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颜控蜜恋史 > 第217章 用名校感召他
    凌晨1点。

    渥太华的大孙子及其未婚妻、大孙女及其男朋友都到了。第三代在爷爷病床前守了一会儿,被伯母安排去休息。

    只剩伯父一个人和家庭医生在陪护。伯父坐在床前,握着老爷子枯瘦的手,看着老爷子平静安详的表情,含笑说:“爸,您没白疼承佑一场。”

    凌晨4点。

    王承佑爸爸王宸赶到青农庄。

    凌晨5点。

    王承佑爷爷去世。

    吐了小半痰盂的血,但痛苦是身体的,精神上,他是愉悦而满足的。

    床前高高低低,站满他的子嗣后代。老人家安详溘逝,走完他94年的风雨人生。

    医生开局证明,遗体当地火化。追悼会开得挺西式,家人聚在一起,缅怀一番。青农庄找专业清洁公司消毒清理后,伯父伯母携带一部分骨灰返回渥太华。

    王宸带领一妻二子,携带一部分骨灰去哈佛,安顿王者风。

    挥手道再见,告别伯父一家的王者风内心无比激动。

    昨天,伯父召开家庭会议,在律师和基金顾问在场的情况下,公布了爷爷的生前遗嘱。他得到了爷爷名下基金16.5%的继承权。当然,小辣鸡得到了34%的继承权。不过,他的16.5%却是与伯父家的3个孩子一样的!

    也就是说,爷爷除了偏爱小辣鸡,剩下的几个,是一视同仁的!

    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肯定。

    更别说,16.5%意味着高达8位数的巨款!

    按照律师条款,这笔巨款需要在第4、第7和第10年分别解冻30%、40%和30%,供继承人自由支配。但,一旦签字后,在解冻前,继承人每年可以取出个人所继承部分的2%作为基金红利,自由支配。

    王者风早就悄悄算过,2%,也有三百三十万之多!换成美元,约合50万美元!身价堪比美国中产了!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他体会到了!以至于,昨夜彻夜未眠。

    出于很难说出口的原因,他并没有将此生活中的巨变第一时间分享给家里的妈妈。

    哈佛大学在波斯顿州剑桥市,距离纽约200余公里。纽约肯尼迪机场飞去距离哈佛最近的波士顿洛根机场虽然只需要一小时一刻钟,考虑到安检、进出机场等时间,王宸决定一家四口开车去哈佛大学。

    走1-90W线路,途径格林尼治、布里奇波特、伍斯特等,他们不是第一次4个人呆在一起,或许是车的空间有限,一种亲密的气氛,流淌在一家人中间。

    车行4小时,一家人来到波士顿市,另随车而行的秘书早就定下一家名为“素描”的中餐馆。饭后入住查尔斯河旁的星级酒店。傍晚时分,从酒店高层房间的窗口,可以轻易看到众多徜徉在查尔斯河上的赛艇。

    “美国高校挺流行加入协会的。你一定想过自己要加入哪一个吧?”王承佑坐在窗台上,问端坐在沙发上的王者风。

    王者风避而不答:“突然变得很有钱,你是一种什么感觉?”

    王承佑眯起眼睛:“突然变得很有钱嘛……”他想起在融华致,进入高中部后,第一次贩卖排名,收到几万块的现金;第二次,就变成了十几万的转账。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突然变得很有钱”。

    “……久了也就习惯了。”他晃悠悠说出下半句。

    贩卖排名最夸张的时候,一学年大大小小考试下来,进帐近百万。堪称一本万利。除了“久了也就习惯了”,他还有2大感受。1,知识就是财富;2,要做就做有钱人的生意。

    “切。从昨天到现在,你已经习惯了?”王者风不信。

    哦,原来他说的是爷爷遗产的事情。王承佑轻轻笑了:“那还不是我的钱,不是有附加条件嘛。学业无成,取消继承资格;违法乱纪,取消继承资格……我记得律师罗列了至少20条取消继承资格的情况。”

    “可罗列的那些都很极端,从大概率上说,我们只要按照以前的路子走下去,是不会触犯那20条的。”

    王承佑耸耸肩:“你也说了,需要按照以前的路子走下去。它到底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充其量是比别人多了一笔创业基金,或者,人生安全保障金。”

    王者风说不出话来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因为王承佑没有经历过贫穷,所以对巨额遗产没那么放心上。

    在青农场的亲密渐渐消失了,他俩渐渐回到以前的关系。

    因为爸爸王宸一直在,以至于,王承佑用王者风电话的机会也没了,而且,王者风不再热衷给他用电话。证据是,王者风有事没事总留在爸爸身边。

    王宸于日理万机中坚持送者风去哈佛,并要求家人随同,最大的原因就是想用名校的气度感召承佑。奈何承佑看什么,都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样子。哪怕是穿吊带的活力美少女从他身旁走过,他也绝不多看一眼。

    鉴于自己上次的极端行动直接导致承佑病倒,王宸也不敢再强硬,只好一个劲地围点打援。可惜,效果堪称赤1裸裸的隔靴搔痒。

    见承佑铁了心要在国内读书,王宸只好哀叹一声“他有他的计划,老天另有计划”。算了,承佑逆反就逆反吧,至少他还有者风这个顺心的儿子。

    差生活秘书留下陪伴者风直至开学,王宸于一天后,带妻儿,从波斯顿洛根机场飞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再坐高铁回他们生活的城市。

    出站即有人接站,自不消说。

    瞥见儿子越近故乡越喜不自禁的嫩脸,王宸有气不打一出来之感。不敢肆意发泄他的不满,只得硬憋着。那句攒了几天的“爷爷的事情,你做得对”之夸赞,硬生生给憋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

    “什么?”承佑茫然。

    “绝不主动追求……”点到为止。那个女孩的名字,他不屑于出口。

    “哦,哦,哦。”王承佑恍然大悟地接连叫起来。“哦”完就没了下文,倒是笑得更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了。王宸越发无名业火暗生。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