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破青天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七杀宗之变
    当光幕闪过夙云君的在轮回幻境中的一切之后,碧霞子大袖一甩,一切幻像全都化为泡影。

    白清绮则在心底琢磨这个徒弟到底怎么样,靠不靠得住。

    来之前掌教李师姐说过琉璃轮回幻境生生世世的轮回最能看透人心,结果这个妖孽一样的夙云君在轮回幻境里经历了几世,她白清绮还是看不透这个徒弟的性情。

    当然她看清了夙云君绝非平常善良之人,但她没干太出格这事,幻情宗是西漠魔道宗门,他们信奉肉弱强食,所以对坏事的容忍度可谓极高。

    如果是正道名门,看到夙云君在幻境里逼良为娼,一定会心生不满。

    但在西漠魔修的观念之中,别说夙云君只是在幻境里逼良为娼,折磨青楼苦命女子,就算她真在现实之中这么干,魔道也不会认为这就是十恶不赦的事,还是在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之中。

    反倒是善良到如圣母,除了善良别无所长的人进不了魔门,因为魔道宗内不会收这种废物的。

    在白清绮沉思时,碧霞子道:“赤师弟,苏师弟,你两的赌战可有结果!”

    苏少平,赤青虹两人对视一眼,赤青虹道:“赤某差点就一统天下!”

    “那就是还没有一统天下,开创王朝,没有封禅祭天!”碧霞子微微一笑说道,全身气机一发,身前出现一个百丈的巨幕,比起贺起和夙云君刚才的画面可大了数倍。

    苏少平和赤青虹两人轮回经历在巨大光幕之中显现出来。

    苏少平一世为名儒,占去了一百年的时间,为官一任,一心为民,兢兢业业的经营一方,最后没被重用,年迈之后开办学堂,教了许多的弟子。

    接着轮回了几世后成了小国藤国的太子,差点一统天下时,在得意忘形时,被粟飞一刀穿心。

    再之后是成了福王,在粟飞要取皇族而代之时,他立即起兵号召忠于皇族的旧部,成功拖了赤青虹的后腿,让他没有办到一统天下。

    另一边显示赤青虹的轮回,同样经历了好些个身份,大多是冲锋陷阵的武将,在灭掉主子之后,取而代之,就四下征战,虽然胜仗不少,但都没能够打下一片天。

    现在把一切都掀开,赤青虹和苏少平两人才发现在幻境之中曾被他们视为最强对手的,诸多大国的雄主都是幻境虚构的人物。

    修士能飞遁云霄是有灵根资质可以修行,有功法,有法宝的缘故,把这一切全都彻底剥离,然后放到一个没有灵力的世界里,赤青虹和苏少平两个归源境修士比起凡人国度的雄主并没多大的优势。

    甚至说还有不如。

    碧霞子的语气非常凝重和严酷:

    “赤师弟你有领兵之才,有征战杀伐之心,但你几世轮回都是勇有余智不足,你领导的国家穷兵黩武,你兴师动众战争打了一场又一场,却不能一统天下。”

    “甚至还有一世,国内民不聊生,百姓揭竿而起而起,把你拉下王座!”

    “你之才能为将有余为帅不足,须知执掌权柄须得人心,要有仁者之心。”

    为将有余,为帅不足,这是碧霞子为赤青虹下的评语,以是直接说出他在幻境轮回里才能不足当皇帝,在彩蜃殿则不足为当掌教。

    这是碧霞子的直接表态,否决了赤青虹在他手中接过掌门大权的可能。

    “本座的意思你可明白?”

    赤青虹神色变了又变才重重一点头,“师兄的意思我懂了!”

    “懂了就好!”碧霞子缓缓道:“本座大公无所,我所做的一切,均是为了宗门传承,赤师弟你明白为兄良苦用心就好!”

    缓缓的几句话,是一轮暗剑交锋,碧霞子的耐心是有限度的,真为了宗门的传承,他甚至会为苏少平剪除潜在的危机。

    只是赤青虹的反意并没走向极端,且以有天下大乱的征兆,碧霞子不愿再横生变故,让彩蜃殿受损,所以才以含蓄的警告在试探赤青虹。

    贺起淡然冷眼看着这一切,他前世修行数万年,经历的险恶场景不知有多少,更能看透人性。

    赤青虹的回答,在碧霞子那涉险过关,因为他在赤青虹的声音里以听到不丝毫的不满,但贺起知道,这半非表示赤青虹以甘心认败。

    以前他争,是认为还有争的必要,还有争的可能,还能在宗门规则之内争取自己的权利。

    现在的不争,是他对宗门的制度以彻底死心。

    就像是寒窗苦读的学子,吃再多的苦就为金榜提名,然而权贵把正常的上进之路给堵了之后,不甘平庸的读书人会对王朝体制彻底死心,但那颗不愿沉沦的心会促使他之后一心推翻旧王朝,打下一遍属于自己的天空。

    贺起心知赤青虹或者此时就和我心思一样,都在等碧霞子座化。

    毕竟胳膊扭不过大腿,等碧霞子座化之后,再来针对苏少平要略为容易。

    这个方法虽然规避了碧霞子这尊他无法战胜的对手,但也有极大不利之处,那就是苏少平接掌了宗门之后,再要把他拉下马,名不正,言不顺,会引起极大的反弹。

    并且苏少平接掌了宗门之后,宗门大阵的禁制,宗门传承的法宝都落在了他的手上,那时要击败他,比起现在击败他的难度更大。

    正如贺起的料,赤青虹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再强行出头要和苏少平公平一战,很明显碧霞子偏坦于自己的开山大弟子,此时再提要公平一战,碧霞子未必准许,且他看刚才碧霞子眼神之中暗含厉色。

    “少平,你过来!”碧霞子和声悦色说道。

    彩蜃殿的宗主之位的传承交接,在数十归源境修士的注目之下进行。

    在彩蜃殿两代宗主交接之时,西漠的七杀宗正在经历着一场大战,护宗的七杀斩魔阵以被彻底激发,从七杀宗内亮起无尽光华,攻向来敌。

    大阵之外,一个闪之不及的龙虎后期修士被那道光华点燃当场燃烧了起来。

    他惨烈挣扎,但根本没有用,这位进攻七杀宗的龙虎后期修士一瞬间化成了灰烬。

    恶魔横行于世,并非次次都会出现世人群起联手战魔。

    强者作恶为魔,弱者做恶是贼。

    贼会被人主持正义斩杀,倒霉的话,在死前还会被一批原本只敢嘴上正义的懦夫羞辱暴揍一顿。

    魔则有横行世间的本事,强者即便为魔,也永远都不会缺乏追随者,即便他屠戮四方,伏尸百万,却没几个敢站出来斩妖除魔。

    北原的彩蜃殿面对神玄修士不顾神玄之约,此界即将大乱时,他们召集北原同道也并非高挂起斩邪诛魔的大旗。

    他们在发出此次彩蜃令招集同道之后,向外界传递了这么两个意思,一为北原人治北原,联盟一致排外,向外人展示一个整个团结的北原。

    二为彩蜃殿为是北原的霸主,地位不可动摇。

    斩邪诛魔,则只字不提。

    甚至北原的彩蜃殿还热情地接待了和无常鬼王一派的幻情宗太上长老白清绮。

    冬天刚到,就吼春天不远的人,一般都会冻死在寒冬之中。

    天下大乱的苗头以起,谁最先登高一呼,“斩邪诛魔”,他将首当其冲死在恶魔手下。

    没这实力,还去挑重任,要作好成为先烈的准备,不是天下众人都傻,看不出天下以乱的苗头,是这个天下太多的人都没那份能力和勇气。

    同样西漠谁都不敢挑头出来,然而大家只顾自己平安,自扫门前之雪的时候,无常鬼王不会因为你们没惹他,他便不来惹你。

    此次,他并非孤身一人来战七杀宗,他集结了战魔宗的三位太上长老,幻情宗的三位太上长老,还有众多龙虎修士,加上他这神玄大能,还有若干个七杀宗的内应,此战胜算不比尸魔宗之战低。

    苍昙云凌空站立,一股战天斗地的意志,压迫着七杀宗修士的心神,

    李媚儿水袖一摆,出现一团粉红之光,顶住大阵的璀璨光华,俏脸略为凝重,七杀宗的护山大阵果然名不虚传。

    但不是她一人在面对。

    除了苍昙云外,幻情宗的沐楚洁,庄盼柳,还有三位战魔宗的太上长老,众修祭出法宝,各式法宝全都绽放宝光,向着大阵轰去,爆出剧烈的真元波动。

    人们总是歌颂苦难。

    其实苦难并不总是会产生伟大和强者,并不是所有人经历了苦难就能摆脱庸碌,升华了人格。

    相反在大部份情况下,苦难意味着毁灭,它抹灭了人的尊严,改变了人的信念。有人在苦难中没了反抗之力,即便不甘,也只能默默承受,直到他们生命的尽头,比如此时还在南荒苦的那些剑宗女修。

    而有人在苦难之中,最终和给予她们苦难的人混到了一起,成了一伙人。

    沐楚洁和庄盼柳在苦难之下沦为了苍昙云的帮手。

    她两完成了身份的改变,由曾经的受害者,现在变成了七杀宗修士眼中的索命者。

    还有人在苦难之中,自己变成了让人害怕的恶魔,比如那夙云君。

    此女在凡尘间,见多了世间的黑暗,饱受够痛苦的折磨,有此经历又怎能要求她还能心有阳光,常怀善意

    苍昙云这次仗着势力,要硬破大阵。

    “轰,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