海上舰队主动配合自己的计划。

    看着晚霞渐渐消失,秉核迎着海风,悠然的说道:“要把握战略主动权。”

    【5月17号,大量双翼轰炸机,在秉核导引下,进入了奥卡人的天空,洒下了成吨的宣传传单。】

    这些木头飞机并不执行对军事目标俯冲轰炸任务,只是高空水平投掷纸质传单,而且由于载人机科技属于不安全的实验室技术,奥卡人并没有组建,也无法组建空中截击机部队,纸质弹投掷非常顺利。

    ‘先礼后兵’是秉核的习惯。

    秉核在传单中,宣布了自己即将对奥卡轰炸的城市名单。

    先叙述现在战争中自己行为的理由:第一,奥卡上层在维克拉背信弃义;第二,奥卡人在威斯特港口对自己的刺杀。

    同时强调了战争结束的条件:“想要战争结束,奥卡议会相关家族,必须对我道歉,我个人只要一个道歉,而在国家层面上,奥卡必须确保以后不再干涉威斯特内政,尊重威斯特主权。”

    最后在末尾,秉核还提示了各大城市的平民,远离火车站,远离冒着蒸汽且有大量烟囱的工厂,并且在自己的房屋上贴上红十字符号,尽管有极大概率可能造成误伤,但是联军会尽量避免对无关人群的杀伤。

    【5月17号下午,当攻心战的传单都洒到各大城市后,秉核在双丘地区布置的导弹发射阵地也布置好了。】

    随着白色的烟柱从地面腾起,十二枚长十一米的弹道导弹直接升空,这是秉核全部存货。

    这些弹道导弹升空后,秉核的领域开到了最大保持了最精确的观察,同时通过高空飞艇电磁指令控制天空导弹,补偿地转偏向力对弹道影响,一条浩荡的弧线在苍穹上画出。

    而此时那些工业城市中的人们对超远程打击还没有什么概念,依旧以为自己处在安全的后方,用事不关己的态度,对天空掉落的传单评头论足。

    贵族沙龙中,下午茶时间的贵妇们,更是将话题歪到了“战争是薇莉安的美艳引发的”的言情讨论上。

    而就在一片歌舞升平中,天空中出现了白色的流星。可怕的巨型弹头从长空上直接掉落,数秒钟后,大地震颤的感觉传遍全城,而雷鸣般的巨大响声则在十几秒后爆发,让几公里外的人不禁趴在地面上。

    爆炸的烟柱子腾起了近一百米高,爆炸范围内三百米的玻璃窗户全部震裂。被命中的工厂,墙壁已经倒塌,钢管钢筋在废墟上扭曲。

    秉核对奥卡十二个工业城市各赏了一发重型弹道导弹,其中四枚炸的并不是很准,但是恐吓的效果都达到了。

    从天空而来的大型快递通知奥卡帝国:战争已经越过防线,抵达了奥卡国境线内部分地区。

    虽然轰炸的破坏远达不到屠城的级别,但是却让奥卡人开始怀着恐惧认真的看了看传单上秉核这个‘十六岁大的孩子’‘可笑’的正义诉求。

    一个国家对外侵略行动的背后有着复杂的利益分配,当侵略很轻松很容易时,成功的利益分配会推动国内势力继续推动侵略,但是当实施侵略的国家遭到了额外的损失,原本国内势力对侵略达成的利益分配就会产生激烈大矛盾冲突。

    奥卡人进行的是一场为瓜分外国利益而发动的不义之战。而秉核面对奥卡,掌握的是“屠国之术”。

    【蒸汽历1029年5月21号,清晨奥卡首都,天体塔东侧,混凝土防御碉堡中。】

    浮冰·堡垒·米莉亚,这位六十九岁的帝国女皇,脸上的褶皱散发着一股怒气,她看着上议院的贵族们。

    虽然名义上奥卡是君主立宪制,但是实际上是君主将权利下放给了下面的贵族集团,君主依旧保持权威,每次当矛盾实在无法调和时,皇室就会站出来主持大局。

    而在战时国会大厅中央,巨大的帝国地图摆在正中央,而在帝国东南方秉核所在的双丘山,现在被标记了一个双火枪交叉的符号。

    而奥卡帝国大半个西南出现了大片犹如皮疹一样的红色。地图上红色分为三个等级:

    粉红色代表着城市大部分职能还在运转,但是工业生产和运输能力都下降了百分之三十。

    红色代表着部分城市关键职能瘫痪,生产和运输下降了百分之五十以上。

    而深红色则是代表着的城市大部分职能瘫痪,大量的人口(被工厂主压榨的劳工)开始逃离城市。

    距离奥卡首都最近的一个深红城市,只有四十公里的距离。

    在5月19号的时候,秉核控制的轰炸机对这个城市东侧的大坝进行了投弹。水利大坝被炸塌陷,洪水直接瘫痪了这个城市,就连首都区都受到了波及,整个城市到现在还弥漫着一股下水道的气味。

    现在整个奥卡上下谈大型火箭弹而色变。这种恐慌甚至波及到了,秉核射程之外的奥卡领土。尤其是秉核警告人们远离工厂,这给整个奥卡帝国各个生产环节造成了致命的恐慌。

    【奥卡这个贵族共和的制度中,女皇平时在政治上保持沉默,但是浮冰家族掌握着全世界最为强大的舰队,在过去没人忽视。而今天某新兴堡垒家族直接在国门前叫嚣,这让浮冰家族的威严受到严重挑战。】

    女皇陛下对这两日的轰炸极为震怒。

    在天体塔皇宫层中,随着镜面术和显影术的联合释放,帝国议会被投影到了女皇陛下的脚下。而整个议会现在非常安静。

    会议开始前,海陆两派刚刚撕过逼,但是被帝国门卫丢出去了几十个刺头,整个会场上此时变得鸦雀无声。

    女皇拿着钻石权杖,敲击着桌面,看着会议桌前的将军们用质问的语气说道:“现在你们准备怎么办。等着这个野孩子来砸我的玻璃窗吗?”

    浮冰??胡德说道:“母上大人,帝国的舰队已经调转方向。在22号会抵达双丘高地附近海域。只是,海军即使能短暂解除威胁,但是陆地上我们没有制约枪焰堡垒的力量。”

    浮冰胡德在变相地说出陆军无能的时候,林隐库萨身后的陆军军方的人怒目而视,但是无法反驳。陆军在东部军队根本无法集结。铁路全部瘫痪,仓库中有物资,但是却不能供应军队,军队强行平价格购买当地物资,使的各地物价恐慌性疯涨,黑市贸易频繁。

    女皇讽刺:“圣索克落子一个堡垒,就让奥卡低三下四,你们真的是帝国的栋梁!”

    塔视侯爵说道:“陛下,这个堡垒并非圣索克的落子。枪焰冕下性格跳脱,这次矛盾的症结并不是战争,而是……”

    首相用警告的目光盯着塔视侯爵,同时插嘴打断:“侯爵大人,请您不要……”

    然而首相刚张嘴就被女皇冷斥打断:“让他说,我倒是,要看看他想说什么!”

    首相只得闭嘴。

    而这位侯爵依旧是不卑不亢的回应道:“陛下,枪焰冕下只有十六岁。十六岁的少年不可能不气盛,而少年在气盛的时候是很难掌握住力度的。现在枪焰冕下对帝国一直保有余地。帝国实在是不宜将矛盾继续扩大了。”

    女皇语气不善说道:“塔视先生,那小子在你家住过吧?”

    侯爵:“是的陛下,他也在奥卡天体塔住过。”女皇身边的人色变,塔视侯爵的话让女皇攥着权杖的手指关节发白。

    侯爵继续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刺杀是出格的行为,这个事情发生后,而枪焰冕下也说过他在等待帝国给他的回答。”这时候在场的贵族也都不自觉的脸色难看起来。

    这位侯爵大人之所以现在这么敢说,这场战争明确告诉大家,技术开始变革了,所以机械制造家族的塔视侯爵大人今天就是要借着秉核送来的东风,在奥卡上层来一次‘不畏权贵’。

    “咳咳”胡德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塔视侯爵的发言。林隐说道:“刺杀一事,各执其词,奥卡帝国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侯爵大人不要擅妄自猜测。”

    林隐使用了政客标准的‘事后不认账’技能,而一旁的胡德将军用“拆台”的目光瞅了瞅这位陆军元帅。

    塔视侯爵看了看林隐,顿了顿说道:“是的,将军大人,或许是我妄自揣测了,但是,我多嘴提一句,秉核冕下能做出独自一人游历大陆这样的事情,他的想法和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同。他很特立独行,但是不可否认他的目光有时候非常长远,也许他等今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女皇怒道:“他等什么?”

    塔视侯爵无奈的摊开手:“陛下,从技术研发的客观规律来看,今天的导引火箭并不是一蹴而成的,在机械术上枪焰秉核是一个天才,然而更难的是,他愿意用数年的努力将自己天才想法实现。”

    整个上议院的人员,开始相互窃窃私语。

    塔视侯爵:“我们可以无视他荒诞的动机。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这孩子最终会被帝国的力量逼走,被迫离开威斯特。但是我们决不能漫不经心的等他忍不了了再离开,因为他在离开之前一定会做些什么。”

    塔视侯爵现在所说的正是奥卡境内的贵族们担忧的,秉核被刺杀这件事虽然帝国高层之口否认。但是大家确定可能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否现秉核的不会摆出来‘要和奥卡帝国理论’的样子。

    而现在在奥卡人的眼中,秉核还算是讲道理,在轰炸前都彬彬有礼的提示,同时避开非军事目标,都是身上的“贵族家教”的影响(当一个人一身黑点的时候,唯一的亮点就很可贵了)。

    但是如果秉核开始变得气急败坏,认为和奥卡上层讲不通道理,开始对着大家的庄园丢炸弹,那——局势就彻底失控。

    现在奥卡帝国上位家族是要维护自己的荣誉,而那些中位职业者的大家族现在则是对利益忧心忡忡。一个矛盾在奥卡上下出现了。

    【六百公里外,秉核停留在了边境的小镇上。这个小镇在战火的摧残中已经非常残破了。】

    在寂静的夜晚中,可以听到女人的哭声。在战争中,这个小镇被奥卡人进驻。这个时代的军队抵达外国,会彻底放开一些道德约束。

    秉核看着星空喃喃的说道:“没有对错,有了力量后,可以肆无忌惮,可以凭借一己喜好来行事,这可真潇洒啊!(淡讽的语气)只是如果人人都这样,嗯,这就是自造地狱的世界。”

    这时候,在秉核耳边的通讯器响起了来电的响声。

    两百二十公里外,奥卡国境内,在某个农场阳台上,许令歪着头用肩膀夹着通讯器,他抬头看了看高空中的中继站讯号飞艇,同时翻看着手下间谍在港口周围偷拍的照片,对秉核说道:“冕下,已经确定了,奥卡帝国舰队在明天上午将驶出港口。”

    听到这,秉核爆发式地展开了领域,将领域衍生到了十五公里后,身上的光芒盛了几分。在望了望远方后,秉核迅速收起领域。

    秉核在通讯中说道:“很好。”

    随后他打开通讯,对几百米外正在修火车的人说道:“大白鱼出洞了,我们该回去下钩了!”

    。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