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归向 > 6.12 我价几何?
    蒸汽历1029年,五月五号早上五点。电报系统已经将威斯特北方遭到入侵的情报发送到了南边。整个威斯特南方一片混乱。

    在下城平民区中,那些富人开始出逃,各种谣言纷起。在外族进攻中,贵族们的安全是可以受到保障的,但是市民阶层,却是毫无例外要遭到抢劫的。而这几日,海蟹港口也略显混乱。

    然而这些混乱很快被平定了,而平定混乱的过程,从空间上来看是从工厂区开始然后向外扩散。

    至于平定的详细过程——

    上午八点,二十七艘携带机枪的飞艇在一百二十米的低空中进行武装巡逻,飞艇上的重机枪对着城市中的花坛、水池,进行了警告性质的开火。

    随后,从工厂中维持治安的纠察队保护着二十辆载着音响的汽车在城市中,播放了秉核的简短演讲。

    在街道上,高音喇叭中秉核:“我是枪焰秉核,现在北边发生了一些事情,事情的具体情况我就不多说了。

    切入正题,我知道,诸位早就预料到了今日大厦将倾的场景,我也知道诸位在事先考虑过威斯特解体后的多条方案的退路。但是我现在只说一句,在现在普惠斯人如此背信弃义的情况下,诸位的计划还保险吗,诸位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好吧,我知道诸位有所顾忌,但是我想要说,我枪焰秉核是一个重视道义的人。现在请你们继续保持沉默,我要去北边去走一趟,对普惠斯人进行武装斥责。

    在我对北边训话结束前,在普惠斯人让我闭嘴之前。

    请各位保持安静,保持秩序,现在我不想武装斥责各位,却也不介意多一两个斥责的目标。

    道不同不相为谋,预祝诸位在未来能全身而退,但是现在,请别给我添堵。”

    【随着纠察队将几个不长眼的,敢囤积粮食和布匹的商人给枪毙,然后武装飞艇直接扫射了一个贵族的大门后,广播的效果非常好,一切都安静了。】

    让城市中原本准备树倒猢狲散的大大小小势力开始陡然刹车。

    大大小小的贵族,在意识到秉核要发疯去找北边的普惠斯讲道理之后,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笑过之后,却又都安稳的夹起了尾巴。

    这些聪明人开始观察形势。毕竟这时候和拿着枪的疯子(秉核)理论划不来。既然疯子想要去找死,那就让他去。等到疯子疯完了,大家继续行动也不迟。

    但是,当几乎所有贵族都在对秉核评头论足的时候,却始终都没有看到自己身上的一个问题,那就是秉核的广播中说到了所有贵族的一个痛点。

    那就是普惠斯背信弃义的现实,让很多准备好退路的贵族们惴惴不安。当强者破坏了道义时,当秩序不再时,弱者们就会恐慌。

    秉核没工夫在这时候串联这些贵族,没时间,也没必要。

    【狂风军军营门口,许令跟随着秉核抵达了这里,而一起跟来的尘迦被秉核命令在两百米外的装甲车内等候】

    秉核所在两百米外的装甲车上,树立着一个硕大的电线,保障周围的电磁控制权。

    秉核无法给圣索克的队伍配上战服,但是却可以给这些人配上无线电通讯设备。

    此时跟在秉核身边的许令就带着头盔,这样的头盔可以在公共频道中发送命令,且接受上司的命令。而所有人现在也都带着头盔,隔着数公里都通过高空飞艇中继站的通讯数据链进行对话。

    这个信息设备体系奠定了秉核在队伍中的主导权,现在就连资格最老权威最足的许令现在都无法抢夺秉核的领导权。

    因为汽车信号站,飞艇中继站,甚至每个设备,秉核都有后门。而秉核能够通过领域随时启动这个数据链中任何一个设备的后门,将某个人强制禁言。名曰“狗管理,狗群主。”

    这就是信息霸权。美国大选,某候选人竞选方案对国民再有力,但是传媒大佬就是不给你宣传,反而对全国人民铺天盖地的轰炸另一个家伙的方案。直接决定了某些候选人的领导力。

    许令不懂这个概念,但是许令敏锐的意识到,秉核已经牢牢地掌握了这个团队。

    新设备中的交流非常密切,秉核给每个组员都安排了任务,并且快速根据情报,给每个中位职业者马不停蹄的布置了任务。而且能迅速通过每一个人,了解任务进行的情况。

    包括许令在内,每一个中位职业者,都发现如果自己不跟着秉核任务的布置走,就会快速在这个密切交流的指挥体系中被边缘化,然后在群体中被确认为办事不力的人。

    许令心里暗暗道:“这个,这个叫通讯体系的玩意?真是极棒的发明,回国对陛下的汇报中,一定要重点提。”

    【如果说秉核的上位职业和机械术让许令折服了三分之二的话,而现在这种新设备,新模式的指挥体系,则是将许令彻彻底底的折服。】

    许令现在已经彻底安于坐在了助手的位置,为秉核提供建议。而给秉核当助手,有些时候,许令觉得有些头疼。

    秉核在一些方面任性的很。

    例如现在,在威斯特军营门口。

    许令看着站如松的秉核,低声说道说道:“冕下,您现在的举动很不理智。如果需要联系威斯特的本土军官让我前来即可。”

    秉核:“第一,不要那么称呼我,在战争没有验证我的职能前,我只是一位机械控制者。第二,我很理智,天空中有我的武装。地面的火力也处于待命状态。两千米范围都在我的视角观察内。你说我有什么危险?”

    而现在一千五百米外,一辆汽车载着大型管风琴模样的装置,上面填装了十二发一百毫米口径的导引火箭弹,而驾驶汽车的人正头戴头盔,随时准备按照秉核的指示进行火力支援,随时能够导引十几发正义,秉核根本不觉得有啥子危险。

    听到秉核决意如此。

    许令瞅了瞅秉核:“这,您还是注意一点好。”

    几分钟后军营门口的擎山走了出来,他在看到秉核后目光,有些不自然。

    随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以为,你回去了。”

    秉核:“战争爆发了,履行承诺吧,现在开始三个月时间内,我需要你的效忠。”

    擎山顿了顿说道:“你在开玩笑吗?”

    秉核看了看军营:“那几个营地似乎不服你管教?”

    秉核打开了手中的光锥,看了一下界面,顿了顿说道:“四号营地最乱的。走吧。”

    擎山盯着秉核手掌中的光锥,眼睛中露出疑惑。他没有见过这种新魔法。

    而一旁的许令走上前,用似笑非笑的语气对擎山说道:“骑士阁下,这两年,您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枪焰秉核,冕…”

    秉核:“咳咳”

    许令对秉核露出歉意,然后转身对半擎山说道:“擎山军官,其实与您合作是枪焰秉核大人的决议,但是我认为,您是否愿意与我们合作都无关大局,唯一的区别是,我们是否要在您和您的军队身上浪费多少,你可以抬头看看天空,一百公里范围内的飞艇,现在是听命于我身后的人。”

    注:一百公里听起有些夸张,虽然现在秉核站在这里做不到,但是在不远处火车站中,有一列蒸汽列车正在待命,有特制的大功率无线电设备,秉核只要在那辆蒸汽列车上一站,垂直竖状领域延展到高空九千米的地方。秉核对该地区就是预警机级别的,现在这个世界的电磁频段那是相当干净,还没有敌人的电磁压制。所以区区一百公里,还是许令没敢往多了方向想。

    擎山在听到面前这个圣索克人的话,不禁愣然,一百公里这个数字,让他眼睛动了动,定睛又看了看秉核和秉核手掌中光锥,他将信将疑问道:“秉核,你不是机械控制者吗?”。

    而秉核面对擎山的质疑,将领域聚光的光锥现象取消,悠悠指着远方另一个方向说道:“那边的军营很混乱,你带着一个大队(一百二十人)和我去弹压。“

    秉核看着擎山犹豫的目光,轻轻走到擎山身边,放低声音:“实际上你,穿上军装就行了,天空中有我的镇压飞艇。而我这边也有弹压的队伍。但是……”

    秉核看着擎山:“我想,我觉得是来讲道义的,不是参与瓜分的。”

    擎山有些迷惑看着秉核,他从秉核语气中听到了告诫,警示,多种意思。

    擎山深呼吸,说道:“好的。我随你走一趟。”

    【然而半个小时后,在军营中擎山明白了秉核的话。】

    在狂风营地,第四营地中,当威斯特北方传来崩溃的消息后,这里的军队行为就开始不对头了。,在两个小时,他们在铁路上拦截了一辆火车,然后将大量物资拖回营地。这让秉核认为必须拔出这个不稳定因素。

    在这个混乱的乱世,有枪就是政治资本,大贵族们喜欢将亲信骑士安插在自己的军团。而女性上位职业者身边的近卫军团指挥官,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情人。

    话说回来,现在当威斯特的前方局势出现崩盘的时候,各个军团的指挥官们当然有着别样的心思,他们开始囤积物资,试图的在未来的局势中待价而沽。

    然而现在这样的心思被粉碎了,随着擎山带着一百人的亲卫队来到第四营地门口时候喊出了“弹压维持秩序的口号”,一队骑兵刚从营地中冲出来准备阻拦擎山一行人的进入。

    这时候天空中二十六发火箭弹嗖嗖地落下来,将聚集的人炸的人仰马翻。营地中的军队很快陷入了混乱。而这时候,六十个巡逻飞艇莅临营地上空,其中营地了里面第四师团的射手当机立断,射掉了四个巡逻飞艇。但是天空中的机枪迅速给予回敬。

    嗖嗖嗖,来自天空的弹雨落入了混乱的军营,原本还在拿着枪对天射击的士兵被顿时打成血窟窿。如此恐怖的景象让士兵轰然溃散。

    军队只有在纪律性下才有战斗力。当最高长官都有小心思的时候,撞到了天空中镇压地面的飞艇,直接一团散沙。

    当逃跑的人试图跨过栅栏,这是天空落下的子弹扫下来一大片,直接拉出来一条死亡封锁线。这些士兵慌忙的蹲倒,匍匐躲避天空中的弹雨。

    数分钟后弹雨骤停。

    而随后,执法的士兵走上前,拿着高音喇叭喊道:“所有人全部蹲下,军官都站出来”这些擎山带来的宪兵一边喊着,一边用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天空中的武装飞艇。

    宪兵们试图将一群一群人分组站好,然而这时候出现了噪音。

    “我xx,我们是第四师团的,你们第三师的人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大家说是不是啊?”一个站起身的老兵油子在人群中怂恿起来。

    然而随着人群变的略微有些混乱,天空中的飞艇立即再次回应了弹雨。随着嗖嗖嗖射击,聒噪的人群直接变成了碎肉模糊的尸体。而子弹打在地面上,却又将血腥覆盖了一层脏土。

    天空中有六艘飞艇同时参与了射击,而扫射过后数百米范围的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蹲在地上,抱着头恐惧的看着天空,死死地咬着牙,连呼吸都不敢过重。先前的桀骜一丝一毫都不见了。

    就连参与维持秩序的宪兵们也双腿打颤,看着天空,有些迷茫自己该干什么。

    似乎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些怂包的手下,擎山冲到了营地中,抄起了地面上半截木棍,朝着蹲在地面上的人抽着,一边抽着一边说道:“不服,是吗,还特么有谁不服?””

    擎山带来的兵也立刻回过神来,凶相毕露的拿着硬木枪托,对着在这蹲成一片的士兵头上砸着。

    如此拼命的砸,一方面是要释放心理的恐惧,另一方面,是不想要让天空中的镇压飞艇继续开火了。

    【二十分钟后,混乱的军营被稳定好。】

    擎山带着收拢的多位高级军官(都是中位职业者)通过圣索克三组职业者的检查,走进了汽车队伍,来到了秉核这边。而许令始终盯着这些人的一举一动。时刻警惕着他们可能对秉核的不利。

    在车队中央,秉核正在头盔中连接着天空上中继飞艇的数据链,关注六十个飞艇坐标和载弹量等种种因素。当然还有疑似是军官指挥所的一系列坐标。

    在看到擎山走来之后,秉核抬头问道:“擎山,你带来的人,能够控制住海蟹港附近的军队吗”

    此时擎山语气恭敬说道:“没问题,冕下。”

    秉核看了一眼擎山,摇了摇头说道:“擎山,叫我秉核就行了,我想为道义而战,而不是在倒下的威斯特身上分一杯羹。谢谢你帮我。”

    擎山恭敬的点了点头,而他的背后冒出一身冷汗。

    在刚刚弹压军营的时候,秉核留在外面的那些预备队吓住了他。擎山突然意识到,除了刚刚的计划外,秉核还有另一种方案,那就是一旦自己不合作。那就直接代表圣索克来接管部队,用天空中的镇压飞艇将所有不合作的高级军官给直接清除掉。

    当然那样,也就变成了圣索克瓜分威斯特的南部领土。而很显然,枪焰秉核的话语中似乎是并不想这么做。实际行动中更是的给了擎山做威斯特骑士的机会。

    当然擎山还没有想到另一个方案,那就是许令想搞的方案:直接杀了擎山这些人然后选其他愿意听圣索克话的代理人。。

    这个方案是许令尚不清楚秉核堡垒身份时,所筹谋的原计划。

    在这个原计划中,为了实行计划,数年来在海蟹港这地方,许令已经收买了多个军官,就等着这一天发动,而对那些不能收买的死硬分子,直接暗杀。圣索克的情报组织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秉核看着擎山愈发恭敬的态度,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天后,我要北上,希望你帮我维持好海蟹港以及附近秩序。我不强迫你,嗯,还有你们站在我这边,我只需要您在威斯特还没有倒塌前,诸位尽到一位骑士的本分。”

    擎山愣了愣,他说道:“冕下,您?”

    秉核此时目光正在,看了看营地外堆积的尸体,这些都是弹压时候打死,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秉核很反感杀戮,但是如果不及时遏制这个封建军团的乱象,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的恶会释放。会造成更大的杀戮。

    秉核扭头看了看擎山,笑了笑说道:“我能胜。”现在擎山执意用‘冕下’这个称呼,秉核也就不在否定了。

    就在这时秉核和擎山这些威斯特的军官对话的时候,远方一位宪兵跑了过来,跑的非常匆忙,撞上了三个正在拖死尸的士兵。同时被血肉模糊的大腿绊了一跤。这位宪兵慌忙爬起来来到卫兵这里,说道:“密电”

    卫兵将这个宪兵拦住,然后带着密电走了过。

    擎山快速接过密电,然而在看到内容后身体僵硬,秉核顺手从擎山手上抽过来一看,上面写的是西部防线被奥卡人突破的消息。

    秉核笑了笑说道:“奥卡人也来赶场了。”秉核此话一出,擎山身后的军官们大惊,眼神中出现了各种动摇的犹豫的神情。

    秉核又将电报丢给擎山,从容自信的对擎山和身后的骑士问道:“两千年前,有堡垒价值二十城的典故。将军你看今天我价值几何?”

    正当擎山等军官无法作答,而秉核准备笑而不语,用保持神秘的姿态,结束这场会面时。

    站在十米外的许令走上前,他先是扫过这些威斯特的军官,用眼神中传递着‘圣索克有绝对决心介入威斯特’的意志。

    随后他转向秉核回应道:“冕下,您今可倾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