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零秒绝杀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直到世界的尽头
    比赛打到第二个加时赛,已经变成纯粹的意志力比拼。

    从第一分钟开始,双方就是全力以赴,到了这个份上,双方的主力球员已经精疲力竭。

    华清附中这个赛季开始第一次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之前他们打得太过于顺风顺水了,顺到进入第一个加时开始,他们就感到不适应,到了第二个加时,心态普遍开始毛躁起来。

    就连一向沉稳的甘为止,在进攻中都出现了接球失误这样的低级错误,接球不稳出界的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头发已经被黏住了,整个五棵松体育馆仿佛一个桑拿房,汗出了一层,干了一层,又出了一层。已经有白色的盐晶出现在球衣上,身体中的电解质正在快速的流失。

    随着甘为止的失误,巫澎的那个犯规就值了。不过巫澎自己都有些控球不稳了,他从白叶手里接过球,像老牛拖破车一样慢慢运球过了半场,立刻交球给了白叶。

    现在,陆源不在场,曾虹智在高位的组织已经被识破了,没办法再发挥作用,现在溧中的战术只剩下白叶单打一条路了。

    可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单打更加有效的战术了,白叶一对一在外线面对着防守他的高岑运着球,此时华清已经没有任何特殊的防守策略了,就是一对一。

    在双方都体力消耗巨大的情况下,使用任何冒险的防守策略都会是自杀,华清就是一对一,但他们不应该用高岑去防守白叶,因为从初中开始,无论什么样的比赛,高岑遇上白叶都是被虐的份!

    白叶在三分线外找好节奏后,突然拔地而起,直接一个三分球出手了!

    白叶的投篮并不太依靠下肢的发力,而是主要借助上肢力量,尤其是手指手腕,但这一次他已经太累了,必须要采用一种省力的方式,他用一个颠投把球扔了出去。

    高岑的封盖晚了一步,球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竟然打在了篮板上,反弹入了篮筐!

    一个致命的打板三分,这几乎是全场比赛溧中第一次领先!

    整个五棵松体育馆都沸腾了,溧中的替补席也沸腾了,白叶拿下了本场比赛的第40分,帮助球队在第二个加时赛取得了三分的领先。

    进球后的白叶却没有庆祝,他甚至没有挥动一下他的胳膊,因为他不想浪费体力,而且华清附中的反击来的很快!

    华清后场快速发球,陆渐没有拿球而是直奔前场,球被发到了甘为止的手中,甘为止半场一个长传,陆渐跳起接球,落地后一个急速的回旋过人动作,把对位的任兆亮过得干干净净,接着左手上篮得手。

    华清附中快速追回两分,溧中还是保持着1分的优势。

    白叶刚刚的进球带有运气的成分,接下来他的运球就没有那么好了,当他选择比较稳妥的冲击内线攻击篮筐时,被甘为止一个大帽扇飞了出去——这已经是本场比赛甘为止的第十个封盖了。

    球被蒲红志抢到,华清附中再度发动反击,这一次溧中全队拼尽全力拖住了陆渐的脚步,把他们的快攻变成了阵地进攻。

    可是到了阵地进攻,憋足了最后一口劲的甘为止,接到陆渐的传球,在内线三人的合围下,转身杀到内线,单手就要来一次重扣!

    力破千钧的一球,甘为止将他的力量和臂展优势发挥到了极致,王友荣拼尽了全力,才跟上甘为止的脚步,接着只能犯规破坏掉了甘为止这一球。

    终于,王友荣五次犯满,被罚下场。

    王友荣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看了看时间,看了看比分,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低着头走下了球场。

    此时,全场观众却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这是给王友荣本场表现的最好肯定,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回到替补席,高静拍了拍王友荣的肩膀,他今天已经尽力了,在全国第一人面前,他打的足够出色。

    陆源上前,两人拥抱了一下,他们没有说话,王友荣抱着陆源说道:“陆源,加油。”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最后的43秒时间,高静还是没有派陆源上场,张帆脱下了运动衣登场,此时溧中场上还需要一个中锋。

    随着甘为止两罚全中,华清重新将比分反超了,92:91,1分的优势,能决定比赛的胜负。

    高静叫了暂停,来布置球队的关键进攻,同时他对陆源说道:“陆源,准备好上场。”

    ……………………

    休息了将近十分钟,陆源果然感觉好多了,左手的疼痛还在继续,但已经过了那段让人最难忍受的阶段,撑最后一分钟还是没有问题的。

    高静布置的战术很明确,白叶在弧顶接球,张帆和陈材两个人来进行高位双掩护,巫澎埋伏在右侧底角,陆源在发球后,立刻绕切杀入篮下,白叶有机会就自己投,陆源有机会就传给陆源,让他在篮下解决问题。

    关键的时候,这是高静最信任的两张牌了,她也只能信任这两张牌。

    陆源站在边线发球,站在他面前的人是陆渐。

    陆渐算得上目前为止场上体力最好的球员,他还没有到极限,他依旧有着充沛的活力。

    他目光坚定,内心誓要拿下这场比赛,他紧紧盯着陆源,兄弟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陆渐。”陆渐突然对着陆源说道。

    陆源看着陆渐,嘴嚅嗫了一下,没有开口,而是迅速把球传给了过来接球的白叶,接着一个闪身朝着场地上冲去!

    溧中关键的一次进攻,陆源甩开了陆渐的防守,以白叶为轴绕切进入了三秒区,此时溧中的内线已经清空,出来给白叶做挡拆掩护。

    白叶一看陆源已经甩开了陆渐,直接杀入篮下了,他立刻跳起一个精准的下压直塞传球,直接传到了陆源的手中,陆源接球直接上篮!

    陆源的上篮,他的眼前只有篮筐了,可是身后却还有陆渐,他没有料到陆渐不是跟不上,而是故意放了他一步。

    “啪!”

    从身后追上来的陆渐从脑后一个盖帽扇掉了陆源的上篮,裁判嘴里的哨子没有吹响,没有犯规,是一个好帽。

    一直站在底线看守着任兆亮的蒲红志上前一把控制住了皮球,没有让他出界,这下华清附中不用着急了,还有37秒的时间,他们要用一次进攻把时间消耗殆尽。

    蒲红志抬眼看了看场边的陆子豪,教练并没有叫暂停的意思,他才把球传给了陆渐,这可能是本场比赛华清附中的最后一次进攻。

    溧中没有办法,只能全员退防,陆源守在陆渐跟前全场紧逼,刚刚那球他明显感觉到起跳的时候脚下不稳,看样子体力还是不足了,太累了。

    但他们还有机会,这一球必须防下来,华清肯定会耗尽30秒的进攻时间,接着叫暂停,那就还有7秒钟,还有一次进攻机会,绝地翻盘的机会。

    这是陆源这一年来一直在做的,他依靠一己之力,数次解救球队于危难之中,逆天改命。

    可这一会儿,他还行吗?

    就连陆源自己都在疑惑,因为下半场开始,陆源仅仅得到了两分,还是一个最简单的跳投,当时他就感觉手好像不行,其他的都是助攻。

    这时陆渐已近运球过了半场,他继续背身顶着陆源,接着站在三分线外观察着,等待着,消耗着时间。

    在计时器上,30秒的进攻时间在一点点流逝,10,9,8,7……

    在五秒钟的时候,陆渐终于行动了,他看到甘为止在右侧低位顶住了张帆,这是一个对比悬殊的卡位,张帆根本顶不动甘为止,他整个人几乎都要被压垮了!

    但张帆还是在咬牙坚持着,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没有办法再做出任何的防守动作。

    陆渐把球传到了甘为止的手中,甘为止停顿观察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外转身,他要走底线直接攻击篮筐,张帆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甘为止的身体已经转过去了四分之三,可是一个没有人注意到的身影从他的身侧划过,把手捅向了甘为止左手的皮球——是一直跟不上比赛节奏的任兆亮,他从底线绕了过来。

    “啪~”

    又是啪的一声,甘为止手里的球被任兆亮给捅掉了,球朝着边线飞了出去,裁判嘴里的哨子同样没有吹响。

    “都闪开!!”

    陈材大吼一声,朝着将要飞出边线的球扑了过去,他整个人都横在了空中,直接飞向了观众席,在空中他把球攥在了手里,然后用力往后一抛。

    甘为止距离边线最近,他要冲过去抢球,可是张帆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把甘为止给挤开,让另一侧冲上来的白叶抢到了皮球!

    “陆源!冲!”

    白叶拿到球朝着陆源大喊,陆源已经启动朝着前场狂奔,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只有最后的7秒钟!

    白叶的球飞向了前场,陆源朝着球奔去,陆渐在后面紧追不舍。

    跑到了三分线内,陆源跳起接球,用他的左手忍着剧痛把球给拿了下来。

    两人同时落地,陆源又运球往前冲了一步,陆渐紧贴着他,已经没有时间了,陆源必须要出手了。

    这一次,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把自己抛到空中,左手只是起辅助,右手把球托起,眼睛看不到篮筐没有关系,要依靠感觉。

    篮筐很大,大的可以装下一个月亮,在孤独而明亮的月夜里,不远处的篮筐里容纳着平静的海洋。

    “放松,深呼吸,把球投出去。”

    陆源把球投了出去。

    球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以完美的旋转飞向了篮筐。

    “唰!”

    零秒,球进,绝杀。

    ……………………

    “今天我拿到了冠军,累极了,但也快乐极了,从没有过的快乐。刚刚我在球场上,比赛结束的一瞬间,我只想大吼,想大叫,想把自己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甩出去,甩向全世界,甩到每一个人身边去,向他们传达我的喜悦。我感觉自己好像要爆炸一般,在投出最后一球的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任何想法,空的,完全是空的,我没有去思考,因为思考会阻碍我的速度,会阻碍一些东西在我的身体里流窜。我想和全世界诉说,诉说我得欢乐,但我最先诉说的对象肯定是我的队友,我爱他们,爱他们每一个人,我们抱在了一起,笑啊,跳啊,我真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停留在这一个地方,直到世界的尽头。”

    高静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高凯的日记,那是十年前的今天,十年后的总决赛和十年前选在了同一天,十年前的今天高凯拿到了属于他的总冠军,在那一场比赛里,他完成了惊天的绝杀。

    那是高凯篮球生涯的巅峰,在他的日记里,他像一个孩子那样开心,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高静在翻开这本日记,看到这篇时,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她也多么希望时间能停留在那一刻那一个地方,这样他就不用经历后面那些艰难和困苦,直至失去自己的生命了。

    十年后的今天,高静仿佛看到了弟弟投出的那一球,那在他短暂生命中最光辉灿烂的一球,照亮了篮球的世界,整个场馆在发光,那令人恍惚的华彩,有着晶莹的闪光。

    那是泪水,从眼中溢出的,无法控制的泪水,随着球落入篮筐,汹涌而出。

    蜂鸣器的响起,仿佛胜利的号角,从没有那次“结束”的声音,让人感到如此的喜悦,那种从全身每一个细胞崩发而出的欢乐,让人感觉要爆炸。

    93:92.溧城中学击败了华清附属高中,拿到了第20届NHBA全国高中篮球联赛的总冠军!

    人潮,涌入了五棵松体育馆的地板上,彩带从天空中飘落,喧嚣,繁华,胜利,这一刻仿佛要凝固在这里,凝固在拥抱,哭泣,欢笑和汗水中,凝固在必然将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里,凝固在永不熄灭的梦想中,直到世界的尽头。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