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崛起1646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兵临松锦
    很快,桦山久守有了亲自体验木轨道交通的机会。

    所有岛津军士兵在李业志的指挥下,登上了木轨专用的车厢。这是专门用来运送人员及重要物资的车子,上有雨棚,内配座椅,每车可坐十四人,四辆车连在一起,用八匹马拖拽。

    不过由于倭兵普遍瘦小,故而李业志给每辆车里都塞了十六到十八个人,前后数百辆车迤逦而行,一次便将岛津军、丰臣军、上杉军总计八千多人运走。

    桦山久守作为军官,被分到和李业志同乘最前面的车子。车上只有九个座位,稍显宽敞些,另外车厢中部还有个小木几。

    载人的木轨道车都是装了减震的,加上木轨道本身就比较平稳,简直比坐轿还要舒服,以至于桦山久守很快便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待太阳开始西沉,他被手下家将叫醒,说要吃晚饭了。

    桦山久守眼前一亮,今天轮到吃肉了,他咽了口吐沫,问道:“是吃鱼还是袋鼠?啊,这到哪儿了?”

    “回大人,好像是海鱼。刚才说已经出了通州。”

    桦山久守先前大概看过地图,顿时吃了一惊,“已过通州?这不到半天时间就走了三十多里?!”

    “没错,走了三十五里。”李业志一旁不在意道,“木轨道运兵,可日行八九十里。如遇急情,夜里还能走四十多里。”

    一昼夜一百三十里!桦山久守脸都白了,这哪里是行军,简直是在飞!要知道,这车上的士卒可一直坐着,丝毫没有急行军的疲累,到了战场立刻就能投入战斗。

    这速度放在后世肯定是不值一提,便是最早期的火车也能率木轨道十条街。然而,在十七世纪,这简直就是奇迹!

    大队车马停在紧邻轨道的专用驿站旁。驿站早就接道指令,备了大量饭食,交到车上的士兵手中。另有人开始更换马匹,喂草料,一片繁忙景象。

    桦山久守吃着煮袋鼠肉,却不禁有些失神。

    就在一年之前,他还以为大明已是日暮西山,再无数千年来的强盛。但经过去年大明水师的巨舰炮击江户之事,又有近日所见诸多令人不可思议的新奇事物,让他深知,天朝仍是天朝,仍是远非日本可以挑衅的强大帝国!

    还是家督大人有先见之明!他心中暗道,看这情形,只要能攀上大明这条粗腿,西军必能击败德川家光!自己豁出命来也要为岛津家赢得大明朝廷的好感!

    就这样,沿木轨道向北连走了七天,温度愈发的寒冷,经过永平府时,桦山久守及手下士兵又领了棉衣。明朝的一应后勤工作端的是做到了极致。

    这一日,桦山久守听到两名家将看着窗外兴奋地低声交谈,他也好奇地探头向外望去,就见北面一座巍峨雄关,两侧的城墙连绵直到天际,观之令人心潮澎湃。

    这应当就是长城了。他定睛看去,却见长城靠东侧的一段被人拆去了二三十丈,木轨道正由此穿过,继续指向北面。

    在长城缺口的左侧,建有一座四五丈高的“天守阁”,其实就是座棱堡,死死扼住南下的通道。

    其实便是没有这座棱堡,以明军现在的调兵速度,至多十天就能从山东、北直隶赶到山海关,远比建虏的动作要快得多。更何况,按朱琳渼的规划,此次北伐之后,就没有什么鞑虏南犯的事儿了。

    继续向北不到两日,车子在宁远停下,木轨道至此结束,路旁能看到大堆已经加工好的木料和碎石等物,显然只要战事顺利,就会立刻继续向北铺设。

    宁远便是后世的辽宁兴城。天启六年,袁崇焕在这里凭城坚守,重挫努尔哈赤六万精锐,俘毙过万。直到十四年后明军松锦之大战,建虏才夺下了此城。

    桦山久守这几天在路上勤学明军军纪,此时下了木轨车,立刻依律召集岛津军集合,却不料倭军一营到四营的营总早就聚拢了他的人马,正在整队、点卯。

    他再看附近的丰臣军和上杉军也是同样状况,在路上时他便已听说,这两队人马被编为了倭军五营到十营,也是由大明军官指挥。

    待整好了队伍,桦山久守随大军从宁远城下走过,就望见那城墙至少倒塌了三成,四周仍是焦黑一片,碎石烂砖铺了满地。

    后来他才知道,最先到达这里的明军主力只用了不到两天工夫,就用大炮硬生生地轰开了这座坚城。

    很快,他就看到了轰塌了宁远城的“罪魁祸首”——黑压压一大片,占地足有方圆一里半的上百门大炮。

    这可是正经的大炮,尺寸远超他在日本时常见的“大筒”,最小的那些也有一丈来长,威风不可一世。其实这只是明军炮营的一部分,还有百余门炮已经装车,准备继续北上松山了。

    又向前走了一程,桦山久守和手下数千倭兵不由愣在当场,便是方才那一百多门大炮给他们的震惊都没这么大——他们看到了明军大营。

    四周是三道深过一丈的宽大壕沟,内侧是整齐的拒马,拒马前面还放了一种奇怪的绳索,绳上似乎布满了铁刺,卷曲着用木架撑起,一看就很难越过去的样子。

    而最令他震惊的却是营内的那些明军士兵。

    四周巡逻的队伍如同精密的机械一般,不禁队伍走得笔直,相互之间的距离丝毫不差,便是相距十多丈的两支巡逻队,步伐都是整齐划一!

    更内侧还有士兵在操练,有上千人组成的方阵,阵型棱角分明,即使快速冲出百十步,那队形仍是齐得如同用尺子量过一般!

    突然间,一个战阵中的士兵同时爆发出震天呼喝,“杀!”向前迈出五步,随后又喊一声,“瞄准”“放!”

    火铳皆指向远处空地,一阵蔽日硝烟涌起,阵中的明军又随着指挥官齐喝,“装弹!”

    千余人简直似一个人,取出弹药、装填、杵实、拉开铳机……

    一系列动作令桦山久守眼花缭乱,十多个呼吸过后,上千支火铳齐齐举起,又是震人心魄的呼喝,“瞄准!”“放!”

    桦山久守只觉得呼吸都有些艰涩。他打了一辈子的仗,自是非常清楚,若他率军和眼前这队明军对上,根本不用打,光是对方这股气势就能将他的兵吓得拿不稳铁炮了。

    更不用说那直如天兵天将一般的操练水平,让他带自己的精锐旗本练十几年也不可能达到。

    带着既敬又惧的心情从明军大营旁走过,李业志令岛津军停下,就地搭建营寨。

    桦山久守向四周望去,就见西侧是朝鲜军的营地,南面是丰臣、上杉家的人马,而东边的营地中,竟是一群手、脸全都黑如焦炭的士卒,不过他们一个个皆是人高马大,肌肉鼓胀。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