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之崛起1646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出敌不意
    丁魁楚深吸了口气,指向北面道:“传令全军即刻转向,火速返回梧州。”

    话刚出口,他就觉胸口一阵气结。不久前他便被陈王以各种假象蒙骗,老老实实地率军离开梧州南下,甚至路上连辎重都不要了。哪料陈王这厮竟又突然去包围了梧州,搞得自己只能狼狈掉头折回。

    这一来一回间尽是急行军,待回到梧州,却正被陈王以逸待劳。

    他好半天才平息心中忿闷,忽省起自己大军已近陆川,粮草辎重却还都坠在岑溪一带。而陈王已包围梧州,倒与岑溪近在咫尺,很可能会派队袭夺自己辎重。

    自己人马仅带了七日口粮,若辎重有失,大军必乱。他忙让人唤来部将钟鸣远,将梧州之变对其大致说了一遍,命其率所部就地征调粮草以供战事。

    钟鸣远得令却未立刻离去,而是反复观瞧陈课递给他的那枚墨玉扳指,半晌,又皱眉道:“督堂大人,这扳指做工极精,九成为桂王之物。却亦有可能,是陈王得巧匠假造,不可不防啊。”

    丁魁楚苦笑摇头,“莫说九成,桂王便是仅有一成可能在梧州,我也必往之。”

    这钟鸣远乃是苏聘的岳父。他女婿之前率两万粤军主力,在福京不到半日即被全歼,眼下丁魁楚欲劳师北上,恐更难取胜。

    他随即谏道:“督堂,以属下愚见,此时决战于我殊为不利。

    “或当立足桂南,囤聚粮草,陈兵于浔江一线拒敌,以徐徐图之为上……”

    “糊涂!”丁魁楚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斥道,“吾以桂王乃正朔为名起兵,若失桂王于梧州,吾将师出无名,众叛亲离不远矣。

    “况陈王若得梧州,我军与桂北各地的联系即被斩断。他复以朝廷大义遍诏广西,北边的柳州、平乐、桂林等重镇还有谁遵我号令?”

    实则他也知道,广西不少官员仍心向朝廷,自己军力无法触及之地,必然很快脱离自己统治。

    他又厉声接道:“眼下梧州初变,正当趁各地还未及反应之际,以我数倍敌军之兵力,携推山平渊之势解梧州之围,复拥桂王登基,颁诏湖广、云南勤王,大事方可为继。

    “而坐困桂南,不过两府之地,兵马钱粮皆贫,断无法与陈王角力。且若无桂王为号,便是桂南怕也难得稳固!”

    他用力一指帐外,“传我将令,即刻北进梧州,与陈王于城下决死!”

    钟鸣远心中长叹一声,只得拱手应道:“末将遵命。”又躬身退去。

    又数日后,丁魁楚人马已行至距离黄华河不足四十里处,过河再走半日既是岑溪城。

    忽有前队骑兵疾驰中军来报,说负责警戒的探马遇到了昨夜刚渡过黄华河的辎重队伍,连日来未见陈王兵马出现,所带钱粮器具无一损失。

    丁魁楚闻言大喜——“钱粮器具无一损失”,也就是说,那十二门佛郎机人送来的重炮还在。有了这些大炮,与陈王的决战又多了几分胜算。

    一旁陈课却有些疑惑道:“陈王近在梧州,怎地未分兵劫我辎重?这倒殊为意外。”

    丁魁楚抚须笑道:“却也未出我意料之外。陈王不过四五千人马,用于围城尚显不足,吝于分兵它处不足为奇。亦或他探马草率,寻我后队辎重不得,便自离去耳。”

    他又吩咐陈课,“通令全军,速至黄华河南岸扎营。明日卯时埋锅造饭,辰时渡河。”

    “属下遵令!”

    待及次日,丁魁楚所部士卒吃罢早饭,各乘昨日在附近征来的舟船便要开始过河。

    恰遇钟鸣远运粮而来,见河边兵马队列拥挤,争相上船,忙又赶去丁魁楚帐中,急道:“督堂大人,当先遣小队于对岸设防,再使大军整队过河,谨防敌击我于半渡。”

    丁魁楚微笑摇头道:“你也太过谨慎了些。左近定无陈王人马,否则他岂能置我后队粮草辎重不理?”

    钟鸣远又苦劝半天,丁魁楚这才勉强令他率千余人先行过河,反复探查无异之后,这才让主力在其后整序而行。

    其大队刚至对岸,又有岑溪知县带了百十人,抬着钱粮赶来劳军。

    钟鸣远忙上前询问是否在附近遇到可疑兵马,岑溪知县只朝丁魁楚深深一揖,朗声道:“督堂天军所至,宵小避之不及,何有兵马敢来送死?”

    丁魁楚闻言开怀大笑,又奚落钟鸣远一番,言其畏陈王如虎。

    半日后,丁魁楚部已过岑溪,因担心梧州坚持不住,只掠城而过,傍晚时到达岑溪以北的大山顶山口处。

    钟鸣远又亲自驱马头前探路,就见此处两侧雄峰数百仞高,中间仅一条十多丈宽的小路,正是兵家凶险之地。

    他再次苦劝丁魁楚先扎营山口之外,派探马将两侧山头翻了个遍。

    直到大半日后,探马陆续回报,言此处尽是荒山,并未见一兵一卒埋伏于此。

    丁魁楚恨不能插翅飞回梧州,却在此耽搁许久,怒而当众痛斥钟鸣远,“莫以为普天下就你知兵!黄华河加大山顶两处,被你拖延我大军一日行程,若梧州因此有失,吾定斩你祭旗!”

    又行大半日,待丁氏主力过了大山顶,眼前已是一马平川,至梧州之前再无险要地势,他更是连番催促大军急进。

    钟鸣远虽受了责骂,但仍是时时小心。此次却不敢惊动丁魁楚,只亲率心腹赶在前面探查,就见大山顶的出山口西侧是一片稀疏杨树林,东侧则是一道缓坡,中间有二里多宽的坦途。

    他先纵马在那林子前跑了一趟,树木间距至少六尺多远,树下只有半尺多高的灌木,莫说藏人,便是躲条狗亦可一眼而辨。

    渡口和山口两处极适于埋伏之地皆未见敌军,眼下地形当不会有异,便是真要在此设伏,这地势宽平,自己大队人马也得进退从容,便是两侧亦无不可通行之处。

    他当下松了口气,心中不禁自嘲过于疑神疑鬼了,拨马返回军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