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颜控蜜恋史 > 第540章 那些过往
    陈盈多闪忆过自己初二时,被班上的一姐叫进在建的教学楼,险遭厄运的恐怖记忆,急换两口气,才恢复正常的语速。

    文豪像第一次听精彩评书的孩子一样,听得极为投入。

    “姐姐矮身捡拾散落的笔,有一个女生,一脚踩在她手上。我都愤怒了,姐姐旁边的同学却视而不见的样子,想来姐姐是经常挨这种欺负。

    那时候,我内心是打开的状态,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人跟我同病相怜,还是与我有血缘关系的姐姐,我觉得我不再孤单,不再苦闷,不再卑微。

    我要为我的姐姐出头。

    不管是用踢,还是用咬的方式,就算是同归于尽,我也要为姐姐出头。真的,我当时浑身上下充满了勇气!”

    文豪露出期待的目光。

    “不过,我还没有出手,有人先出场了。”

    文豪目光越发充满期待。

    “班级后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有人走路带风地朝那群闹事女生走过去,一把推开脚踩姐姐手的女生,力气大到把那个女生推了个屁股蹲儿。

    然后,那个人拉起姐姐,不住地往姐姐手上吹气,像是奶奶辈的人在哄跌倒的小孙子那样殷切。”

    文豪的目光沉下去。他预感那个人是王承佑。

    “女生们仗着人多,指责起那个人来。那个人一点没有退让的样子,抄了本书就横扫过去,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姐姐在后面拦也拦不住,他一直把那几个女生打出教室,打进别人班级里,还放言:再敢进他们班,他见一次,打一次。

    你不知道,融华致是极其追求学生个人风度的学校。希望每一个女生像淑女那般高贵,每一个男生像绅士那般有礼。大家就算骨子里不是淑女、绅士,也会尽可能装一装。

    那个人倒好,一点不伪装,非常强悍地原装出场。他的举动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他一点都不在乎。打跑了外班的女生,他回自己班,哄姐姐。

    姐姐很生气,反过头来朝他发火。怪他多管闲事。他就垂着脸,任由姐姐教训。

    那一刻,我的心闭塞起来。

    我明白,我还是孤单一个人。没有盟友,没有同类。连明明比我穿得还不上台面的姐姐都有人护着,只有我,是孤零零一个人。

    我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

    不,不是失望,直是绝望。

    姐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狠狠地酸到我了。”

    文豪手捂胸口,心情复杂。既妒嫉王承佑那么早出现在莫颜的生活中,又欣慰凶险的人生有人呵护莫颜。

    “从此以后,我越发孤单,渐渐变得叛逆,倔强。

    终于轮到我上初二,上初三,上高中……脱离苦海倒计时。

    我也越发看清了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她谁都不爱。看上去更爱我弟弟,也不过是因为我爸爸看重弟弟。照顾好弟弟可以回报给她更多。

    我上初中的时候,爸爸的事业遇到了瓶颈。

    妈妈各种想办法,试图挽救爸爸的事业。

    有三四年,我们家挣扎着维持体面。

    后来,实在挣扎不下去。妈妈开始更多暴露她的本性。她设计所有她能设计的人,讨好所有她能讨好的人,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

    可她早已不是当年花样年华里的小姑娘。

    她开始利用姐姐,可姐姐有个舐犊情深的妈妈,不惜将事情闹上媒体。妈妈退缩了,她本质上竟然是欺软怕硬的。我在一旁,看得冷笑不止。我知道,不多久,她就会想到利用我。

    你以为她是真的在努力挽救爸爸的事业吗?

    不是,她只是在挽救她荣华富贵的生活。为了继续过上这种生活,用亲身女儿的身体去换也在所不惜。

    人人都说母爱伟大,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我遇不到?

    所以,我真的不该出生,不该以小三儿的孩子的身份出生。

    这是个诅咒。我这辈子,从一出生,就注定带着永世不得解脱的诅咒。

    妈妈把我推给了一个据说能放银行贷款的男人,之后,我开始破罐子破摔。我高考故意考砸,当然,就算不故意,也好不到哪里去。

    分数只够我去读一个大专。

    大专毕业,我故意放弃白领岗位,当起快递员。

    因为我觉得,如果一个人常年在马路上疾驰,被撞死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对不起,我不是诅咒快递行业。我只是不想活了。又没有勇气主动结束生命。

    我从来都没有快活过,心里沉重得经常觉得迈不动脚。

    撞上你车的那一天,与其说害怕,不如说失望。为什么只撞坏了车?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撞死得了!”

    陈盈多越说越激动,泪水越流越汹涌。

    “妈妈养活我,养活弟弟,以为自己双保险。她哪里知道,因为养我不用心,我心里其实是恨她的。我以为她把弟弟照顾得很好,弟弟却不这么看,他有他的苦。最终导致,妈妈养大的两个孩子,都不爱她。

    不爱。

    却逃不开。

    注定只能痛苦地活着。

    你说我欠了你六位数的债,我也没什么好诚惶诚恐的。你看看我,我就是我的全部财产。想用什么样的方式拿去,就用什么样的方式拿去。

    拿去什么都可以,命也可以。

    别说我欠了你六位数,我该还。前不久,因为欠了一个地痞流氓及时赶到他家取件,我就被他拖进了卧室……他威胁我说,我要是敢说出去,就把我的果照贴满大街小巷,让我的家人抬不起头。我知道取件晚到纯粹是借口,我也不怕他的威胁。

    我没有反抗,只是因为我不爱我自己!

    我也根本不在乎我的家人!

    没有他们,或许我还可以对这个世界爱得多一点。

    他们毁了我全部的热情。

    你想怎么对我?听我讲故事,一定只是说辞吧?”

    文豪注视着灯光下颓废站着的陈盈多。他能感受到她的疲倦,她的沉重,她的苟延残喘。

    文豪站起身:“我想让你跟我走一趟。”

    “悉听尊便。”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